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凶名远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周方走过来,沈北斗吓得惊慌失措,下意识地向后飞快倒退,一连退到人群的边缘,直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才停下脚步。

    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身躯更是止不住地颤抖,就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什么?灵器?你是说一个入门弟子的手中,会出现连真传弟子都眼红不止的灵器?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

    “如果不是灵器,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斩断对方的法器?不要忘了,两人既然都能达到登堂入室的境界,背后肯定都有高人撑腰!姓沈的既然能拿出法器,姓周的又为什么不能有灵器?”

    “这……好像有点道理!只不过这个推论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我一时间还是不敢相信!”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方,你手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鲜血刚一止住,沈北斗就猛然抬起头来,怨毒的目光在周方身上不住地打量,最终落在对方手中的长剑上。

    “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突然就反败为胜了?”

    与此同时,围观的众人也纷纷反应过来,只见他们同样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方手中的腾龙剑。

    他们猜测得倒是没有错,腾龙剑的确是一件灵器,只不过有一点他们没有猜对,周方身后并没有任何后台,他的成就靠的全部是自己。

    “怎么?沈北斗,难不成你现在才知道害怕?啧啧啧,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既然你一心找死,就怨不得别人!”

    对于众人的议论声,周方却是充耳不闻,只见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狞色,提着还在不住滴血的腾龙剑,大步流星地走向沈北斗。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真想杀我吧?你别过……你别过来!”

    “啊啊啊……”

    一股股锥心刺骨的剧痛如同潮水般连连袭来,立刻让沈北斗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只见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低头向疼痛处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当即令他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口中更是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凄厉惨叫声。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一只手臂已经被斩落在地上,如注的鲜血正从伤口处激射而出,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染红了一大片的地面。

    嗖嗖嗖嗖嗖!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沈北斗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反应能力,不等惨叫声彻底落下,他就如同闪电般飞快出手,另一只手掌在断臂上连连点下数处穴道,缓缓止住了伤口处的流血。

    “姓沈的手中那把法器是怎么断裂的?我怎么没有看清楚?难道说……”

    “你没有看错!姓周的手上拿的长剑,肯定比法器还要更高级,说不定是一柄灵器!”

    失去一只手臂之后,沈北斗知道自己再无胜利的可能,一想到签下的生死状和面临的后果,他就感到深深的恐惧。

    “我原本以为他有多大的本事,没想到一个懦夫!”

    “是啊!咄咄逼人的时候没想到给人留一条生路,现在穷途末路了才想起求饶,这种人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就这么放过他的话,依姓沈的睚眦必报的性格,日后肯定也会报复。既然横竖都是一死,为什么不先痛快一番?”

    “这……”

    看到两人这副模样,围观的人又难免议论纷纷起来,只不过他们也是莫衷一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求饶?太晚了!沈北斗,你就安心地上路吧!”

    围观的众人拿不定主意,周方却是不管不顾,只见他走到沈北斗的身前,手中的腾龙剑闪过一道寒光,就陡然刺向对方的眉心。

    “周方,本王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不……”

    看到周方毫不犹豫地出手,沈北斗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脸上不由浮现出绝望的神色,近乎疯狂地大声咆哮道。

    锵!

    寒光落下,就在众人都以为沈北斗必死无疑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穿云裂石的响声,他们再定睛一看,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北斗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中托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圆轮,将周方的腾龙剑挡了下来。

    来人的面相极为苍老,脸上满是横七竖八的沟壑,腰杆更是深深地弯了下来,但即便如此,却是任何人都不敢小觑他,因为对方手中的圆轮,是悬浮在半空之中。

    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只有运用法力才能够实现,换句话说,众人眼前的这位老者,至少是一名筑基期的高手。

    “高手!绝对是高手!”

    “这个人想必就是姓沈的背后高手!”

    “应该错不了!他应该一直在暗中观察形势,直到现在才现出身形,看来是不想姓沈的死!”

    “姓周的这下要左右为难了,既然高手都忍不住现出身形,他肯定要给对方一个面子,否则要是和这样一个高手结仇,恐怕连三天都活不过去!”

    看到陡然现身的老者,众人脸色不由大惊,当即纷纷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只敢在心底偷偷地议论。

    “哼!得饶人处且饶人!小辈,你不要欺人太甚!”

    老者面无表情,阴沉的目光在周围的人身上一扫而过,就落在了周方的身上,只见他的白眉微微地动了动,就用冰冷的语气冷哼道。

    “前辈是?”

    对方虽然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周方却是不敢怠慢,只见他收回腾龙剑,向对方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后,就不卑不亢地问道。

    “嘿嘿嘿,老夫沈氐井,现为太清宗的筑基长老,同时也是沈北斗的曾祖父!怎么?小辈你难道不给老夫这个面子?”

    看到周方恭恭敬敬的模样,沈氐井不由点了点头,只见他摸了摸下巴的白须,脸上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神色,不过很快他就话锋一转,声色俱厉地说道。

    “太爷爷救我!太爷爷救我!这个姓周的要杀我,太爷爷快救我!”

    这个时候,沈北斗才从死亡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只见他“噗通”一声跪倒在沈氐井的脚下,一把扯住对方的衣袖,声泪俱下地苦苦哀求道。

    “怎么?前辈是要干预我们入门弟子之间的事?如果在下今天不给前辈这个面子,前辈难道还想对在下动手不成?”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围观的大部分人都以为周方会选择妥协,谁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无比强硬的话来。

    “什么?不给老夫面子?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信不信老夫现在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周方的话,沈氐井不由勃然大怒,只见他的须发根根竖起,宛如一头暴怒的雄师,全身上下当即散发出一股如岳如渊的磅礴气势,排山倒海一般地袭向周方。

    噔噔噔噔噔。

    一感受到这股气势,周围的人如蒙重击,当即不由自主地向后纷纷倒退,眨眼之间就在老者的四周,形成了一个方圆四五丈大的空处。

    这股气势实在太凌厉了,凌厉到他们的呼吸都被压制了,他们毫不怀疑,如果再多停留片刻,恐怕就会窒息而死。

    但是在这股慑人的气势中,却有一个人始终没有移动脚步,正是周方。

    “信!在下绝对相信,前辈只要一只手掌,就能让在下死于非命!不过前辈你可不要忘了,就算你杀了我,也逃不过执法院的惩罚!前辈可要好好想清楚,犯得上为了一个不成器的晚辈,而去得罪大公无私的执法院吗?”

    周方脸上恭敬的神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氐井,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

    一听到执法院这三个字,沈氐井的眉头立刻高高地蹙了起来,脸上更是露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

    “沈北斗,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给我去死!”

    就在沈氐井的精神稍一恍惚之际,周方出手了,只见他一声怒吼,全身的罡气陡然爆发,全部凝聚在腾龙剑上,一道长长的剑芒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快射向沈北斗的心脏。

    “什么?竟然在这种时候下毒手?不知死活,胆大包天!小辈,你莫非以为老夫在和你说笑?”

    看到周方陡然出手,沈氐井脸上颜色又是一变,只见他大手一伸,瞬间凝结出一个巨大的手掌,想要抄住周方发出的剑光。

    但是迟了!

    剑光迅疾无比,刹那之间就已经洞穿了沈北斗的心脏,直到剑光刚刚从沈北斗的背心处穿出时,沈氐井的大手才落了下来,俨然已经为时已晚。

    沈北斗也没有想到,周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只见他的脸上还残留一丝得意之色,似乎以为自己今天能够逃过一劫,不过心脏被洞穿之后,他双眼中的色彩却是很快散去,只是片刻之后,就头一歪软绵绵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毫无气息的死尸。

    “什么?我没有看错吧?”

    “姓周的竟然在筑基高手的面前出手,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连筑基高手的面子也不给?凶残!实在太凶残了!千万不能招惹这个人!”

    ……

    看到这一幕,众人感到极度的震惊,再也顾不上沈氐井就在身边,纷纷失声地大喊大叫起来。

    事后也正是这帮人,将周方的举动传播得沸沸扬扬,也让整个门派的入门弟子都知道,他们之中有个叫周方的家伙,心狠手辣,极度凶残。

    “啧啧啧,没想到最后还看了一出好戏!如果我是姓周的话,就绝对不会放过他,谁知道他事后会不会伺机报复?”

    “这可不一定!如果我是姓周的,肯定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要知道姓沈的背后有人,如果真杀了他的话,一定引起那个高手的报复。一时痛快虽然很爽,但要是因此惹上杀身之祸的话,就万万不值得了!”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邪王宠妻要上天异界无敌宝箱系统我从仙界来七零有伊人韩警官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