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反击之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顾王的顾虑,纳兰衍看在眼里,他一句话也没说。

    承诺只有在兑现的时候才能体现价值。空口无凭,日久见人心。

    纳兰衍颔首,李贵妃这一招也高,乘胜追击,一定能够打的二王爷母子措手不及。

    他想坐山观虎斗,短期内,如今都城大乱,是不会有人注视着他。

    顾王在边关打胜仗,这些年能够在皇上手里保全性命,靠的当然不止一身蛮力,他只消一想就明白了纳兰衍的意思。

    顾王终于不肯退缩,转而帮助自己,纳兰衍知道都是为了顾盼。

    他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玉佩上刻了一个齐字。

    齐王是二王爷的封号。

    对着这个准女婿,他心里的欣赏又加了几分,可是这欣赏越多,他心里的后怕也越深。

    伴君如伴虎,这些年,他深深的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可是如今刚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他察言观色,论谋略,论城府,这个刚过二十的年轻男子比起皇上,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后,纳兰衍会怎么对盼儿,对自己,顾王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他只想找个书生做女婿,没想到女儿注定了没法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顾王满不在乎,和纳兰衍结亲,那么就会卷入夺嫡之争,比起身家性命而言,一点点流言又算得了什么,“你留下吧,我是武将出身,没那么多讲究,只要你发乎情,止乎礼,别人要说什么就让他说去,我不会放在心上。”

    纳兰衍含着笑,“多谢王爷成全。”

    顾王看着纳兰衍,眼前的男子眉眼很像皇帝,温厚的眉眼之下掩藏着几不可闻的城府与心机。

    如果当初青煜太子不死,现在纳兰衍便是都城年轻一辈中最尊贵的。

    以前他大意了,竟然从未觉察过,不过现在,他叹了一口气,“如今都中就要不太平了,今天既有刺客上门行凶,我们便不能任人宰割了,为今之计,不如就由我报给皇上,请皇上做主。”

    “王爷,您看,这是从刺客衣服中掉落出来的。”

    顾王接过来一看,随即皱起眉头,“绝不可能是齐王,刺客行凶,绝不可能带上象征身份的器物,所以,绝不会是二王爷。”

    “王爷若是为难,不用勉强自己,”

    顾王挥了挥手,“我这一生,只得一女,所求也只为她,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如果她不愿意,或者他日你另有他人,你可不可以放她离开。”

    纳兰衍想起来前一世,他放过了她,却没办法放过自己,所以后来她回来,他赐她出家。

    可是,就在刚才。

    她纤细的身影朝他扑过来时,他心里充满了疼痛和恐惧。

    那一刻,一股懊恼涌上心头,他想,只要能让她安然一生,便是许嫁他人,他也是愿意的。

    “好。”他含着笑说道,唇边的笑容带着一丝苦楚,随即迸射出奇异的光彩,“王爷担心的这一天绝不可能存在。”

    顾王的心落下了一半,另一半仍然悬着,“明天一早,我让侍卫去通知顺天府尹,将三名刺客的尸体和这腰牌一起交给他,至于如何论断,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纳兰衍躬身告退。

    天色渐白。

    一夜已经快要过去。

    他朝着盼园所在的方向看着,那里有他最牵挂的人。

    他会保护她,至于那些伤害他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纳兰衍回了书院。

    “公子,我们明日走吗?”阿沁小声的问道。

    纳兰衍摇了摇头。

    顾盼没好,他是不会离开的。

    不过今天的赐婚,和遇刺,只怕很快就会传入母亲耳中。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复杂。

    顾盼已经醒来,她动了一动,肩部牵扯到伤口,有些疼痛。

    珠珠一直守在一边,看见顾盼挣扎着想要起来,忙轻轻的将她按住,“军医伯伯交待过,说要郡主好生养半个月,叫这半个月都不要动。要什么,只管吩咐就是。”

    珠珠眼睛红的像两个桃子。

    顾盼笑了笑,“傻丫头,我又没死,哭什么。”

    珠珠道,“你还说,军医说了,你这箭伤极深,若再往左偏个半寸,只怕大罗真仙也难救,娘骂了我半日,说我怎么没拉着你。”

    顾盼一笑,扯动了伤口,,惊呼一声,她忽然想起那一日,她起身撞向他的胸口,他当日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来。

    她当时就觉得他忍耐力强,没想到,他原来也是习武多年,想当初,她还嫌弃他,现在想来,真是惭愧不已。

    “我没事了,珠珠,你去睡一会,唤了阿风过来陪我。”珠珠还待坚持,却也打了四五个呵欠,终于去换了阿风阿霜过来服侍顾盼,这才去歇息了。

    大约天亮时分,顺天府尹就进门,抬走了三名刺客的尸体,顾王和纳兰衍亲自去府衙走了一趟。

    因为清城郡主受伤。

    而刺客身上全部携带了象征着二王爷身份的腰牌。

    所以,这一件事情就报到了皇帝面前。

    案件越来越复杂。

    都城的留言蜚语也越来越离谱。

    顾盼与昌郡王私定终身的流言早已经随着圣旨的赐下而不攻自破。

    现在流传最广的便是二王爷为夺皇位,陷害四王爷和顾王府,如今事情败露,为泄私愤,所以上门行凶。

    刺客已死,有物证,无人证,顺天府尹不敢盖棺定论,所以这事情便一直拖着。

    纳兰衍从顺天府衙回来的时候,阿沁递过一个包子,“公子,饿了,便先垫一下。。”

    纳兰衍不动声色,接过包子进了马车。

    包子被掰开,里边一张纸条,“云来楼。”

    字迹清秀。显然是女子的字迹。

    纳兰衍掀开帘子,对着顾王说道,“王爷先行,我有些私事。”

    顾王点头,自行离去。

    阿沁驾着马车,“公子,有一辆马车一直跟着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我多绕几条街,甩掉他。”

    “不用了,你直接走,这样反而无人起疑心。”

    他是自私的,如果不能拥有她,他情愿让她青灯古佛,终身不嫁,也没有办法看她另嫁他人。

    他每一次看到那些男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时,他承认他是嫉妒的。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游之疯魔大圣终极僵尸道长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惊魂火锅店星际美食豪门宠婚逍遥梦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