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女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因为这间睡房特别狭窄,为节省里边的空间,房门不是往里推,而是往外拉。

    但是这间房既没有开窗户,也没有装电灯——又或者电灯已经坏掉了,反正大白天的,里边仍旧非常昏暗。

    但,就在客堂正中央的地面上,歪倒着一只残破的女式中跟鞋。

    我百分之百可以确定,在我今天早上离开的时候,客堂地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这只女鞋,是谁放在这儿的?

    我走上前去,捡起那只女鞋。

    只可惜玻璃反光,而且屋子里边肯定要比外边昏暗,所以我没能看得很清晰。

    但是我立刻想到,之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三姑路过这里,从窗户看到了里边有个女鬼。

    事实上我会走过来觑上这一眼,跟那孩子提到的这件事不无关系。

    那是一只红色鞋子,因为受潮的缘故,整只鞋已经发霉腐烂,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并且鞋面、鞋底、以及鞋子里边,都沾着很多泥土,就好像刚从土里刨出来一样。

    纵然已经经历过很多恐怖诡异之事,我仍然感觉浑身发毛,好像这双鞋子的主人,正在某个地方盯着我看一样。

    我下意识地四面瞅瞅,再到大睡房跟前边那个小睡房看看,确定这两间房子里边空荡而干净。

    之后我再走向那间堆满烂木头的小睡房,拉开房门,向着里边打量。

    跟两个女人分手之后,我又在村子里走访了一下其他人,结果并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讯息,所以我先将钥匙还给了李耕老妈。

    之后我仍从昨日李山带我走的那条路出山。

    一来这条路更加接近大公路,二来我还想在路过的时候,顺便到锯木厂前后觑上两眼。

    我没想过还能有什么重要发现,那只是顺带的一个举动而已。

    可是当我走近李耕的那栋房子,隔着窗户玻璃往里边觑一眼的时候,我隐约看见,里边有个影子闪了一下。

    所以我毫不迟疑,立刻找出瑞士军刀,再次用开锁技术将房门上的铁锁打开,之后推开房门进去。

    房子里空空如也。

    更有满屋子的烂木头,堆放得乱七八糟,我想进去查探查探,都找不到一个下脚的地方。

    只有那种腐朽霉烂的味道扑鼻而来,令我突然就涌出一个念头:如果李耕当真杀过人,会不会就将尸首埋在这个房子里?

    他在这间房子里堆满木头,会不会就是故意阻挠其他人进房查探?

    就算李耕肯,黄莉莉也不会答应。

    其次山沟里有的是地方抛尸灭迹,李耕很没必要自己杀了人,还埋进自己家里。

    至于说会不会是李耕搬走之后杀了人,再将尸首埋在房间里,可能性就更小了。

    因为李耕半只手掌都没了,就算能杀人,也很难挖地埋尸,而且搬进这么多的烂木头。

    更何况这些烂木头,基本上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李家村人个个都说李耕聪明能干,绝不至于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情。

    不过既然涌出了这个念头,我还是决定,等去见过李耕的那个儿子以后,倘若能够确认李耕的的确确杀过人,那么这间房子,将是我首先应该检查的地方。

    我将那只已经腐烂的女式鞋子找一个朔料袋装好,也塞进背包里边。

    之后又打开后门,施展开锁技术,进厨房看了一看。

    厨房里同样空空荡荡,除了灶台还在,连案板都被拆走了。

    换句话说,整栋房屋唯一让人有疑问的,就是那间堆满烂木头的阴暗小房间。

    我将厨房门重新锁好,将后门闩上。

    又在几个房间瞅了一眼,这才出门,仍用铁锁锁好前门。

    之后我到大公路上等到了路过的客车,先坐车去了陵县县城。

    趁着天还没黑,我找到快递公司,将那个小玻璃瓶跟那双腐烂的女鞋,一并寄给临南市一个高端实验室。

    ——这里要解释一下,我本身是土生土长的临南市人,而陵县则隶属于临南市。

    正好我有一个哥们儿,从临南科技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入该大学附属实验室做了研究员。所以我要检测化验什么东西,都会直接交给我这个哥们儿帮忙。

    当然不可能完全免费,但打个折扣肯定是免不了。

    这个哥们儿姓杨,叫杨爽。

    而当我拨通电话,告诉杨爽有东西寄给他的时候,杨爽在那边哈哈笑着问我:“这次又寄过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呀?不会又牵扯到什么鬼呀神的吧?”

    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有时候还很羡慕我,有这么一个既刺激还很高薪的工作。

    我将小玻璃瓶跟腐烂女鞋的事情一说,杨爽满口答应,说道:“近两天实验室也没有其他业务,明天一收到这两样东西,我会第一时间进行鉴定!”

    我谢了他一声,之后便从手机上买了一张火车票,当晚便坐上火车,赶去那个绑架亲妹妹的小男孩儿居住的一个小县城。

    那个小县城名叫繁县,跟陵县之间只有一趟普客。

    不过因为是卧铺,在第二天一早抵达的时候,我并没感觉很困倦,所以我直接找到那孩子养父母家。

    那孩子现在的名字叫范要强。孩子的养父叫范树伟。

    范家的房门锁着,据左右邻居说,范树伟跟他老婆开了一家小超市,就在小区旁边的十字路口。

    我没有马上赶去小超市,而是跟左右邻居打听一下范要强的情况。

    只可惜在城市里边,两家对门住相互间不认识的大有人在,所以也没能问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我只好去十字路口找小超市。

    半上午的,超市没什么客人,一男一女正在清点货架,想来就是范树伟夫妇。

    我问了一声:“哪一位是范师傅?”

    男的立刻回脸,一边回答“我是”,一边上下打量着我。

    我出示了一下证件,表示想询问一下他们儿子的情况。

    范树伟比较细心,把我的证件拿过去仔仔细细看了一下。

    那份证件上并没有注明“超自然”三字,几个中文字乃是“疑难案件调查员”。

    另外还有英文、法文、阿拉伯文等数国文字,并且盖有一枚国际刑警组织的公章。

    范树伟虽然认不出那枚公章是有多大的分量,但这份证件的精致与高端,还是令他满怀忐忑,说道:“这怎么还有好几种外文啊!我们儿子那点事,不会还惊动了外国人吧?”

    我哑然失笑。

    不过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立刻说明:“你看我像外国人吗?放心吧,我是中国人,而且是从陵县来的。你儿子的事情有些蹊跷,但他毕竟是个孩子,倘若由正式警员深入调查,怕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学习,所以才由我接手了这个案子。”

    我说得一本正经,好像一句谎话都没有。

    但范树伟还是立刻警觉起来,问我:“你的意思,你不是正式警员?”

    “我不是!”我摇头,“但如果你们希望由正式警员继续调查,那我可以重新把此案交回给陵城警方!”

    范树伟被我唬住了,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旁边的女人赶忙接口,说道:“同志既然来了,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只不过……有什么蹊跷啊?要强并没有将李家那女孩儿怎么样,还有什么好查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来只是想跟范要强见上一面,核实一两件事情而已!”我说,尽量显出轻松而自然。

    “他这会儿正在学校上课呢,连中午都不会回来!”那女的说,略显恳求看着我,“同志我求求你,这件事我们这儿没人知道,你可千万不能传到他们学校里去,要不然他在学校都待不下去了!”

    “我明白!我刚刚已经说了,孩子年纪还小,之所以由我接手调查,就是为了避免影响到孩子的生活跟学习!”我说,显得十分的诚恳与关爱。

    那女的很是感激,忙开了一罐饮料递给我。

    我没有推辞,接过饮料喝了一口,这才跟他们很随意地聊起范要强平时的性格脾气。

    (请看第008章《杀我》)

    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我自己推翻。

    首先这些木头,百分之百是后来搬进来,不可能李耕还在这儿住的时候,就将这间房堆满烂木头。

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六界小旅馆武侠之绝代剑神吾非良人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综]酒吞混乱后总想对我图谋不轨灵童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