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血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之前我曾经跟山那边的邓县警方联络过,确定张新是邓县人,而且在十几年前便已失踪。

    据邓县警方调查,张新胆小怕事,平时很受他老婆欺压。

    但既然范要强的“转世”之说,我们都已经接受,那么其他的任何可能,都不该完全否定。

    “肯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范要强连连点头,并且感激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高凌凯又问。

    从高凌凯的眼中我知道,他相信范要强说的是实话。

    实际上我也相信。

    所以我叹一口气,说道:“算了,既然连转世投胎这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那或许真像电影上说的那样,在人刚刚死的时候,会有一个短暂时间,其灵魂能够在高处看到周边发生的事情!”

    “反正来了,还是在这个地方挖一挖吧,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我回答。

    我其实不认为还能找到什么东西,毕竟陵县警方已经来此挖过。

    但如果不当着范要强的面再挖一次,范要强始终都会不甘心。

    我们来之前已经带上了铁锹,所以高凌凯二话不说,立刻拿起铁锹开挖。

    我则背着我的背包,走向槐树洞里,去找隐藏在此的那个“野人”张新。

    范要强愣在了那里。

    高凌凯的问题,似乎也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一个问题。

    以至于他呆呆愣愣很久很久,才茫然摇头,并且伴随着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记得李耕把我埋在了这里,但我就是记得!而且,李耕肯定是把我完完全全杀死了,并不是……将我活埋!他虽然很凶狠,非常的凶狠,但是他,还不至于,没等我死,就将我活埋!”

    我跟高凌凯相互一望。

    我是在安慰范要强,其实我自己并不相信这种情节。

    高凌凯看来也不相信。

    而在张新失踪之前,张新老婆为了一点小事打了张新两巴掌,张新忍无可忍跟他老婆爆发了一场大冲突,结果将他老婆一头推撞在了自己家的墙壁上。

    张新可能以为他老婆被撞死了,吓得夺门而逃,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早就已经料到张新不会是个穷凶极恶之徒,却没想到他深藏山中十多年,居然是为了这么大点事情。

    但这一次被范要强“逼”着来到槐树洞,我特意买了很多好吃的,准备着如果张新仍旧不愿意回家,那就把这些好吃的东西留给他。

    “张新,张新你在洞里没有?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尚未走近洞口,我已经扯起喉咙叫了几声。

    但洞内一直没有任何回音。

    我估计张新没在洞里。

    因为刚刚在来的路上,我老是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们,当时我就想过那很可能是张新。

    所以我正准备转过身来,冲着四周喊两嗓子,却在瞥眼之间,我看见山洞内靠边角的地面上,有黑黑红红的一大滩印记。

    那很像是干涸的血迹!

    所以我立刻进洞,一边喊了一声“凌凯”。

    高凌凯答应着奔进来,范要强也跟在他身后。

    我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尚未肯定那一滩黑黑红红的是人血,范要强却抢先叫了起来。

    “血迹?这这这……是血迹对吗?”

    他一边叫,一边就用手在那黑黑红红的一滩上摸了一下,紧跟着又叫。

    “这肯定是血迹,肯定是李耕杀我的时候留下的血迹!李耕就是在这儿杀的我,你们这一下相信我了吧?”

    我很无奈地抬头看着他小小脸蛋上满布的兴奋,不能不狠狠泼他一盆凉水。

    “首先,这是不是人血还不敢确定!这里住了一个藏身在此十几年的人,或许是他在这儿杀了什么动物呢?其次,这血迹虽然已经干透,但明显是近段时间新留下来的,在我看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可你的上辈子是啥时候?至少是在十几年前吧?更何况我上次来的时候,地上还没有这滩血迹!”

    我一边说,一边从我的背包里拿出几样最常用的检测工具,稍微检测一下那滩血迹。

    高凌凯身为警员,自然知道该做什么,所以他也跟着行动起来。

    唯独范要强深受打击,一下子垂头丧气坐在了地上。

    人血跟其他动物的血,是有很大区别的,用最简单的检测方法,都能够很快区分。

    所以没过多久,我跟高凌凯几乎同时抬头异口同声:“人血!”

    那是人血,而要留下这么一大滩的人血,流血的那个人,八成没命。

    可周围并没有尸体,是有人把受伤者救出去了?还是已经有人把尸体埋掉了?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又是一桩凶杀案!

    我跟高凌凯立刻起身,在洞口周边到处搜索。

    实际上根本不用我们太过搜索,就在洞口一侧,我们很快找到了另外的血迹。

    而且那血迹断断续续,好像是有人拖着伤者,走向了山洞左侧的一片密林里。

    我跟高凌凯立刻追踪进密林。

    但密林里杂草丛生,我们虽然能够看出有人从这儿走过的痕迹,但那痕迹已经很不明显。

    “我看咱们还是打电话给警局,让警局带警犬过来搜索吧!这段时间一直没下雨,警犬肯定能起作用!”高凌凯提议。

    我点头同意,正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陵县警方,突然听见范要强的尖叫声。

    我跟高凌凯立刻回头,向着槐树洞猛奔回去。

    事实上我们记挂着范要强还在槐树洞,并没敢深入密林,所以一分钟不到,我们已经奔回了槐树洞口。

    我看见范要强满脸煞白,一双眼紧盯着槐树洞的右前方。

    那里同样林木繁茂,看不到有什么能让范要强尖叫的东西。

    “怎么啦?有野兽吗?”我张口就问。

    “不是,有人!”范要强连连摇头。

    高凌凯立刻向那边奔过去。

    我赶忙叫了一声:“凌凯别走太深,小心迷失了方向!”

    高凌凯答应一声,很快奔进了密林之中。

    “到底是个什么人,能把你吓成这样?”我问范要强。

    他看起来真的是非常恐惧。

    他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他既然记得上辈子的事,那么他的胆量,就不应该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可是现在,他脸色白得让我都感觉有些害怕,害怕他随时都会晕死过去。

    而且他浑身都在不停颤抖,就好像他看到了最不可能出现的异形怪兽一样。

    (请看第026章《仇杀》)

    也难怪他会一直唠叨说“老婆恨我”,看来他老婆平时还真是把他欺压狠了,他逃进深山不一定是以为他老婆被撞死了,而是为了逃避他老婆的魔爪。

    只不过这件事情跟我无关,我既没有动力、也没那么好心专门跑到槐树洞,来劝张新赶紧回家。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考官皆敌派重生九零女天师倾世大丫鬟大宋燕王侠域降临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