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加特帝国

第五百零三章

  • 作者:机械化粗实才
  • 分类:玄幻魔法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5120

加特先检查了这个人的身体,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但加特相信别西普是不会骗他,至少在这件事上,别西普没有理由骗他。

用最普通的办法不行,那么加特只能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了。

加特也有想过找其他人来着,可想来想去,还是哲姆?克林最为合适。

在加特身边,跟加特的关系刚刚好,既不是太亲密,也没有太疏远,还是克林家族的子弟,基于这几点,加特只能选择他。

“这人没有死。”

加特:“真想知道啊?”

“想。”哲姆?克林连忙点头。

“跟你说也行,但你被到处瞎说呀!”

“姐夫,你没开玩笑吧!是不是死人我不知道吗?我背了一路了。”此时的哲姆?克林有点害怕了。

“把这人放平,随便把衣服脱了。”

哲姆?克林抱住自己的身体,“姐夫,你是我姐夫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加特以前就知道哲姆?克林不着调,没想到他这么不着调,“我是说脱他的衣服,谁让你脱衣服了,快点。”

“哦。”脱别人的衣服,哲姆?克林到是不排斥。

哲姆?克林扛着一具尸体来到了加特的面前,“姐夫,这是你要的。”哲姆?克林看加特的眼神非常怪异,夹杂着很多排斥。

面对这样的眼神,加特一巴掌就拍了过去,“赶紧把人放下,不嫌味呀!”

“是挺味的,姐夫,你要这尸体干什么?”

“不该问的别问,你在我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姐夫,我这不是好奇吗?如果你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

“放心吧!姐夫,我不会的。”

其实加特心里一直在权衡让不让哲姆?克林知道,因为一旦哲姆?克林知道了,一定会牵扯进这件事中。

加特拿出了匕首,在这个人的皮肤上划了一刀,有近乎于黑色的血液冒了出来。

这很像是死人身体里的积液,但问题是死人是不会流血的。

“你看出问题了吗?”加特问道。

哲姆?克林:“姐夫,你知道的,我不聪明,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了,你别考我呀!”

“这人死了几天了。”

“五六天….我明白了。”哲姆?克林是反应慢了一点,但还不至于完全不开窍,“难道这个人真的没有死吗?”

加特:“我跟你说什么呢?不但是这个人没有死,最近几天那些所谓病死的人,都没有死。”

“那赶紧救人啊!”

“救人?哪那么容易,要是能救我早就救了,我会秘密做这件事吗?”

哲姆?克林开始后悔了,他发现这件事太大了,“姐夫,难道教廷也没有办法吗?”

“我说教廷的人,压根就没有发现你信吗?”

“这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教廷的人并不知道,不然教廷的人员中也不会有人病死了。”

作为一个从小在贵族环境下长大的人,哲姆?克林深知有些事一旦参与了,就没有退出的可能。

“姐夫,这是谁干的?”

一句话就问道重点了,哲姆?克林这一问,到是让加特刮目相看啊!

但是加特不能说,有些秘密,加特可以让哲姆?克林知道,因为加特想通过哲姆?克林的嘴传播出去,但有些秘密,加特就不能让哲姆?克林知道,尤其是关于别西普的事。

别西普的事要是传出去,加特真就成了过街老鼠了。

“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亡灵吧!”

“那怎么不说呢?”

“我怎么说,我跟你说的时候你信了吗?他们要是问我,我怎么知道的,我怎么解释啊!我的处境很艰难,也非常敏感。”

哲姆?克林:“那姐夫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好奇心太重,真是不讨喜,加特已经被问烦了,但加特又不能不说清楚,不然就有可能弄巧成拙了。

“我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就有一张纸条出现在了我的枕边,纸条上记载的就是这件事。”

“姐夫,你没有开玩笑吧!”

“我也想。”这个理由虽然扯,但绝对说的过去。

哲姆?克林:“姐夫,那我们怎么办?”

“把这些所谓病死的人先集中起来,至于其他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如今的帝都真是太乱了,这件事交给你了。”

前面那些话,哲姆?克林都勉强可以接受,但加特这最后一句话,哲姆?克林就接受不了了。

哲姆?克林好奇心很重,但不代表哲姆?克林就想要承担。

“姐夫,我难挡大任的。”

“就是让你把这些人集中起来,有什么难的,你当他们是死人吗?”

“可问题是他们不是啊!”知道和不知道,完全不是一回事。

加特:“今天晚上的事,肯定已经被一些人看在眼里了,我让其他人去处理,反而不合适,你去处理最为合适,辛苦你了。”

加特都这么说了,哲姆?克林也不好说什么了?

“知道了,那姐夫我走了。”

“等等,把这个人扛回去吧!”

“姐夫,我怕。”扛死人,哲姆?克林不怕,但扛这个不知道死没死的人,哲姆?克林真的怕。

“快点…”加特忍不住的催促了,如果哲姆?克林再磨叽,加特就要骂人了。

最后,哲姆?克林没办法,他只能把人扛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哲姆?克林越想这事越不对劲,这事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这一夜哲姆?克林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哲姆?克林就来到了麦恩?克林的门外,“曾曾祖父,我有件事跟你。”

“进来。”

…………….

皇廷的魔法阵,已经被教廷的人员修复好了,塞勒斯要召唤凤凰了。

如果加特不知道塞勒斯跟真主教的人有关系肯定不会多想,但现在加特知道了,就不由得开始多想了。

塞勒斯跟真主教的人联系,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事呢?毕竟真主教一直想破坏魔法阵,而塞勒斯是主持召唤的人,这一切都太巧了。

塞勒斯,把装有加特血液的瓶子拿了出来,把里面的血液,滴进了魔法阵中。

整个魔法阵,开始发光了。

加特没想到,自己的血液也有作用,不是说要若昂伊凡家族的血液吗?

红光一闪而逝,突然位于魔法阵中心的塞勒斯突出了一口鲜血,半蹲在那里。

施拉姆第一时间冲了过去,“怎么了?”

“我们失败了。”

“难道那个文献不对。”施拉姆有了一些猜测,以塞勒斯的实力,如果文献是对的,那么这次召唤就不可能失败,“加特,你给我过来。”

加特慢慢走了过去,“我说,施拉姆,你能不能放尊重点。

就算我是一个傀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应该给我一点面子吧!”

“我们失败了。”

“不是,你们失败了,也不能怪我呀!”

“召唤的仪式和过程,都是你给的。”

加特:“是我给的没错,但是我没有动过什么手段,这个你们应该知道啊!”加特身边从来不缺少教廷的人。

这些教廷的人,一直在明目张胆的盯着加特。

塞勒斯:“施拉姆,你冷静一下,也许这事真的不怪圣子,那个文献本身就是有残缺的。”

装,你接着装,这是加特当下最真切的一个想法。

塞勒斯,演得挺像那么回事的,可塞勒斯的问题就是,太像那么回事了,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强者吧!表现太过柔弱了。

还帮加特说好话,加特要换做是塞勒斯,面对同样的事,才不会这么做呢?

“失败了,我们再试一次吗?”

施拉姆:“你告诉我怎么试?这个方法就是错的。”

“这个方法错了,那就再找别的办法,召回凤凰是因为凤凰被真主教的人掌控了,可我们现在不是没跟真主教发生什么大的冲突吗?真主教面对我们的时候,不会出动凤凰的。”

“等他们出动了,一切都晚了。”

加特:“那是你的事。”

“你是教廷的圣子。”

现在知道加特是教廷的圣子了,早干嘛去了。

塞勒斯:“好了,一人都少说两句,受伤的人是我吧!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施拉姆,你跟人学学。”说完加特就走了,这见好就收,否则会吃亏的。

回到自己的住处,加特让司拉?安鹿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人之后,加特才拿出了那个装有若昂伊凡家族血液的瓶子,加特知道早晚有一天,这瓶子里的血液会派上用场了。

“司拉?安鹿,那个提供血液的人,还在帝都吗?”

“这个时候没人能离开帝都。”如果能离开,司拉?安鹿早就离开了,又怎么会跟着加特呢?

加特:“能让他消失吗?”唯一才显得珍贵,加特想成为那个唯一拥有若昂伊凡家族血液的人。

“那个人是我的朋友。”

朋友?司拉?安鹿的朋友,司拉?安鹿都这么大岁数了,想必司拉?安鹿朋友的年纪也不小了。

这个年纪的老人,在帝都之内,真的不多了,想找还是相对容易的。

“行,我不为难你了,你下去吧!”

“谢王首。”

司拉?安鹿刚走不久,麦恩?克林就找到了加特,“王首,那些尸体,我们克林家族已经集中起来了。”

…………….

加特慢慢走了过去,“我说,施拉姆,你能不能放尊重点。

就算我是一个傀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应该给我一点面子吧!”

“我们失败了。”

“不是,你们失败了,也不能怪我呀!”

“召唤的仪式和过程,都是你给的。”

加特:“是我给的没错,但是我没有动过什么手段,这个你们应该知道啊!”加特身边从来不缺少教廷的人。

这些教廷的人,一直在明目张胆的盯着加特。

塞勒斯:“施拉姆,你冷静一下,也许这事真的不怪圣子,那个文献本身就是有残缺的。”

装,你接着装,这是加特当下最真切的一个想法。

塞勒斯,演得挺像那么回事的,可塞勒斯的问题就是,太像那么回事了,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强者吧!表现太过柔弱了。

还帮加特说好话,加特要换做是塞勒斯,面对同样的事,才不会这么做呢?

“失败了,我们再试一次吗?”

施拉姆:“你告诉我怎么试?这个方法就是错的。”

“这个方法错了,那就再找别的办法,召回凤凰是因为凤凰被真主教的人掌控了,可我们现在不是没跟真主教发生什么大的冲突吗?真主教面对我们的时候,不会出动凤凰的。”

“等他们出动了,一切都晚了。”

加特:“那是你的事。”

“你是教廷的圣子。”

现在知道加特是教廷的圣子了,早干嘛去了。

塞勒斯:“好了,一人都少说两句,受伤的人是我吧!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施拉姆,你跟人学学。”说完加特就走了,这见好就收,否则会吃亏的。

回到自己的住处,加特让司拉?安鹿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人之后,加特才拿出了那个装有若昂伊凡家族血液的瓶子,加特知道早晚有一天,这瓶子里的血液会派上用场了。

“司拉?安鹿,那个提供血液的人,还在帝都吗?”

“这个时候没人能离开帝都。”如果能离开,司拉?安鹿早就离开了,又怎么会跟着加特呢?

加特:“能让他消失吗?”唯一才显得珍贵,加特想成为那个唯一拥有若昂伊凡家族血液的人。

“那个人是我的朋友。”

朋友?司拉?安鹿的朋友,司拉?安鹿都这么大岁数了,想必司拉?安鹿朋友的年纪也不小了。

这个年纪的老人,在帝都之内,真的不多了,想找还是相对容易的。

“行,我不为难你了,你下去吧!”

“谢王首。”

司拉?安鹿刚走不久,麦恩?克林就找到了加特,“王首,那些尸体,我们克林家族已经集中起来了。”

“没有。”哲姆?克林很诚实,没看出来就是没看出来。

“你不学无术。”

阅读加特帝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