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朝天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我跟高凌凯却在拍门的过程中,同时感觉到两扇紧闭的大门似乎略有松动,用手一推,门便开了。

    我跟高凌凯立刻进门,四下一望,看见门内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对面有三间房屋,房屋的门全都关闭着。

    但峰顶面积有限,所以道馆的规模不大,几可说是小巧玲珑。

    可是要将建筑材料从那又陡又窄的青石阶上搬运上来,并且建成这样一座虽然不大、却非常精致的道观,其难度可想而知。

    那就令我暗暗赞叹,不知我们的先辈,是靠着怎样的毅力与智慧,才能做出这种令后人叹为观止的事情。

    在距离神来峰最近的地方下了车,又找当地山民打听了一下路,我跟高凌凯花了半个小时,便赶到了神来峰脚下。

    仰头上望,发现神来峰并不太高,但的确非常险峻。

    有一条很陡很窄的青石阶,绕着山峰盘旋向上。

    青石阶正好抵达道观门口,所以我上前敲一敲门。

    没有人来帮我们开门。

    我用手推了一下,门从里边闩着。

    我跟高凌凯只好一边拍门,一边喊着:“有没有人?”

    一直没人回应我们。

    我跟宾馆里的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朝天观的地址。

    得到的答案是,朝天观因为地处险要,平时少有人至,如今已经成了文物保护单位。

    我跟高凌凯立刻坐出租车赶去朝天观。

    朝天观是在陵县以西三十公里的大山中,山中有一座神来峰。

    此峰峻拔险峭,与周围其他山峰格外不同,所以被当地人称作神来峰。

    山峰顶头,却有一座道观。

    道观显得十分陈旧,看得出来年代久远。

    但奇怪是,我们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刚刚明明有人替我们开了门,可是此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进这三间房子,并且无声无息又关上了房门?

    高凌凯脸现惊诧看了我一眼。

    我没出声,只是回转头来,先将两扇大门合拢,再上下左右仔细观察。

    我发现两扇大门上都有一道闩槽,一只粗大的门闩,就靠在大门左侧。

    换句话说,在我们最开始推门的时候,这只门闩肯定是在闩槽里的,要不然我们不可能推门不动。

    但像这么粗大的门闩,要从闩槽卸下来,并且靠到门侧,绝不是一眨眼就能完成。

    更别说开门人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么快又跑回院子对面那三间房子,并且悄无声息关上房门。

    很奇怪,非常奇怪!

    虽然此刻阳光普照,我仍然感觉身上有些发毛。

    “有人吗?是谁帮我们开的门?”

    我站在院子里,大声问了一句。

    没有人回应。

    所以我再喊。

    “我们按照字条上所写过来了,请现身出来好吗?”

    还是没人理我们。

    “我看咱们还是自己找找吧,反正这道观又不大,就这三间房而已!”高凌凯说。

    我觉得有点玄。

    此人既然能够无声无息帮我们开门,再无声无息藏匿无影,只怕并非我们找,就能够找得出来。

    但此刻也无其他办法,我还是点头表示赞成。

    所以我们就开始找。

    首先当然是正中间的那间房。

    房门一推就开。

    那是一间神殿,殿内面积并不狭小,但里边供奉着一尊既祥和、又很威武的坐姿神像,相形之下,就颇显挤迫。

    神像前有三个蒲团,那自然是供人叩拜所用。

    我跟高凌凯走进神殿,分两边绕到神像后边检查一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所以我们分头出来,我向左,他往右,去检查神殿两边的房间。

    神殿是双开门,但左右两间房都是单扇门。

    房门没闩,同样一推就开。

    可是没等我看清左边房屋里的情形,高凌凯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立刻转身,奔去右边那间房。

    高凌凯正愣在右边房的房门口,我走到他身边向着房内一瞅,也不由得一个愣怔。

    我看见屋子里远比神殿要狭窄,靠着里边墙壁安置着一张矮床,床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穿道服的男人。

    那道人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就好像电影电视上正在打坐练功的内家高手一样。

    高凌凯回脸看我一眼,这才向着门内喊了一声:“道长,是你将范要强带走了吗?”

    那道人一点动静也没有,仍旧盘膝而坐闭着眼睛。

    “道长,我们按照你纸条上的吩咐来了,请把范要强交给我们!”我说。

    但那道人仍旧一点动静也没有。

    高凌凯咳嗽一声走进房内,先叫了一声“道长”,之后伸出手来,向着道人鼻孔下边一探。

    我因为要注意院子里的动静,所以没有跟着高凌凯进屋,只是站在门口问高凌凯怎么样。

    “有呼吸,是活人!”高凌凯回答。

    “难道他当真是正在练功?”我说,先忍不住笑起来。

    “那我们暂时还是别打搅他了,免得害人家走火入魔!”高凌凯也跟着笑。

    我向着房间内打量一眼,发现在木床的对角靠墙的位子,有一张小柜子,柜子上摆着一台小电视。

    而在床头位,有一张小木桌,木桌上放着几本道家典籍。

    我虽然不确定这世上是不是真有“走火入魔”这种事,但我还是叫高凌凯暂时别碰道人,自己回身走去左边那间房查看。

    那间房的面积跟右边房间差不多,同样比神殿狭窄很多。

    里边摆放着一张折叠小饭桌,靠里边墙角还支着一张案板。

    案板上摆放着菜刀调料等物。

    案板旁边有一张凳子,凳子上摆着一张电磁炉,炉子上有一口平底锅。

    很明显,这里是方才那个打坐的道人做饭吃饭的地方。

    整座道观就只有这三间房,连个后门跟厕所都没有,刚那个道人要方便一下都得下山。

    我跟高凌凯商量了一下,决定在这儿稍微等一阵,看那个道人能不能尽快醒来。

    但是这一等,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那道人仍旧闭着眼睛盘膝坐在木床上,连一点姿势变化都没有。

    我不得不进去,仔细检查一下那道人,确定他一呼一吸非常均匀。

    我不确定这道人就是写下字条约我们来此的那个人,但范要强到现在一点影子都找不见,我们不能一直等下去。

    况且我更倾向于认为“走火入魔”乃是小说家的杜撰,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我决定,叫醒这个道人。

    我用力推了一推道人,并且叫了一声“道长”。

    还好,道人虽然仍旧闭着眼睛,但也没有想象中的“走火入魔”发生。

    所以我用点力,大点声。

    可那道人始终盘膝而坐闭着眼睛,我的推搡跟叫喊,居然对他毫无作用。

    高凌凯也走进来,口中叫着“道长”,也用手推了一下。

    他这一推用力大了些,将道人的身体推得向后倒下,一下子仰翻在了木床上。

    可他人是翻到了,整个姿势却没有任何变化,仍旧盘着双腿“打坐练功”。

    这情形有三份的滑稽,却有七分的诡异。我跟高凌凯都算是经历丰富胆子很大的了,那一刻也不由得面面相觑浑身发毛。

    (请看第029章《活偶》)

    他曾经跟我一同经历过多次凶险,所以他脸上只有惊诧,没有惊栗。

    “高力,好奇怪啊!”他小声说。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当自强之妖夫滚远点蚊道有仙后穿到末世要带娃反派皇后攻略少主,求带综漫:最强神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