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痛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雪龙玉摇了摇头,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看样子薛青山被东方莲教训的有心理阴影了。

    上前几步,越过薛青山,雪龙玉来到了东方莲面前,此刻两人相隔不过半米,隐隐能够问道东方莲身上隐隐传来的阵阵香气。然而,雪龙玉并没有因此而心神旖旎,反而有些黯然,因为他看到了东方莲皓齿紧咬着红唇,似乎隐隐透出血迹,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此刻也弥漫出一股雾气,就这么定定地看着雪龙玉。

    正在沉思中的雪龙玉眉头微微一挑,缓缓转过身,随即便是一阵愕然,继而面色古怪,似乎是在憋笑。

    只见身高足有两米的薛青山被身形大小明显不成正比的东方莲扯着耳朵揪了过来,到了眼前,薛青山一见到雪龙玉连忙不断使眼色,同时嘴里还不断的求饶着,雪龙玉对着东方莲笑了笑,点了点头,后者这才哼了一声,放开了薛青山。

    薛青山看见雪龙玉立刻一脸笑嘻嘻的迎了过来,浑然没觉得周围的气氛不太对劲,不过刚走两步,突然似乎是觉得有股怪味,顿时像只狗似的到处闻了闻,随即忽然瞥见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顿时脸色一白,脚步一踉跄差点摔倒。

    ……

    “雪飞,我把大个子叫来了!”

    “诶诶……姑奶奶轻点轻点……”

    “娘嘞!这……这是,东方族长?”

    薛青山脸色惨白,似乎强忍着什么,面色难看,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脚步还悄悄的朝门外移去。

    啪!

    只见身后的东方莲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薛青山后脑勺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薛青山顿时脸色邋蹋下来,可怜兮兮的朝后瞥了一眼,随即闪电般的收回了头,不过倒是止住了脚步。

    雪龙玉叹了口气,收起血气之力。

    果然,简直和血兽的构成一模一样,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不做处理,那么这具尸体就会被感染成一头新的血兽,丧失原来的理智,暴起伤人。早在刚刚踏入这里的时候,他就隐隐感到一股心悸,这是在血炼之地拼杀许久生成的一种感应。

    单脚微微前迈一步,蹲下身来,伸出一只手来凝聚出丝丝血气点在了尸体的额头上,随即那丝血气顿时被尸体吸收,然后尸体的眼部似乎蠕动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似乎是刚才的一切都是一股错觉。

    微微颔首,雪龙玉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盯着尸体一眨不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东西,他倒是没有因为尸体的模样而有什么失态,在血炼之地的血兽有的样子比这恐怖多了。

    东方铁毅见状嘴巴张了张,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随即还是没有说出口。

    ……

    祠堂外面突然一阵嘈杂,随即有些紊乱的匆忙脚步声传来,东方莲和薛青山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一生习武,即便是女子也养成了倔强的性格,如今双亲一年内相继离去,这种打击之大,可想而知,可她依旧坚强着,倔强的把这份痛苦扛了下来。

    “唉……”

    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雪龙玉看着东方莲的目光略微有些心酸,如今的东方莲已经从一名大小姐变成了孤儿,不过他也没办法过多的安慰什么,他不是神仙不能让人起死回生。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东方莲闻言突然伸出两只手指捂住了雪龙玉的嘴,微微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擦了擦泪水,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容,只是在雪龙玉看来,那笑容怎么看都包含了无数的苦涩。

    缓缓收回捂住雪龙玉的手指,就这么静静的看了看雪龙玉,随即又看了看二叔,最后将目光投向了地面上的尸体,眼里骤然涌上一抹雾气,但很快就被她运转元气压了下去,遗留在那张精致面容上的,只有那抹淡淡的微笑。

    眼泪,可以渡走哀伤,眼泪渡不走的哀伤,就用微笑埋藏。

    ……

    看着此刻面带微笑的东方莲,看着她眼里尚未彻底散去的哀伤和泪光,再看看四周人冷漠的目光和讥诮的笑容,雪龙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到阵阵的难受,这种憋屈感越发的强烈,几乎令他有些疯狂,他想要大喊发泄,却不能够大喊,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到头来只能默默伫立一旁,配她一起承担这份痛苦。

    死去的人已经无法回来了,哀伤容易,坚强不易,想要成长,就去学会品尝痛苦吧。

    雪龙玉此刻似乎心境有些变化,似乎领悟到了一些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领悟到,这种感觉,似乎叫成长?

    虽然在血炼之地经历了一年多的磨练,但说到底只是锻炼了自己对于情感的控制能力,学会了更好的控制恐惧,不至于在遇到危险时候被恐惧支配,但这一次,他似乎又把握住了一些别的东西。

    寂静的氛围悄然蔓延,每个人的心头似乎都压着一块巨石,令人几欲窒息。

    时间,就在这样的氛围下一点一滴的流逝。

    终于。

    “二叔。我父亲怎么死的?”

    东方莲开口了,此刻她的情绪已经渐渐平静了下来,然而,令雪龙玉有些心痛的是,那双平时活泼灵动的眼睛,此刻已经有些死寂了,宛如一潭死寂而冰冷的湖水,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渗透着一股淡淡的寒意。

    东方铁毅眼里流露出一丝疼惜和怜悯,心里哀叹一声,犹豫了一下,想要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难道告诉她自己没有查明她父亲的死因?瞥了一眼周围的那些族人,东方铁毅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一族之长死了,自己的族人竟然这般无动于衷,这场面,着实有些讽刺。

    不过,他不说话不知道原因,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就在这时。

    “应该和天梦心有关系。”

    一个略显稚嫩的嗓音响起,声音扩散之下,竟然透露出些许的威严。

    东方莲偏过头,顿时见到雪龙玉朝前走了几步,朝着自己笑了笑,顿时,东方莲眼里的冰冷也悄然消散了一些,点了点头,示意后者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东方族长应该是被血兽杀死的,此刻血毒已经深入他的血脉之中,正在渐渐改造着他的身体,相信要不了几个时辰,东方族长就会称为新的血兽。”

    语不惊人死不休!

    雪龙玉此言一出,周围人哗啦一声退开好远,甚至有些人被挤到了墙上,撞出一阵阵“砰砰”的声音。

    ……

    “血兽?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就是!他怎么会知道的,莫不是和鬼神有关系,是鬼神派来的卧底不成?”

    “嘿嘿,我看就是,大家应该把他抓起来!”

    “对对,没错!抓起来!!”

    雪龙玉淡淡的扫了一眼周围起哄的人群,不动声色的记下几个闹得最欢的人,这几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杜家潜入进来的奸细。不过,看着周围大部分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雪龙玉不由感叹一声,东方家族的确是没落了,这样的族人,这样的家族,早晚要灭亡的。

    轰!!

    一道赤色的元气猛然轰击在了人群面前的地板上,随着一阵剧烈的撞击声,整个祠堂都在此刻有些震动起来,那些正在叽叽喳喳的人纷纷面色骇然,急忙后退,生怕波及到自己。

    “都给我闭嘴!一群废物,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指手画脚!”

    东方莲有些愤怒的怒喝声响起,显然刚才的一击是由她发出的,开光境强者,元气外放,实力极其恐怖,就算这些人加在一起怕也不是东方莲的对手。

    待到攻击的余波散去,周围的人后怕的吸了口气,随即便脸色涨红,一脸愤怒的表情,有人当即指着东方莲要怒骂出声。

    “你……”

    然而,话没说完,便被东方莲一个眼神瞪得不敢言语,那人顿时低下头,神色怨毒,但却不敢再说话,此刻东方莲处在暴怒的边缘,一个不慎怕是会惹来杀身之祸。

    虽说东方莲平时待人虽然不是特别礼貌友好,但也从来没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情,眼下她心性不稳,天知道惹怒她会发生什么。

    与此同时,一个魁梧的身影缓缓从后方走了出来,面对人群,目光凌厉,周身气势升腾宛若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岳!

    赫然便是东方铁毅!

    “你们都散了吧,这件事谁都不许四处张扬,非则家法处置!”

    低沉威严的声音清晰的落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那些人闻言愣了愣,但碍于东方铁毅的威严,随即只得灰溜溜的散开,临走还不忘恶狠狠的刮了雪龙玉一眼,看来他们不敢招惹东方家族嫡系,把火气都撒到了雪龙玉身上了。

    雪龙玉只是微垂双眸,淡淡的望着地面,也不去理那些人的目光,一群墙头草罢了,不值得他在意。

    随即,转过身,刚要说句什么,却突然面色大变!

    “你……不要紧吧?东方族长他……”

    雪龙玉犹豫了半天,结果挤出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阅读谁可言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海贼王之邪恶大将星际宠婚巨星一念永恒地球上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