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身上连一毛钱都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找人。”

    伴随着右夏话音的刚一落定,服务生便仔细打地量了一番右夏那高颜值的面容以下……

    虽然右可心割腕留下疤的那只手上带着手链,但右夏还是看到了那道骇人的疤痕。

    不知为何,她的心却揪在了一起。

    接了右夏之后,他们便直接去了相亲约好的那家咖啡厅。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的右可心还不等回过神来,右夏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右夏的突然发声,把右可心的思绪拉了回来。

    如果不知道相亲的对象是谁,右夏说不定会很轻松。

    可是她不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毕竟左彬弦打过电话给她,如果让他见到她,真的不敢想象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想着,她的心里就愈发的不能平静。

    过了许久,她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深深地倒吸一口气,放轻松地从车上下来,踏进了那家咖啡厅的大门。

    服务生向着高颜值的右夏迎面而过来:“请问小姐几位?”

    十年了,没想到自己还是又站在了这片沃土之上,她激动得有些胸涛澎湃……

    刚下飞机的她,不只是素面朝天,甚至还有些疲惫不堪,但她的美却还是那般的难以掩饰。

    右可心很准时地等候在了机场。

    见到右夏,左可心不觉有些大惊失色。

    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右夏竟然比十年前还要漂亮许多,虽然她穿得异常朴素,但那却还是难以掩饰她那独有的气质和美艳的容貌。

    “因为姐的变化太大,小妹自然要多看一会儿。”

    两个人见面并没有姐妹久别重逢的兴奋感觉,倒是比十年前生分了不少。

    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来这里消费的有钱人。

    右夏是一位落魄的千金小姐,让人觉得寒酸是在所难免的。

    但是右夏却机敏得很,服务生看她的眼神,她一下子就能够识破,他是嫌弃她的穿戴太寒酸,不像是来这样的高档场所喝咖啡的,说得再难听点,就是她不配出现在这里。

    右夏向着来者看了过去……

    一张极为普通的陌生的面孔浮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来这相亲还是层层把关的。

    见右夏没有回应,来者便又重复地问了句:“您好!是右可心小姐吗?”

    如果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左彬弦说不定根本就不会见她,那么替右可心相亲的事情也就会“砰”的一声,化为泡影。

    想着,右夏只是点头回了句:“是的。”

    “右小姐,嗯……这样,耽误您点时间,您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里面通报一声。”

    通报?呵,左彬弦的架子倒是够大。

    不就是一次相亲吗?至于这样吗?

    又不是见皇上,还什么通报一声。

    但右夏无奈,也只能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两分钟后,那个通报的人又向她走过来:恭敬地对着右夏出声:“右小姐,请您随我来。”

    这家咖啡厅,她不是没来过,十年前,安美汐曾请她到这里喝过一次咖啡。

    但以前的装修和现在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现在明显全然的豪华版装潢,应该是换了老板吧?

    只不过是一家咖啡厅而已,装得像皇宫似的,似乎有些太奢侈了,看来有钱真的任性。

    到了一间包厢的门口,男子停下脚步,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一边说:“右小姐,请!”

    该见面的,还是要见的,右夏强迫着自己,让自己淡然一些。

    尽管左彬弦有可能会冲着她大发雷霆,但是她也要忍着。

    从前呆在右家的那些年,整日都面对着白玉和右可心,她又何尝不是与狼共舞?

    这一次的她,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想着,她毅然地推开了包厢的门……

    但让右夏感到意外的是,包厢里面根本就空无一人。

    下一秒,身后的男子再次出声:“右小姐,请您去里面稍等左总一会儿。”

    左总?一个左姓让右夏的心跳顿时加速。

    这个令她敏感的“左”字,顿时让她胡思乱想起来……

    但很快,她就收回了思绪,她怕什么?不就是替人相亲吗?

    右夏暗暗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迈开了步子,走进了包厢。

    男子随手把门关上,右夏被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

    空空的房间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安静得让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声。

    虽然桌上摆着咖啡和点心,但右夏还哪有心思享用?

    再说,她还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现,被看见她这般吃相,多难堪?

    她也不敢乱吃乱喝的,万一里面被下了药怎么办?

    她的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该不会是右可心设局把她故意骗到这里……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仍然没有人进来。

    就在她刚准备站起身的时候,便听见推门的声音。

    还是刚刚的那名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右小姐,不好意思,左总因为临时有事,所以不能过来了。”

    只是一句临时有事就爽约了,她可是大老远从德国飞回来的,好吧!不见也好。

    接着,右夏只是点头说了句:“哦。”

    右夏从包里拿出笔和纸,在上面快速地写了几笔,对折之后,站起身,走向男子,递了过去:“把这个递给你的主子,呵,走了!”

    随后,右夏毫无留恋地从男子的身边擦过,洒脱地走开……

    等她走后,男子这时才好奇地把字条展开,只是看了那么一眼,脸色就已经被吓得煞白。

    在原地怔怔地站了好一会儿的男子,不等转身,便已经听见身后传来的一道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她走了?”

    男子猛地回过身,那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俊脸已经浮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男子随后立即回应,话语间夹杂着些许的磕绊:“啊,是,右小姐刚走,这……这是她留给左总的字条。”

    说着,他用那双有些颤抖的手把右夏留下的那张字条恭敬地举到了左彬弦的面前,随后,便稍稍低下了头,静等左彬弦的大发雷霆。

    左彬弦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张字条。

    而是用那双异常好看的凤眼淡淡地瞥了一眼字条上的内容,随后便没有任何留恋地把视线从字条上移开。

    看上去,他是那般的风轻云淡,从他的脸上丝毫觉察不到有任何的异样。

    虽然他只是淡淡地瞥了那么一眼,还是让他洞察出右夏写字时的力道足够大,几乎把纸面戳破,她还是以前的习惯,写字只用钢笔。

    她竟然如此嚣张,这几个大字的确是她的笔迹:“见鬼去吧!!!”

    “左总,这件事情要不要打电话给右敬霆?”一旁的男子胆战心惊地出声。

    左彬弦只是动了动唇角:“不急,来日方长。”

    男子不知道左彬弦和右家的这位千金到底有什么渊源,但看左彬弦的样子,似乎暗藏杀机。

    右夏从咖啡厅里走出来后,右可心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

    她落下车窗,看向窗外:“姐,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右夏拉开车门,坐进了右可心的跑车里面。

    “相亲当然快了,又不是结婚。”

    “你看见那个人了吗?长什么样?是不是一大叔?一定很丑吧?”

    既然是替右可心去相亲,她总不能说没相成吧?而且右夏不懂,明明相亲的对象右可心是认识的,但看上去,她还不知道相亲的对象是谁。

    “可心,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吗?”

    “姐,我当然不知道了,爸只说是能够帮到他的人,没说别的。”

    看来右可心真的是被蒙在了鼓里。

    右夏只是轻应了一声:“嗯。”

    “姐,那个人是不是长得惨不忍睹?唉!还好让你替我去了,否则一定会让我三个月吃不下饭的,对了,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反正他是没看上我。”

    这样的结果右可心像是早就已经料到一般,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嗯,很正常。”

    右可心扫了一眼右夏,就只是看她身上穿得这么寒酸,也不会被人看上的,也真是的,活到二十几岁了,连件象样的衣服都没拥有过……

    片刻之后,右夏接着说:“送我回家吧!我有些累了。”

    右夏的声音让右可心猛的回过神来。

    “右夏,我和男朋友已经约好了,要去看电影的,你看这时间都已经来不及了,你能不能……”

    右可心过河拆桥的动作还真的是迅速,右夏早就应该想到她会这样做的。

    右可心之所以等在这里没有离开,只是因为她想知道相亲的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亲的结果又是怎样的,至于右夏,她根本就不关心。

    即使右可心这样对她,她也依然半点的脾气都没有,对于这些,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右夏立刻拉开车门,下了车。

    就在右夏准备转身离开时,右可心像是想到了什么。

    接下来,右可心的语气带着肆无忌惮的嫌弃:“哎!右夏,把你放在我车里面的行李箱也顺便拿下去吧!我可不想把自己弄得像是要离家出走似的。”

    她如果不说,右夏倒是忘了行李箱的事。

    “帮我开一下后备箱,我把我的箱子拿下来。”

    随后,后备箱被打开,右夏把拉杆箱拿了出来,关好后备箱。

    后备箱被关上的瞬间,右可心的车子立即离开。

    这时的右夏才发觉自己身上只有欧元,连一张最小面值的人民币都没有。

    右可心还真的是个好妹妹,明知道她从德国回来,刚下飞机,身上不会有钱。

    坐地铁,没有钱;坐出租,没有钱;坐公交,还是没有钱。

    就连看见路边闲置着的共享单车,她也只能是望尘莫及。

    还好身上有部手机,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被接听,里面传来了一道懒懒的女生声音:“喂……”

    “是安子吗?”

    “哦,我是安美汐,请问你是谁啊?”

    “我是右夏。”

    “右夏?有事吗?”

    “我现在身上没有钱,就是人民币,所以……”

    “嗯?你不是在德国吗?需要人民币吗?”

    “我现在在北京……”

    “在北京?你怎么回来了?”

    安美汐说话的语气把她吓了一跳,在她去德国的时候,是她主动帮了她很大的忙,否则她是不可能出国的。

    可是现在她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她不再像十年前那样的热情,总之感觉有些怪怪的。

    过了两秒钟,右夏才回应:“我回来有点事情。”

    电话里传来的是安美汐试探的声音:“哦,你这次回来,还回德国吗?”

    犹豫了片刻,右夏才开口:“这个……我还没有想好,想先在北京呆上一段时间再说。”

    “你回来的事情,别人知道吗?”

    “只有可心知道。”

    “你把位置发给我,我现在就开车过去。”

    “好。”

    安美汐和左彬弦从小就认识,右夏是通过左彬弦,才认识的安美汐。

    安美汐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大大咧咧,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的一个女孩。

    她从小到大,最理想的职业是演员。

    十年前的她,有着是强大的家庭背景和实力的,但是后来,在右夏出国不久,安家在经历了一场变故之后,家里落魄了,她凡事开始靠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她真的演变成了内地一线明星。

    她的职业似乎与她的性格反差太大,但她的演技绝对是一流的。

    挂断电话后,右夏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钟了,早晨八点钟下的飞机,到目前为止,还是滴水未尽。

    等安美汐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这种事情,右夏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无所谓!

    “您好!是右可心小姐吗?”另一道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阅读男左与女右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