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巧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我没有马上开口,而是转脸看着范要强。

    范要强有些愣怔,似乎在竭力回想。

    但是范要强却很快摇头给予否认。

    “我不会记错,他那张脸,化成灰我也记得!而且我第一眼看到的男人不是李耕,是一个男医生!那是我这辈子看到的第一个男人,我记得非常清楚!”

    “那就只剩下一个假设了!”高凌凯说,瞅一瞅我,似乎是在征求我该不该说。

    范要强在高凌凯拉开房门跟服务员说话的时候,才算是安静下来。

    等高凌凯关上房门,我看着他依旧气喘吁吁满脸涨红,不得不替他倒了一杯水,安抚地让他坐下来平静一下。

    范要强依言坐下,却不喝水,只是呆呆怔怔一动不动。

    我没做表态。

    范要强则立刻抬脸看着高凌凯。

    “我想,会不会有一个……长相跟李耕很相近的人?比如……”高凌凯再望我一眼,这才小心翼翼说出口来,“李耕死去的父亲?”

    我忍不住暗暗摇头。

    并非高凌凯的假设匪夷所思,而是我有充足的证据,能够推翻高凌凯的假设。

    我很庆幸没有带着范要强,跟高凌凯一同去警局。

    因为在高凌凯告诉我们,李耕的嫌疑可以完全排除之后,范要强整个人先是呆愣了一阵,紧接着便狂乱地跳起身来大喊大叫。

    “不可能,绝不可能!就是他杀了我,我清清楚楚记得是他杀了我!”

    我本来不想理他,任由他发泄一阵再说。

    但是他叫的声音如此尖利,以至于将外边打扫卫生的服务员都惊动了,忍不住过来敲房门。

    高凌凯其实是个极善良之人,忍不住说道:“你也别这么灰心丧气,仔细想想,会不会是你记错了?会不会……因为你这辈子第一眼看到的男人就是李耕,所以把他当成了杀人凶手?”

    高凌凯的这个假设,实际上我早就想到了。

    良久,他摇一摇头。

    “应该不是吧?我记得……李耕老爹,就是我爷爷,他是在我两岁多的时候才死,我没觉得他跟李耕长得很像啊?反而……他跟我很亲,是他们家跟我最亲的一个!”

    一个两岁的孩子,能够记得家里人谁跟他最亲,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说得不错,李耕跟他老爹长得并不像!他们家的墙上,挂着好几个相框,看来那天到李家,你根本就没有仔细观察!”

    高凌凯不好意思地抓一抓头,然后范要强突然间叫出一声:“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立刻问。

    “杀我的既然不是李耕,那就是李耕的上一辈子了!李耕今年只有三十几岁对吧?他完全可能在杀了我之后,因为心存罪恶,没多久他自己也死了,转世投胎成了李耕!”

    我不得不摇头苦笑。

    “大哥,你能转世投胎,是因为戴着那块转世灵符,李耕并没有机会佩戴,他又凭什么转世投胎?更何况,就算他的上辈子当真杀了你的上辈子,我们也不能找到他的这辈子,来指认他是杀人凶手吧?”

    范要强不语,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一个盲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

    我扬手叫高凌凯暂时别说话,等着看他是不是能想起什么来。

    良久,范要强呼出一口气来,两眼看着我,有些兴奋,但也有些紧张。

    “我想……是李耕……他的上辈子偷了我的转世灵符,我正是因为发现转世灵符在他身上,所以跟他争执抢夺,结果被他所杀!”

    这个假设别说我,就连高凌凯都无可奈何连连摇头。

    “你们不信是吧?那你们怎么解释,为什么转世灵符会出现在李耕手里?”范要强又说。

    “转世灵符并没有出现在李耕手里,它是跟吴艳玲的尸体一同从李耕房间的地下被挖出来的!”我纠正他。

    “那有什么区别?你不是说李耕跟吴艳玲有私情吗?肯定是李耕将转世灵符送给了吴艳玲!”

    “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可转世灵符为什么能落到李耕手里?”高凌凯忍无可忍插进话来,“你刚刚也说了,是李耕的上辈子偷了你的转世灵符,并且因此杀了你,那这块转世灵符应该是在李耕的上辈子手里。就算李耕的上辈子死了,也该落在李耕上辈子的家人手里,怎么可能落到李耕的这辈子手里?”

    范要强被问得哑口无言,愣怔怔地良久,他再次将眼光投射到我的身上。

    “高同志你认为呢?为什么那块转世灵符会在李耕手里?不管怎么假设,都不合理呀!”

    是啊,不管怎么假设,都不合理。

    所以我只能苦笑摇头,表示无解。

    另有一个让我困惑的事情是:既然那堆白骨不可能是李耕所杀,那就不存在李耕带着李山转移尸首,那李山在杀了张新之后,为什么会将张新的尸体,拖到那堆白骨的掩埋点附近去掩埋?

    纯粹是巧合吗?

    而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十有八九是巧合。

    可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巧合的是,范要强一口咬定自己的亲生父亲李耕,就是杀害他上一辈子的凶手;

    巧合的是,那块“转世灵符”,恰恰戴在了李耕情人吴艳玲的脖子上;

    巧合的是,李山杀了张新,偏偏将张新的尸体,埋在了范要强上辈子的尸骨旁侧;

    更巧合的是,偏偏偏偏,李山杀了吴艳玲,却将吴艳玲的尸体,埋在了李耕的老房子里。

    这中间到底能有什么联系?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巧合,阴差阳错凑在了一起?

    我完完全全找不到答案,起码目前找不到。

    之后我们没再谈论此事,范要强一直都在皱眉苦思,我跟高凌凯则故意讨论一下其他案子。

    到晚上送范要强坐上开往繁县的火车,我跟高凌凯躺在酒店房间里,又忍不住做出很多假设,但是每一种假设,到最后都难以自圆其说。

    而在随后两天,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连我都灰心起来,索性跟高凌凯一同回了临南市。

    却偏偏就在回到临南市的第二天,那间高端实验室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有人声称那块“转世灵符”的玉佩,是他的所有物。

    (请看第033章《偷盗》)

    但发生在范要强身上,我跟高凌凯都不怀疑。

    所以我看着高凌凯摇一摇头。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