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生?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机会?笑话!飞羽青玄,不如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你们全部自刎,我饶你苍穹剑宫一命如何?”

    “你...”名为飞羽青玄的中年男子显然是被洛宇辰的这句话堵住。

    一少年立于坠阳峰顶,着白衣却被鲜血染红,手中长剑也被斩断。但气势依旧凌天,执剑天涯。

    “洛宇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苍穹剑宫数万弟子,该当何罪!”此人一袭青袍,仙风道骨,白发三千流泻于肩头,微微闪着光泽,眼神中闪现着无限的锋芒。

    此人正是苍穹剑宫八大太上长老之首,也是乾坤九帝之一,被人尊称为璇玑尊者的璇玑剑帝,而他的真名却早已被世人淡忘甚至也被自己忘却。

    这里,每隔几天呼啸的寒风,带着从一座又一座山峰中刮下的无尽的冰雪,席卷这整个冰原,地面则到处都是坚硬的巨大冰层它的硬度就是连洞虚境的强者也难以斩开。

    故名,极寒。

    而在这极寒之地中有一座山峰,坠阳。

    他身后的七名老者,毫无疑问也是当世巅峰,苍穹剑宫另外的七名太上。

    峰顶之上的少年,面对这些强者却是没有丝毫畏惧,气势凌天,抬剑直指剑帝璇玑,冷声喝道。

    “何罪?璇玑老鬼,当年你剑宫联合教廷屠我洛氏之时,你怎么不站出来说该当何罪,你杀我挚爱之时....”说到这些,白衣少年原本漠视一切的眼中也是被一层薄泪挡住“你杀我挚爱之时,又为何不站出来说该当何罪!现在却跟我说该当何罪?!”

    “璇玑,我洛宇辰十年前说过,终有一日我得势,定要让你苍穹血染半边天!”此时洛宇辰眼角之上薄泪消散,又有凛冽的寒光涌动,如锋刃一般,眼波流转,黑如无月之空,那种视众生为蝼蚁的藐视与看淡生死的神色尽显,而在隐藏这眼神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与冷酷。

    此刻璇玑剑帝后方一名黑色长发中夹杂着几缕白丝,身后漂浮着七把长剑,面貌俊朗的中年男子站出厉声道“洛宇辰,我等在给你一个机会如何,你要知道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是我八人的对手,你现在离开,并且发下誓言永不踏入我剑宫、伤我剑宫弟子,我等方不会继续追究,你看怎样?”

    极寒。

    乾坤绝地之一。

    极寒之地,传闻上古时期,一妖龙横空出世,为祸世间、引世人共愤,人族被迫组建了一支屠龙军团,但因妖龙修为极强,使得屠龙大军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反而因此战斗伤亡巨大,人数大减,只好折返。

    余后此事传入当世人皇耳中,人皇大怒,亲临寒地,与其大战两夜三日,终于第三日午时人皇将其击败,但却由于妖龙修为过强,导致人皇无法将其击杀,无奈只得将其封印于此,而就在封印妖龙数日过后,人皇也因此一战后重伤命陨。

    而这极寒之地正是封龙之地。由于人皇将其封印,原来方圆万里的雪原眨眼间变得雪虐风饕,再无生灵,而整个极寒之地终年被冰雪覆盖,年复一年的大雪让这里比北冥之地足足高出了上千米。

    坠阳峰,乾坤界最高峰,也是这极寒之地的最高峰,地如其名,常年积雪,寒冰浮世,一片冰天雪地,放眼看去,到处白余莽莽,其寒气就是连太阳都难以抵挡,都可能坠落,更不用说是一般的生灵了。尽管这极寒之地终日无阳,但神奇之处却是永无黑夜。

    此刻,坠阳峰顶,有着多道生命气息。

    “洛宇辰,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出剑吧!”璇玑气势骤升,丝毫不弱于洛宇辰。

    另七位太上长老见状,气势也极快的提升到了极致。

    少年此刻的眼神更加锋利,手中断剑更是握紧几分。

    “苍穹剑诀,杀尽万物,永恒七剑!”

    传闻苍穹剑决,剑势霸道无匹,凌空九剑九式天下无人敌,而能达到八式这世上估计也就唯独璇玑一人了。而这第九式,只有传说中的一任人皇苍穹剑皇修炼到九剑齐浮斩断世间事,而传闻中的苍穹剑皇修炼出第九把剑之时,打破天地限,成功化羽成仙。

    七道黑色剑芒闪过,洛宇辰没有丝毫回避,一手持剑另一手负于身后。

    “碰!”

    “碰!”

    “……”

    七剑落,冰雾四起。

    “这就结束了?”几位长老降到百米外其中一名身着灰衣的老者看着四起的冰雾道。

    飞羽青玄微微说道“应该是结...等等!快退!”

    “噌~”

    风雪再起,不过这一次纯白色的雪中却是夹杂着鲜红的血。

    雪落,一柄黑剑入在灰衣长老胸口剑尖破入冰层,鲜血流淌在剑身上。

    “老六!”

    另一位灰衣长老一只手伸出,想要去抓住那名长老,却被璇玑抓回“元奎回来,老六他,走了...”

    “不,老大,我弟弟他没有死,你在骗我对吧。”

    “元武他的元神被一剑刺穿了,已经....”

    元奎听到璇玑此话,原本还留有得一丝希望也破灭,元神被毁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是无力回天了。

    “不..!”元奎双膝跪在雪地上,双手死死抓住冰层,十指深深插入其中,紧接着从悲痛转为愤怒“洛宇辰,我要杀了你!”

    冰雾落。

    洛宇辰持剑走出,剑尖在蔚蓝的冰层上划出一道白线。

    “哦?杀我?就凭你们?”

    “洛宇辰我要你死!”见到洛宇辰未死,元奎猛力一踏地面,脚下冰层破碎,手中紧握一把黑灰色巨剑向洛宇辰冲去。

    洛宇辰左手缓缓抬起,双指并和,轻轻一勾,飞羽青玄的七把剑破空而来,剑脊向前挡在洛宇辰周身。

    飞羽青玄见此大惊,随即念动口诀想要唤回,却发现如何也回不来“这是我的剑!为何....召不回,明明我还能感应到。”

    元奎重剑落下。

    “碰!”

    “锵!”

    一声重金属撞击声响决。

    撞击产生的余波向四周震荡,双方武器的剧烈碰撞形成的强大气流向四周射去,周边的冰层瞬间爆碎。

    洛宇辰脚下的冰层也是瞬间破碎急速下降成为环形大坑。

    元奎站在冰坑之上,单手握着巨剑,目光死死盯着坑中。

    破风声起。

    一道剑影与人影从冰坑之中飞出,剑尖指向元武眉心,而握剑之人正是洛宇辰。

    “五师兄!小心!”观战的璇玑一行人中,一名单手持双剑,双手四剑的中年人喝到。

    此人就是被称为烛龙鬼炎锋阴劫,双手四剑牧九阴的鬼才牧九阴也是当代四大世家之一的牧家家主。

    四剑如虹,身形如影,瞬息间来到元武身旁,双臂下挥,四剑齐落。

    “锵~”

    一道极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洛宇辰手中的残剑在空中骤然而止,牧九阴手中三把剑则紧紧贴在洛宇辰的残剑之上,而牧九阴手中另一把剑却是刺向洛宇辰的心脉。

    须臾,洛宇辰左手击向剑背将其击飞,紧握残剑剑柄的右手也在刹那剑松开,化为掌,一掌击在牧九阴的小腹上。

    牧九阴口中鲜血溢出,刚要倒飞而出,却被元武左手撑住,元武右手则是握起巨剑,向洛宇辰砸去。

    “去死吧!”元武一声厉喝。

    洛宇辰嘴角微微一笑,随即化掌为拳,迎着巨剑一拳轰出。

    巨剑与拳撞击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决。

    断裂声过,元武迅速后退,脸色也从震惊开始逐渐变白,这一击可是说是他的最强一击, 元武知道这一击若是落在与自己同等级的妖兽身上不死也必然会是重伤,要知道妖族是以肉身强度著称的,同等级时妖兽的肉身强度是人族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在刚刚的碰撞下,却是自己的巨剑断裂,只能说明洛宇辰的肉身强度远远高过妖兽,而这已经超出了他对人类肉身的认知。

    元武双目一斜看了一眼断开的巨剑,接着眉头皱紧看着洛宇辰。

    洛宇辰却是淡然一笑道“是不是想知我的肉身为何如此强大?这一切全是拜你剑宫与那教廷所赐!”

    此时牧九阴却是隐匿了身形,手中四剑紧握,向洛宇辰身旁遁去。

    刚要开口,却在霎那间,洛宇辰笑意散去,残剑再次回到了手中,残剑在手面旋转半圈,停在身后。

    “噗!”牧九阴一口鲜血喷出。

    残剑早已深深刺进牧九阴腹部丹田之中,鲜血再次染红了剑身。而残剑并没有停下,剑身逆着落雪向上划去,剑刃将一片片雪花切成两半,牧九阴也随着雪花裂开。

    “九阴!”除洛宇辰外的众人嘶喊道。紧接着璇玑众人开始向这边拔剑冲来。

    洛宇辰也踏着身法向元武掠去。

    一把冰冷的残剑贴在元武喉前,而剑主却是嘴角再次生出一抹笑意。

    须臾,洛宇辰笑意渐渐散去。

    元武回身紧紧抓住洛宇辰“洛宇辰你杀我师弟与兄弟,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把你拖下黄泉!师兄们对不住了,我元武先走一步了!”

    “轰隆!”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方圆百里的冰层瞬间爆碎,一层层的气浪将百里外的冰峰震碎,一个绝世高手的自爆可想而知。

    璇玑五人瞬间后退到百里之外。

    璇玑满脸忧伤,不禁摇头暗道“元武,你这又是何必呢!”

    此时的坠阳峰也变得与峰低的冰岩相平,如果元武不是在坠阳峰顶自爆,恐怕这方圆百里的冰层将不复存在。

    半柱香后,璇玑五人来到元武自爆之处,此处早已深深陷入冰层破碎不堪,风旋着碎冰四处飞舞。

    “轰!”金光从冰坑中升起,旋风也随之消散,七道金黄色剑影立于冰坑四周。冰坑之中,洛宇辰身后一把残剑漂浮。

    “小心!洛宇辰没死,快退!”璇玑嘶声喊道,随即五人迅速后退。

    “剑阵成,光陵杀。”

    洛宇辰只手一挥,一声厉喝,随即周身光陵再现,洛宇辰身形旋转,浑身真气涌动,剑影漫天浮现,七柄飞剑一分为二,二分四,四分八...数不清的剑影呼啸而动,化为数百丈惊虹。

    洛宇辰旋转的身形骤然而止,双手紧握剑柄,剑身插入冰层“飞羽青玄,今天我就用你的这些把剑来来送你们五人归西!剑阵,剑光漫天舞!”

    剑离心神损。

    “噗!”

    飞羽青玄一口鲜血喷出“这是..挥手成阵,我与我七把剑的联系,彻底断了。”

    看到这一幕,璇玑剑帝眼神一凝,目光之中漂浮的皆是无尽的杀意。

    “此人不死我剑宫必亡,一起上!万物死,斩天穹,苍穹杀!”

    杀字一落,天也变得阴暗起来,时不时有几道雷霆破空划出。

    璇玑剑帝手中的长剑,此刻宛如死神的镰刀。瞬间,一股寂灭的气息从璇玑剑帝手中的蛇形长剑之中传出无尽的杀意,就好像九幽之下的黄泉之水被搅动了一般。

    天地大势变,璇玑剑帝曾用此招,在兽潮之中划出一道线,此线长万里,深千丈,逼得兽皇不得不退。

    巅峰的剑者,狂暴的剑势,凌天的剑气,寂灭的杀意,天地的异变,全部汇聚于这一剑之中。

    其余四位太上也是祭出杀招,虽然不如飞羽青玄与璇玑剑帝两人,但依旧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上的强者。

    “杀!”

    飞羽青玄沉喝一声,众人都各自释放自己的攻击,对着洛宇辰轰击而来。漫天的流光匹练闪耀,恐怖的气息弥漫四周,连附近的雪山都在微微颤抖。

    剑阵之中。

    一道道剑影飞速旋转交织着,以四周的七剑为辅,洛宇辰手中残剑为眼,汇聚成一柄巨剑,向着璇玑众人射去。

    苍穹万物杀,剑阵万光影。

    当两股至强的力量碰撞到一起,原本明亮的天也变得黯淡起来,时空仿佛被禁锢。漫天飞雪停滞于半空中不再飘落。

    须臾间,一道白色的波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诞生,随即以超越光速的速度向四周辐射开来, 波纹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虚无,虚空炸裂,空间晶壁崩碎,露出无数令人惊恐的黑洞,冰层也被震碎、暴裂开来。

    “集中攻击剑尖!”璇玑剑帝吼道。

    五人力量瞬间全部爆发出来,形成强大的冲击波集中一点,就如激光穿透一般。

    五道力量强行将剑阵撕裂一道口子,洛宇辰随即一口鲜血喷出。剑阵虽然以洛宇辰手中残剑为阵眼,但却以洛宇辰本身为主导,阵破所以心神也受到创击。洛宇辰立马捏动法决想要将缺口闭合。

    这个口子依旧在挣扎,只要他们五人的力量一收,口子就会重新闭合起来。

    可璇玑剑帝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剑修,以把握时机而著名,一个普通的剑修也能把握好时机,更何况剑帝呢。

    璇玑剑帝瞬间踩着身法,踏破虚空,提剑向剑阵缺口刺去。

    “噗!”

    鲜血再次从洛宇辰口中喷出。

    璇玑剑帝的蛇形长剑深深刺入洛宇辰的胸口。

    “洛宇辰,你杀我师弟和弟子无数,天道当诛,今日你就留在这极寒之地吧!”

    剑阵也在瞬息间破碎,空中漂浮的长剑也跌落到冰层之上。洛宇辰双手死死握住剑柄不让自己倒下,刚刚的自爆已经让他受到严重的创伤,他现在已经再无力再战。

    璇玑的剑刺穿了洛宇辰的胸口,嘴角却是露出淡淡笑容,他没感到一丝恐惧,而是他想到了太多,他仅仅是一个少年,他经历了太多太多,或许是累了眼角流出了滴滴泪水,眼皮也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落下。

    ………

    洛宇辰手指微微一动,缓缓睁开双目,四周并不是雪地冰天,而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芒。洛宇辰一动不动的躺着,双眼睁大目光紧紧看着上方,心中微微一动暗道。

    “我,死了?”

    第零卷 生与死  完!

    一袭寒风过。

    飞羽青玄眼神一凝双指指向洛宇辰。

阅读五步杀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异界无敌宝箱系统海贼之一刀必灭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古代养家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