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科学炼巫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毒也是物质,不同的毒由不同的物质组成,物质与物质之间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产生的可能是更毒的物质,有可能产生的是无毒有益的物质,也有可能在变化过程中就失败了,产生的是一些无用物质。”

    葛赤三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本书,那笔记本就是很旧的黑壳笔记本,书的书页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林启明心中没有怨恨,他知道自己的母亲都不怨恨,又是上一代人的事,自己又何必怨恨一个和自己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他心中有的只是一道坎,一道难以跨越的坎。

    “巫术看上去诡异万分,其实也是有迹可循,大多数都是借用的巫毒。毒分三类,动物之毒,植物之毒,金石之毒。一般巫师运用的动物之毒多为直接驱使动物,称之为蛊。而植物之毒多为液体,金石之毒多为粉末……”葛赤三一一解说到,说完之后又面容得意的说到:“其实动物之毒、植物之毒和金石之毒可以相互发生化学反应,从而产生一些更为独特难见的毒。”

    “化学反应?”

    是药三分毒,白巫术是用巫毒就人,那巫毒的毒性更大,要用来杀人的话可以是人分分钟命丧黄泉。黑巫术大多诡异,都是用来取人性命,但只要用的正,一样也可以救人。

    只不过学黑巫术的人大多都是奔着害人而去,不然他怎么会选择学习常用来伤人的黑巫术而不学救人的白巫术呢?

    “姥爷我知道,巫术好比一把双刃剑,心正之人用来救人救国,心邪之人却用来滥杀无辜。”

    “怎么?你觉得姥爷是古董,不应该知道化学反应。”

    葛赤三青年的时候是名牌大学毕业,只不过由于家庭成分不好,加上自己又喜欢倒弄一些巫毒之术,所以他才没有好的单位要他,他只好回家务农。

    不要说化学这一门学科,其它的数学、地理、物理也是对其有相当高的研究。

    葛赤三也是一位天才,他并没有师傅,只不过得了一本巫术残篇。他利用学习过化学与书上的知识相结合,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巫毒,所以他才在没有外人指点的情况下走一条不同的巫毒之路,成为一代巫术宗师。

    宗师,并不是说你有多厉害就能被称为宗师,而是开创一种流派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宗师。葛赤三将巫毒与科学相结合,他当然能被称为宗师。只要他能给将自己的所学所会传授出去,发扬光大,他就是一位大宗师。

    葛赤三知道自己命不久已,他有自己的打算,就算今天林启明不回来,他过几天也会去寻林启明。他检验林启明现在练到了什么境界,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他是不会传巫毒之术的。

    他本以为林启明的血最多只能初步滋养哪些处于半死状态的蛊虫的,哪知一滴血竟然将所有的蛊虫都唤醒了,完全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要求,先是吃惊,再是激动,一口就许下了要将自己所学全部传给林启明。

    “巫术分为白巫术与黑巫术,白巫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祈求福佑的,而黑巫术则是用来害人杀人的。”

    “外公学的是白巫术吧。”

    “嗯。”葛赤三说完之后又道:“我学的大多都是用巫毒救人之术,虽然是救人之术,但可以也害人,今日我传与你之后,希望你不要迷失本性,用巫毒害人,要知道害人者终是害自己。”

    “你能明白就好,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但我怕……”葛赤三话还没说完,林启明就明白了葛赤三的顾虑,于是说到:“姥爷你放心,我不会的。”

    葛赤三的顾虑其实是怕林启明因怨恨而用巫毒之术去伤害他自己的父亲,到头来害人害己,悔恨一生。

    他把手中的笔记本传递给了林启明,说:“这上面记载的都是我的心得,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葛赤三将化学与巫毒相结合,通过自己的常年实验,他总结了许许多多的经验,将这些经验写在了一个小本子上。

    这个本子就是一般的笔记本,但里面的知识却价值千金。

    “这本是我早年机缘巧合得到的,我最初的巫毒之术就是在这本书中学的。这本书只是一本残篇,里面记载的大多都是各种奇闻毒物,并没有多少使用方法。”葛赤三说到,说完之后又说:“今天我把这本书传给你,算做我把巫毒之术正式传给你。”

    这本书基本上已经被葛赤三研究透了,他把这本书传给林启明只是一个象征意义,就好像收亲传弟子之后会把门派的镇派之宝传给徒弟一样。

    林启明接过书,说:“姥爷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学习,不会让你的心血失传的。”

    “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就当作学一门防身的功夫。”葛赤三呵呵一笑,说完之后又说:“你戴的那个吊坠正是和这书一起发现的,想必那是白巫师用来祈福的,所以一直让你佩戴保你平安。”

    林启明发现了那吊坠的异变,他不知是何原因,所以并没有把那是告诉葛赤三。

    葛赤三又与林启明讲了许多,但最多的不是巫毒之术,而是告诉他人不应该因为眼界而局限,应该学会从各个方面思考问题。一旦想到了什么就应该马上去实践,看自己的想法究竟是对还是错。如果错了就要思考自己为什么错了,是哪里错了。

    葛赤三传给林启明的不止是巫毒的使用方法,更多是如何自己学习创新巫毒的使用方法,所以教的不是知识,而是传授的一种理念。

    最好的教育不是教知识,而是教理念。

    葛赤三因为家庭成分和各种原因没能留在城里工作,而是一辈子窝在大山中,为了家庭也很少出山与外人交流,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农民。但他有一颗求知心、创新心、实践心,更知道如何教育晚辈。

    如果他一直留在大城市里,教书的话一定是一个大教育家,做科研的话一定会是一位大科学家,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假如。

    他们两人聊得很晚,最后葛赤三将瓶子的蛊虫给了林启明,告诉他如何用自己的血喂养,将其培育成为自己所用的蛊虫。

    林启明接过笔记本,翻开面壳,里面的纸张虽然很完整,连一道折痕都没有,但纸张泛黄,所以这个笔记本有一些年头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毒的名称与用法,还有蛊虫的培育方法。

    本来林启明以为自己会看不懂,但里面有许多毒的用法都用化学的方式解释的清清楚楚,而培育蛊虫的方法则是用的生物学,林启明用自己所学学的化学与生物知识就能大概的看懂三四层,如果给他一定的时间,他一定能看懂更多。

阅读格物求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洪荒之血海大魔尊[综英美]跪下!叫爸爸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