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差点被拒之门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是右夏。”

    佣人似乎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便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右夏?”

    他用了十年的时间,不就是等她回来吗?

    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他要让她也尝一尝什么才是生不如死!

    右夏回到右家别墅,按下门铃。

    虽然穿戴简单朴素,但却把她显得愈发的清雅脱俗,如刚刚出水的芙蓉一般。

    十年了,你还好吗?

    想着,左彬弦的眉心瞬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心弦紧绷起来。

    许久,佣人才出来开门。

    佣人是新换的,根本就不认识右夏。

    “请问您找谁?”

    真的很可笑,明明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还被问到找谁。

    不过,这样的话听进右夏的耳朵里也已经不重要了。

    左彬弦坐着的车子刚好从正在等公交车的右夏身边经过。

    “左总,那个不是今天相亲的右小姐吗?”

    “不用管她。”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他还是透过车玻璃扫了眼站在路边正在等公交车的女孩。

    墨缎般的青丝系成了清爽简单的马尾,一缕鬓发随风吹拂,衬托着她那如凝脂般的肌肤,更添温婉。

    在电梯里面,他不是没有认出她,而是故意要给她难堪,他给她的痛才刚刚开始。

    这个曾经害得他痛不欲生的女孩终于回来了。

    看来在她离开的这十年来,右家人的口中已经没有了右夏这个名字。

    佣人打量了一番右夏,又扫了一眼她手里拉着的行李箱。

    “小姐,您是先生的亲戚吧?”

    “不,我是右家的大女儿,右可心是我的妹妹。”

    佣人来这里已经八年了,还真的从来都不知道右家还有另外一个女儿的存在。

    “小姐……”

    不等佣人把话说完,便听见一道女人的声音传来:“张嫂,怎么了?”

    右夏顺着声源看过去,这个女人正是白玉。

    随后,右夏弱弱地喊了声:“妈……”

    “哎呦!怎么?在德国混不下去了吗?知道回来了?是回来赎罪的吗?”

    面对着刁钻的白玉,右夏知道,她这次回来,是不受欢迎的。

    但她也没想要回来,如果不是右可心打电话让她帮忙的话,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的。

    右夏解释:“妈,是小妹有事求我,所以才打电话给我,让我回来的。”

    白玉接着嘴不饶人:“小妹?你还知道可心是你小妹呢?如果不是你,十年前,她会自杀吗?啊?到了现在,她的手腕上还有一道疤,看着都让人心疼,全都是你这个扫把星造成的!”

    “妈,那件事情……”

    不等右夏把话说完,白玉已经不想再听她解释什么。

    “该说的话,十年前都已经说完了,你还回来做什么?可心有什么事情会求你?你不要找借口想要回这个家,这里不欢迎你,赶紧给我滚!”

    从小到大,每当右夏踏进右家的门,没有一次不是胆战心惊的。

    可是却没想到,有一天,她连踏进去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好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了。

    就在她正欲转身的瞬间,却有另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等等!”

    右夏知道,这是右敬霆的声音。

    难道他还嫌白玉说得不够难听?想再狠狠地批斗她一番吗?

    无所谓,她早已习惯,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白玉啊,孩子既然回来了,就让她进来吧!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年了,你怎么还耿耿于怀呢?再说了,可心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

    白玉马上对着右敬霆,问道:“右敬霆,到底谁是你的女儿?”

    “两个都是我的女儿!”

    “右敬霆,你……”

    “好了,张嫂把门打开,让大小姐进来。”

    虽然右敬霆发号施令了,但是佣人似乎还是有所顾虑,又看向了白玉。

    白玉冲着佣人凶道:“还看着我做什么?先生让你开门,难道你的耳朵聋了吗?”

    说完,白玉便气愤地转身,折回到了别墅里面。

    比起白玉,右敬霆的态度和蔼许多:“右夏啊,你妈的脾气就那样,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是看见可心手腕上的疤难受,所以啊,一看见你,她的气就涌上来了,你别放在心上。”

    “爸,您放心吧!我已经习惯了,不会走心的。”

    虽然右夏的这句话并无别的意思,但是听在右敬霆的耳朵里,却心惊了。

    这些年,右夏在右家也没过几天好日子,她表面上是右家的大小姐,但实际上,她并没有被善待过。

    虽然家里面有佣人,但是右夏的待遇有时甚至还不如那些佣人。

    至少佣人不会被白玉毒打,也不会被白玉辱骂。

    没有办法,这也只能是她的命。

    右夏同右敬霆一起来到了书房。

    “右夏啊,爸爸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右夏只是轻应了一声:“哦。”

    因为她不觉得右家的麻烦同她有任何的关系。

    右敬霆接着说:“你是爸爸的女儿,右家的一份子,如果家里有需要,你愿意帮这个忙吗?”

    “爸,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您和我这么拐来拐去的,我有些头晕。”

    “那好,爸爸就直说,这件事情我是让可心帮忙的,但谁知道,这孩子没把事情办好,还给办砸了。”

    右夏当然知道右敬霆口中说的是什么事情。

    “右夏……”右敬霆继续说着。

    如果她不答应的话,不知道右敬霆会不会急火攻心?

    这十年来,她几乎是与右家脱离了关系的,人身独立,经济也独立。

    什么家世显赫?什么实力雄厚?她统统没有。

    静默了一会儿,见右夏一直没有回应,右敬霆便再开口:“右夏,你能帮爸爸吗?”

    右敬霆哪里知道?今天她刚刚帮了右家,而且她也根本就没有见到那个相亲的人。

    “爸,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有些困了,想先回房休息一下。”

    说完,右夏便从沙发上站起身。

    “右夏啊,这样,你的房间现在正被占用着。”

    她的房间被佣人住着,一点都不稀奇。

    她的房间本来就是和佣人的等级是一样的,并不在楼上,而是楼下再简陋不过的客房。

    甚至室内连一套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但右敬霆接下来的话,让她痛心极致。

    “右夏,你的房间因为一直都没有住,所以就当仓库了。”

    仓库?她的房间竟然不是被佣人住着,而是直接变成仓库了?

    “右夏,我现在就让张嫂把那间房间整理出来。”

    右夏的声音是失落的:“不用了,我自己去整理就好。”

    说着,右夏便马上转身,离开了书房。

    见右夏肯帮他,坐在沙发上的右敬霆不禁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

    佣人大概是根据那个“右”字判断出来的。

    亲戚?明明是女儿,现在竟然变成了亲戚。

阅读男左与女右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小清欢邪王宠妻要上天仙侠之剑君临天极品妖孽小村医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