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贵妃娘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样又行了约半盏茶时间,轿子才缓缓的落下。

    珠珠掀起轿帘,扶了顾盼下轿子。

    顾盼掀开帘角,瞥了一眼,一座座巍峨的宫廷。若她与兰若结成夫妻,以后也要被困在这里吗?

    顾盼心里有些阴郁。

    多少女孩子向往这里的荣华富贵,顾盼只觉得这里就像是用黄金打造的牢笼一般。

    顾盼原先还怀疑这两个嬷嬷兴许是假扮的,现在却又九分的肯定,不仅出自宫中,而且还是李贵妃的亲信,她朝珠珠使了一个眼色。

    珠珠便碎步上前,“这是我做的两个荷包,孝敬两位嬷嬷只怕有些拿不出手。”

    两个嬷嬷接过荷包,那荷包针脚细腻,绣图清雅,难得的是分量不轻,两个嬷嬷收了起来,客套了两句,声音倒是客气起来,“多谢姑娘,这荷包很好。”

    她叹了一口气。

    轿子稳稳当当的继续行驶。

    其中有个嬷嬷好意的提醒,“郡主,前面就是承乾宫了。”

    顾盼点了点头,“多谢嬷嬷。”

    此时早已经过了正午,顾盼在府里没有吃午饭,只回盼园时,吃了一碗燕窝粥,珠珠又替她包了一些糕点带在身上,不过天热无水,顾盼也吃不下。

    顾盼离开的时候,兰若一直看着她,心里是无法掩饰的焦躁和忧虑,思虑良久,他终于唤了她,“顾盼。”

    顾盼有些诧异地回头,对上他来不及掩饰的担忧,她心里有些触动,声音也不自觉的轻柔起来,“你别担心,等我回来,再找你习琴。”

    顾盼先回房换了进宫的礼服,来到长寿堂,果然顾老夫人正陪着两个嬷嬷装扮的女人吃茶。

    那两个嬷嬷衣着华贵,面容有些威仪。即便此刻含着笑,略略苍老的脸上也带着三分肃穆。两人看见顾盼,便起身行礼,“见过清城郡主。”

    声音冷冷淡淡的,总给人一种瞧不起人的轻瞥。

    “祖母,那孙女就去了。”顾盼和家人告别,便带了珠珠乘轿离去。

    轿子十分的平稳,也不知行了多久,周围喧嚣的声音渐渐的变成了一种肃穆的宁静。

    顾盼跟着嬷嬷走了进去,并不四下观看,脚下的汉白玉砖石散发着晶晶亮的光芒。

    此事天气炎热,顾盼虽然坐在轿子里,后背早已经沁出一层细汗,此刻踏进宫殿里,一阵凉意扑面而来。

    分外的舒适。

    整座宫殿却让人十分的压抑。

    “贵妃娘娘,清城郡主到了。”嬷嬷的声音在宫殿里格外的清晰。

    顾盼下跪行礼,“臣女顾盼见过贵妃娘娘。”

    此刻,满堂寂静,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李贵妃端起茶盏轻轻的敏了一口,她看了一眼跪着的少女,这才缓缓开口,“你就是清城郡主,抬起头来,我看看!”

    顾盼知道,李贵妃这是故意在找她的茬。

    她微微的抬头,只见贵妃榻上半歪着一个女子,一身紫色的宫装看起来雍容华贵,精致的妆容,眼睛微微的眯着,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可是顾盼却觉得这个笑容带着一丝冷意。

    顾盼挺直腰背,任由李贵妃打量。

    李贵妃也是微微一惊,宫中从不缺美人,可是眼前的少女却带了一种别样的英气,眉宇之间,神采飞扬,娇俏的脸上毫无惧色,十四五岁果然是最好的年纪,但凭着这张脸,便是站在宫中众多美人之中,也难让人忽视,“怪不得我们昌儿在你手上吃亏之后,竟然毫不在意,反而念念不忘,果真是个绝色佳人。”李贵妃轻启朱唇,说道。

    顾盼心里有些纳闷,纳兰昌念念不忘?这又是从何说起?

    “娘娘说笑了,如今都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顾盼顽劣任性,昨日一时冲动,差点误伤了郡王,心里后悔不已,家父为此还罚了顾盼。”顾盼不卑不亢的说道。

    李贵妃慢慢的拨弄着指甲,“清城郡主今年多大了。”

    顾盼道,“臣女今年一十四岁。”

    李贵妃只是随意的问些问题,一直不让顾盼起身,有意要杀杀这个女孩子的威风。

    可是她仔细的看着顾盼。

    顾盼静静的跪在那里,既无怯懦,又无不耐,回答问题也是简短明了,一点也不像都中流传的刁蛮郡主,李贵妃倒是收起了小觑之心。

    这时有內监尖细的声音从殿外传来,“皇上驾到。”

    李贵妃忙起身相迎。

    顾盼也随着宫人再次拜倒,她瞥见一身身着黑色龙纹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男子五六十岁,看起来有些容光焕发,身形矫健,全然不像这个年纪的老者,可是顾盼知晓,这些不过是假象,皇帝近年来开始服食丹药,虽然精神大好,然而这些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不到两年的时间,皇帝身体的便露出败相。

    权势果真是个好东西,一旦沾惹便想长长久久的拥有。

    可是饮鸩止渴,只会加速死亡。

    顾盼半垂着头,想着心事。

    皇帝的目光落在了顾盼的身上。“这丫头是谁?怎么还跪着呢!”

    李贵妃立刻笑道,“你这孩子,还不起来。”

    顾盼起身,抬起头来,对上皇帝,如果仔细分辨,兰若的眉眼有些像皇帝,只是兰若的眉目偏于温和,皇帝偏于凌厉。

    这样的发现让顾盼的目光多了几分清冷,这样的嫡系血亲,却有着最难以释怀的仇恨。

    兰若心里是痛苦的吧,祖父逼死了父亲。逼得他隐姓埋名,有家难回。

    她差点忘了他叫纳兰衍,并不叫兰若。

    以前顾盼并不知晓兰若这两个的含义,后来被佛经熏染了五年,也渐渐的体会了兰若当年的心境,

    兰若两个字出自佛教,指的是寂静处,远离处的意思。这是一种在痛苦中寻求解脱的意思。

    想来只有内心里有着难以释怀的伤痛才会想要寻求远离。

    皇帝看着殿中站着的少女,,一身华贵的礼服,倒生了几分兴趣,“这丫头是哪家王侯的千金,倒有几分胆色。”

    她的心里慢慢的冷静下来。

    几个宫娥缓缓走过,鸦雀无声。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邪王宠妻要上天猫大王系统异界无敌宝箱系统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穿越之惹火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