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茧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双手负在身后,一身象征帝王的黑袍,静静的站在那里,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种帝王之气,不怒自威。

    他剑眉星目,原来也是这样的俊郎不凡,难怪都城的大家闺秀都暗暗的迷恋不已。

    顾盼忙起身跪倒。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顾瑾忠君爱国,扶持社稷,默相机宜,其功甚大,追封为忠武王,另,瑾征战沙场,无嗣而终,朕深感痛惜,特封其女顾盼为清城公主,钦此。”

    顾盼接过圣旨,握在手中,冰冰凉凉的。

    一别三年,她再次归家,再也不是当初离去之时那一种满怀期冀的兴奋。

    三年的逍遥自在,如今留给她的只剩下满心的悔恨和无穷的伤痛。

    风水轮流转,当初那个她看不上的男人已经坐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宝座,而她的父亲含恨而终,留下的一座御赐府邸也落入伯父手中。

    无论是郡主或是公主,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些死后的哀荣也从不是父亲想要的。

    她利落起身,看向了站在宣读圣旨的小内监旁边的那个男人。

    这便是在顾王府教授了她一年的授业先生,如今的九五至尊纳兰衍。她逃婚的时候,他还是以才学冠绝天下的兰若公子,短短三年,他已经荣登九五,君临天下,成为世人敬仰的君王,而她,只能跪在他的面前,仰着头才能看到他居高临下的容颜。

    顾盼直直的看着他,虽然相处一年,可是她那时是小孩心性,从未仔细打量过他的容颜,别后三年,她几乎忘了他长什么样了。

    南国,录安元年。

    秋风吹了整整一夜。

    整座都城看起来寂静而干爽。

    顾王府静悄悄的,在这清冷的深秋里,原本就有些落魄的顾王府更是添了一抹苍凉的感觉,

    顾盼跪在灵堂之前,身着青衫,一头青丝挽成男子的发髻,看起来利落清爽,细看其容颜,却是绝色倾城,只是皮肤略略的有些深色,鬓边也染了几许风霜,像是刚刚结束了长途跋涉,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憔悴。

    她跪在灵前,脑海里浮现着父亲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既然走了,为何还要回来?”

    “郡主,皇上到了!”丫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而她只是无人肯娶的刁蛮郡主,倒贴了嫁妆也嫁不出去的野蛮女,他主动提亲,她却嫌他柔弱书生,决然逃婚,想来,他是计较的。

    他只是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清城公主,后悔么?今日,朕正式册封了乐城表妹为后。”

    乐城县主,是恭宁长公主的嫡长女,是他的嫡亲表妹,算来也是门当户对,亲上加亲,她维持着自己最后的骄傲和倔强,打断了他的话,“如此,便恭祝皇上皇后白首偕老,永结同心。”

    他冷冷的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妥协。

    他喜怒无常,终究是她得罪他在先,更何况如今他是君王,她是臣女,她知道他想让她求饶,只是她骨子里也从不是一个肯将就妥协的普通女孩子,她的血液里有宁折不屈的倔强,她半弯了腰,朗声说道,“臣女领旨,谢主圣恩。”

    他看着她,终于拂袖而去。

    顾盼得罪了皇帝,被赐出家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都城。

    她的伯父伯母不忧反喜,亲情如此凉薄,她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一个自幼跟着她的丫头珠珠随着她。

    京郊的庵堂是一间皇家庵堂。

    她有了公主的名号,自然是待发修行。

    一日三餐自有厨子做好斋菜,有单独的院落,有特定的衣食。

    可是她一向是自在逍遥惯了的,这佛门之地于她而言,不是清净,而是死寂,每日里诵经念佛,不是解脱,而是煎熬。

    她时常看着夕阳将那院子里的一颗香樟树的影子拉的极长,想着当日在都城之中快意恩仇,恣意妄为的日子。

    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就如同她时常挂在唇边的笑容,如今也渐渐的换成了叹息。

    有时候她会想,若是那一日,她没有逃婚,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若她不逃婚,便会成为三宫六院的一个,宫苑深深,比佛门之地好不到哪里去。

    人在成长之中,所遇到的苦难总是越来越多。

    而她的一生会耗尽在这座庵堂里,直到死去。

    她想着儿时随着父亲在边关无忧无虑的日子,那是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她时常会想,若儿时,父亲不是把她带在边关,教她武艺,任她无拘无束的成长,而是将她送到祖母身边,养成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她会像几个堂姐一样嫁人生子,即便丈夫不疼,婆婆不爱,只要熬到儿孙满堂,也可以享受天伦之乐。

    可是,如果真是重来一次,这样的一生真是她想要的吗?

    顾盼不知道,如果可以重来一世,她只想守着一家人长长久久的活着。

    她要父母破镜重圆,她要让那些鸠占鹊巢的亲人赶了出去。

    那一夜,秋风萧瑟。

    绚烂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

    她迷迷糊糊的醒来,摸索着门窗,那门窗竟被焊死。

    浓烟密布,

    她带着珠珠闯到床边,拿出一柄佩剑,用力的砍那窗子,珠珠护着她,被一块倒塌的梁子砸倒,前面是终于露出一道逃生之路的破窗,身后是回天乏术的珠珠,只那么一瞬,她收回来迈出去半步的脚,慢慢的被火光吞噬的一干二净。

    外面隐隐约约的传来声音,“都出了家,还不安分,还是死了好。”

    高高的宫墙。

    一个男子伫立在宫殿,听着小内监汇报,“禀皇上,古月庵失火,只烧了后院的一处小小院落,火势在卯时熄灭,庵内的尼姑都跑出来了,只发现了两具女尸,正是清城公主和她身边的大丫头。”

    男子看着天空,良久才说道,“传旨下去,清城公主,”他顿了一下,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厚葬了吧!”

    她是不通文墨的,即便跟着他学了一年,也不曾灌了半瓶墨水下肚,想着两人相识一场,说一些祝福的话语,翻来覆去也只得了这样两句。

    他的眼底有怒火翻滚,脸上的表情却是纹丝不动,只是看起来越发的冷峻,“既如此,朕便赐你青灯古佛,终身不嫁,如何?”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追仙神器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第五人格:血染之花我的寄生兽老厉害了篮坛囧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