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偷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村支书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我忽然间想到,李耕之所以会从村子里搬走,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无法再干力气活,更因为他从村里人仰望的对象,突然变成一个需要人帮助的残疾,他根本很难面对这种心理落差。

    那人欢天喜地,约定明天早上八点多钟在村委会汇合。

    之后那人先走,我又跟村支书简单询问了一下李家的情况。

    而据村支书所言,李家一家人基本上算是母慈子孝,兄弟和睦。

    我听着总觉得这不像是野人会有的行径,因为之前我遇到的野人,它们看着很凶悍,其实性情纯良,只要人类不威胁到它们,它们就绝对不会对人类下手。

    而且野人行动敏捷,翻山越岭如走平地,所以它们能采到足够的山果野实,很没必要抢走人类吃的用的。

    所以我干脆使出金钱诱惑,说道:“这样吧,你送我去槐树洞,我给你两百块钱怎么样?”

    包括那个弱智的李山,虽然对外人防备心很重,但只要旁人不惹他,他也不会主动行凶。

    而且李山对他妈非常孝顺,几乎就是千依百从,从不违拗。

    “你别看他傻,脑袋瓜子不会转圈,但他其实什么都知道!”村支书这样评价李山,“跟同志说个笑话,这傻子最爱干的事就是偷看女人洗澡,这也算是他们家唯一丢人的事情!不过这个也能理解,毕竟二十几岁精壮壮的大小伙,哪能不想女人呢?只可惜他又丑又傻,没有那个女人肯嫁给他!”

    村支书笑呵呵地说到这里,忽而话题一转,长声叹息。

    “只可惜了李耕,多好的一个人啊!又精明,又能干,不仅对两个弟弟很关照,对全村其他人也很热心!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全村不管是谁找到他面前,他都会全力相帮!可偏偏……怎么就会出现这种意外呢?好好的一个能人,居然就成了一个残疾!”

    我之前曾经遇到过野人,那是在一处取名野人谷的原始森林里。

    没想到此地远离野人谷,居然又听到了“野人”之说。

    “你确定有野人?怎么上一次你带警察进山,没有跟他们提起野人的事?”我问。

    我并不确定此人有没有跟警察提起野人之事,只是感觉他应该没有。

    果然那人说道:“上一次来了五六个警察,我明知野人不敢出现,自然不会提这事!可这野人千真万确存在,我们村子里很多人都见到过!有一回我还被那野人躲在暗处打了一棒子,等到清醒的时候,身上吃的用的全都被那野人拿走了。幸亏那野人不吃人,要不然我命都没了!”

    那人采几天药草也挣不到两百块钱,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嘿嘿一笑,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今天时间太晚,要去还是明天再去比较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点头答应,当即掏出两百块钱递给那人。

    而从村里人、包括村支书对他的交口称赞来看,他真的会是杀人凶手吗?

    “那你们村里最近一二十年有没有失踪人口,又或者邻近的村子,有没有听说有失踪人口?”

    “没听说过!”村支书摇头,“前几十年咱们山里人时不时有人走失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那时候山里还有很多野兽,再说进山采药打猎不慎失足也是常有。可现在大一点的野兽几乎绝迹了,而且政策规定不准再随便打猎了。再加上生活本来就比从前好了太多,现在也就是那么几个身手特别好、能够采到松露石斛之类珍稀药材的人才会进山。所以近几十年,真没听说过有人口失踪。”

    我明知李家人不待见我,所以在告别村支书之后,我没去跟李家人要钥匙,直接来到锯木厂那儿。

    首先查看了一下锯木厂,仍没有任何新的发现,之后我便打开下边那栋房子的门锁进去。

    几个房间都维持原样,没再有好像“女鞋”之类的物品出现。

    但我看着那个黑暗的小房间内堆满的烂木头,想着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将这些烂木头搬出去,看看下边是否藏有什么秘密。

    我当然不会将这些烂木头搬到梁子上边的锯木厂去,而是直接堆放在房子后边。

    但那间房子里堆的烂木头实在是太多,我忙到天色渐暗,才搬了一半都不到。

    所以我暂时歇工,简单吃了些东西,便到大睡房仍旧躺在那块木板上歇息。

    照常跟未婚妻聊了会儿天,正想起身拉灭电灯,却在瞥眼之间,看见窗玻璃之上,映着一张丑陋的人脸。

    纵然我从前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形,我仍然被吓得叫出声来。

    幸好我一叫,那个紧贴着窗玻璃的人脸,立刻向后退开,隐入外边沉沉的黑暗。

    我毫不迟疑,立刻拉开睡房门冲进客堂,再打开大门往外看。

    我看见一个黑影正迅速向着右前方移动,很快消失在树丛之内。

    那是李山。

    虽然刚刚只是瞥了一眼,我已经可以确定,那张丑陋的人脸,正是李山。

    我心里有些歉疚,想着李家人倘若跑过来质问我,为什么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就擅自住进他们李家的房子,我真是无话可说。

    幸好李家人没再出现,我关了电灯躺在木板上,一时间心潮起伏,又将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在心中梳理一遍。

    然后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个小玻璃瓶!

    玻璃瓶里装的东西,已经初步确定是萤火虫,那跟我之前的揣测相吻合。

    黄莉莉说她看见的鬼火,实际上就是萤火虫在玻璃瓶里发光而已。

    可问题是,我昨天亲眼见到过范要强“鬼上身”的情形,那是很标准的“鬼上身”症状。

    而鬼上身的人是不可能有很清晰的思路的,因为一旦鬼上身,人类原有的灵魂,会对鬼魂形成干扰。

    所以鬼上身的人,都会跟昨天范要强发作时候那样,翻来覆去念叨一两句最令它冤魂不灭的简单词汇。

    而那小小的四岁孩儿,不仅利用萤火虫营造“鬼火”帮助照明,并且设计出一连串复杂而细致的谋略,诱使李耕走进锯木厂,并且扑倒在锯台上。

    那绝对绝对,不可能是一个鬼上身的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

    可如果不是鬼上身,那小小的四岁孩儿,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怎么可能处心积虑,谋害他的亲生父亲?

    完全说不通!

    不管是不是鬼上身,都说不通。

    除非——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而这可能,几乎就是大胆至极!

    以至于连我这个“超自然”调查人员,都禁不住连抽冷气。

    (请看第012章《地洞》)

    村支书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又问我:“高同志这次来,不会还是在调查李耕有没有杀人吧?其实那都是小孩子的胡说八道,像李耕这样好的人,我敢打包票,他绝对不可能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我也希望李耕没有做出什么违法犯罪之事,但范要强异乎寻常的表现,却令我不能不追查下去。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洪荒大自在道都市之最强DNF系统绝色妖妃:暴君请过来动心了怎么办本宫要炼天俯瞰星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