第037章 DNA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吴启明是个老好人,跟谁都陪着笑脸。

    但梁英兰却对人充满防备,说出话来更是夹枪带棒十分呛人。

    之后我便赶去梁英兰现在居住的吴家坳。

    考虑到梁英兰对往事的敏感性,我特意选择在村委会与梁英兰见面,并且请其他人全都离开,只留下我单独面对梁英兰。

    之前我曾经就吴玲玲的案子跟高凌凯一同来过吴家坳,吴家坳的人、也包括梁英兰夫妻,同样以为我是警察。

    所以我立刻去了一趟赵生远家。

    赵生远父母已经去世,不过有一个亲弟弟还健在。

    我采了一点赵生远亲弟弟的血液,等回到陵县,直接将这点血液交给陵县警局技术部,请他们做一下dna测试并存档。

    所以我有什么要求,吴家坳人都尽量配合。

    梁英兰现在的名字是叫梁银凤,她看起来比一般六十岁的女人还要苍老些,足可见当年的事情,对她是有多大的打击。

    另外她丈夫吴启明比她大了七八岁,在她嫁给吴启明的时候,吴启明已经接近三十。

    山里男人到三十岁还没结婚,那基本上是娶不到老婆了。正好梁英兰送上门来,吴启明自然不问来历,赶紧跟她成了亲再说。

    这恐怕也是梁英兰不愿意带吴启明回娘家的原因,在她心里,吴启明恐怕是配不上她的,她怕引回去惹人笑话。

    之前因为我的草率,已经出了一次错,所以这一次从梁英兰家里出来,我没有慌着赶回陵县,而是反复考虑着,还有没有什么被我遗漏、或者忽略的事情。

    然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要想完完全全破解此案,首先必须找到赵生远。

    但赵生远已经失踪将近四十年,如果他还活着,肯定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就算有一天我找到了他,他能够跟我实话实说吗?

    如果他不肯实话实说,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逼他现出原形?

    陵县警方正在为那堆白骨的案子一直没有任何进展而犯愁,我等于是在无偿协助警方的工作。

    所以我当然不用再自掏腰包请杨爽帮忙。

    或许这也是年轻时候那一连串难以想象的经历,给她留下的后遗症。

    “高同志这次来,还是因为我女儿的案子么?警方不是已经确定,杀害我女儿的,是那个傻子么?”

    方一坐下,梁英兰就问。一边忍不住地红了眼圈,侧头擤了一下鼻子。

    我不出声地从手机中翻出一张在梁小琴家翻拍的照片递到她面前,一边仔细观察她的面部表情。

    老太太很明显的脸皮巨震,抢过手机仔细看看,抬起头来目光严厉看着我。

    “高同志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调查我的身世么?这跟我女儿被杀案有什么关联,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你女儿的案子已经定案,我现在调查的,是另一个案子,一个四十年前的案子!”我回答,更是盯紧她的神情,突然抛出一个爆炸性的问题,“赵生远你还记得吧?”

    老太婆差点跳起身来,脱口叫道:“赵生远?他他他……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冷笑,“你跟赵生远虽然没有领结婚证,但你跟他是摆过酒席举行过婚礼的,你说你不认识,要不要我带几个你家乡的证人过来?”

    梁银凤老脸发白,浑身微颤,两只眼睛瞪着我,有一种想要咬我、却又不敢下嘴的那种愤怒与恐慌。

    我生怕她几十岁的年纪被我逼得发起病来,赶忙缓了一缓口气,尽量和颜悦色说道:“老人家,你不用这么担心,我会背着其他人跟你聊,就是不想让这段往事打搅你现在的生活……”

    “你别说得这么好听!”那老太婆居然很快镇定下来,开口一声打断了我的话,“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几个女儿也都已经出嫁,我才不在乎什么往事不往事!有事你就问吧,但我告诉你,四十年前警察问我,我说赵生远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到现在我还是这句话,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没想到她一句话就能将我的话头堵住,不得不暗叹姜是老的辣。

    所以我稍微考虑一下,仍旧和颜悦色再次开口。

    “我相信赵生远做的那些事情你都不知道,要不然你也不可能闭着眼睛跟他成亲!”

    我注意着老太太的面部表情,感觉我这两句话,似乎让老太太紧绷的面皮略有放松,所以我斟斟酌酌接着往下说。

    “我只是想调查一下赵生远的为人,我听说赵生远长相好,还挺能干!老人家当初跟赵生远,应该是自由恋爱吧?”

    “谁说我们是自由恋爱?是我们家里人告诉你的?”梁银凤冷冷接话,“我要是真跟他自由恋爱,当年我还能干干净净脱掉干系?我跟姓赵的完全是经别人介绍才认识,认识还不到半年时间,姓赵的房子翻修好了,就要娶我进门!我本来还想等一等,是我两个哥哥接了人家的彩礼,巴不得我赶紧嫁出去!”

    她说到这里,禁不住再次红了眼圈,忙吸吸鼻子,很快恢复平静之态。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在父母去世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娘家,原来她心里早就对两个哥哥存有怨怼之情。

    所以我深表赞同点一点头,说道:“那个年代家里都穷,你两个哥哥贪人彩礼,想必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过你跟赵生远交往半年,应该有一定感情基础了吧?他有没有送过你什么定情之物?”

    “什么定情之物啊,你这个小同志无聊不无聊啊?”梁银凤毫不客气开口呛我,“那个年代,你以为是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还定情之物!有那定情之物,不如给家里多买一个大柜子!”

    她说的是实情,但我必须弄明白,那块“转世灵符”,到底是怎么落到她手里的。

    所以我从包里摸出几张放大的照片,递到她的眼跟前。

    “这个你还认识吧?”我问。

    (请看第038章《痛过往》)

    “我只是不明白,干吗把我一个人叫过来,还不让我老头儿跟着来!”

    老太太嘴里唠叨两句,一脸不乐意地看着我,等着我给她一个满意答复。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瑞典球王隐婚萌妻:傲娇老公,别太馋一步一升仙天枢帝国末世之三界修仙系统疯狂开宝箱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