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狭路相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聂长空在心中默默盘算了半晌,就决定按兵不动,不过他的那双阴险狡猾的眼睛,却是看向了黄色光罩中的商惜君。

    这一等,就是三天之久。

    原来,长庚院、长青院和长机院虽然都是太清宗的修炼之地,但三方为了能够成为门派中的第一大势力,同时三院弟子也为了能够成为太上弟子,相互之间经常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彼此之间早就结下了深深的仇怨。

    对于这种情况,太清宗的高层选择了视而不见,甚至暗地里还十分乐意见到他们之间的竞争,这在无形之间也加剧了他们的矛盾。

    六年前花舞勺进入太清宗,当年就成为了普通弟子,两年后成功突破到金丹期,又花了四年的时间,她就成为了长庚院的核心弟子,可谓是这几年来太清宗里风头最劲的人物之一。

    真传弟子若是在百年之内,达到金丹期的巅峰,就会被重点培养,成为每个院里的核心弟子。成了核心弟子,就意味着成了太清宗的中坚力量。每一个核心弟子,不仅会有传功长老的亲自点拨,门派里还会赐下大把大把的修炼资源,待遇远胜过一般的真传弟子。

    在核心弟子之上,还有太上弟子,这些人是太清宗真正的精英,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资质异常出众,修为高超绝伦,天生就是有大运道,有大毅力,有大智慧的无上人物。

    当然,太上弟子不居住在三大院,而是全部在一个叫长生院的地方修炼。

    她的这种逆天表现,立刻引起了长机院和长青院的注意,也让那些有望冲击太上弟子的核心弟子,心中生出了浓浓的警戒。

    聂长空跟随的,是一名叫赵牧阳的核心弟子,此人的资质并不比花舞勺差多少,修为甚至比对方还要深厚几分,但是花舞勺的横空出现,让赵牧阳身上的天才光环顿时黯淡了不少。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聂长空之所以跟随赵牧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对方成为太上弟子后能够提携一二,尽管赵牧阳对花舞勺没有什么意见,但聂长空早就对花舞勺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所以他一看到花舞勺和厉八荒比试,心中立刻欣喜若狂。

    “两人都是金丹后期的高手,一时半会恐怕分不出胜负,如果这个时候我贸然冲上去,被他们两人发现的话,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不如在这里耐心等待,等到他们分出胜负再说。到时候不管谁胜谁负,双方都必定是大伤元气,我正好一箭双雕!况且,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说不定比他们两人还要巨大!”

    太清宗的弟子,共分为入门弟子、普通弟子、真传弟子、核心弟子和太上弟子五种。

    像周方这样的炼体士,是最不入流的入门弟子,虽然号称是入门弟子,但是他们连修炼的门槛都没有摸到。

    至于易清风这样的修士,则是普通弟子,他们在成道大会上跻身到了前一百,又成功地筑基,体内生出了法力,这样的弟子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可以被称为修士。

    普通弟子只要能在五十年之内,晋升到金丹期,就能够成为真传弟子。真传弟子能够进入长庚院、长青院、长机院继续修炼,日后有望更进一步。

    长庚院、长青院和长机院,是太清宗的三大修炼场所,每一个普通弟子,都以能够进入三大院为荣,不过并不是每一名普通弟子都能进入其中,那些没有进入三大院的普通弟子,就沦落为了门派里的执事。

    聂长空是一名真传弟子,而花舞勺是一名核心弟子,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修为都远远高于他,按照道理来说,聂长空就算内心不认可对方,至少也要在表面上表现出毕恭毕敬的模样,但是他偏偏没有,反而露出了一脸痛恨至极的表情。

    原因无他,因为两人分属不同的派系,聂长空是长机院的弟子,而花舞勺则是长庚院的执牛耳者。

    轰隆隆!

    三天后,原本万里无云的碧空,突然变得乌云密布起来,只见一团团漆黑如墨的乌云凭空涌出,遮天蔽日一般地笼罩了整片天空,乌云之中,时不时地掠过出一道道霹雳闪电,惊天动地一般的雷鸣巨震,此起彼伏地在蛮荒之地上响起。

    “这是……雷劫?”

    一般来说,修士只有在结出元婴的时候,天地才会降下雷劫,因为不论是筑基修士还是金丹修士,只要陨落就会彻底消散在天地间,而元婴修士却能够夺舍重生,不入轮回,俨然已经超出天道的无形约束。

    在天地雷劫之下,如果修士能够顺利渡过,境界就会更进一步,如果渡不过去,就会身死道陨,彻底被天地抹杀。

    眼前出现的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显然不是寻常的天象,聂长空只是观测了片刻,就意识到这里有人要渡雷劫。

    他抬头向前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悬浮在空中的两颗金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很显然已经被花舞勺和厉八荒收回了体内。

    原本还在交锋的两人,现在却变得偃旗息鼓起来,只见他们均是紧闭双目,面沉如水,似乎在苦苦抵御着什么,在两人的头顶,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漩涡,一股股闪烁不定的电光在其中频繁亮起,似乎在酝酿着更大的雷暴。

    “什么?竟然是两个人一起渡劫?这真是……好!太好了!天助我也!”

    看到这一幕,聂长空不由目瞪口呆,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不过片刻之后,一股欣喜若狂的神色,就浮现在他的脸上。

    嗖!

    话音刚落,聂长空就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一步踏出,就出现在黄色光罩之前,手中陡然出现腾龙剑,不由分说地一斩而下。

    轰隆隆!

    腾龙剑斩在黄色光罩上,立刻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只见在巨响声中,一丝丝的流光陡然出现在黄色光罩上,将腾龙剑的威能尽数挡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这把腾龙剑怎么在你的手上?”

    看到陡然出现的聂长空,商惜君不由大吃一惊,再看到他手中的腾龙剑时,一双秀丽的眉毛就忍不住蹙了起来。

    “商姑娘,你放心好了,在下对你并没有恶意,而是要救你出去!你先看看天上,这两个人正在渡劫,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天劫的中心,为了防止你受到波及,在下只好先失礼了!”

    聂长空的眼珠滴溜溜地一转,就想出了一套破绽百出的说辞。

    “是吗?那太好了,这位哥哥,你赶快把我救出来,我已经被困在这个护罩里整整三天了,再不出来就要被活活饿死啦!”

    听到聂长空的话后,商惜君不由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歪着头想了半天后,脸上就洋溢出一副兴高采烈的神色,连连拍手叫好。

    “好!商姑娘稍等片刻,在下很快就能破开这个阵法!”

    看到商惜君这副表情,聂长空还以为对方已经被蒙骗住了,心中不由又是一喜,全身的法力再次倾巢而出,全部倾泻在腾龙剑上,只见剑光再次闪起,又一次重重劈在黄色护罩上。

    ……

    “奇怪,天上怎么会出现这种景象?”

    正在飞快赶路的周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忍不住抬头一看,只见远远的天边,突然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漩涡。

    将池寒等人掩埋之后,周方就准备赶回太清宗,但是不幸的是,他在蛮荒之地迷路了,稀里糊涂地走了三天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看着天空银蛇乱舞的场景,周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心中不由一动,低下头苦苦思索了片刻之后,终于想起来了,原来,五彩蛇王内核落在他手上的时候,天空也曾出现过相似的一幕。

    五彩蛇王是兽修,和人类修士不同的是,它们在筑基化形之时就会有天劫降下。

    自然,周方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那里肯定是发生了某种异常,在心中思忖了片刻之后,就果断地向这里赶了过来。

    差一点被聂长空杀死的时候,周方心中就十分清楚,他已经和对方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如果他还想要报这个血海深仇,就绝不能循规蹈矩地修炼,还必须要有一定的奇遇。

    尽管还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周方知道自己绝不能坐视不理,只见他疯狂运转全身的罡气,一步踏出就是十余丈的距离,只是几个闪动之间,就奔出了上百丈远。

    “什么?竟然是他?”

    一炷香的功夫后,周方已经距离天上的漩涡只有数百丈远,只见他定睛一看,发现在不远处的地上,一个手持长剑的男子,正在猛然敲击着一个黄色的圆圈。

    正是聂长空!

    看到这一幕,聂长空不由一愣,眯起眼来细细看着天空,足足沉默了半晌之后,他突然勃然变色,失声地喊了起来。

    雷劫,是天地降下的惩罚,如果一个修士的修为十分强大,足以撼动一部分天道的时候,为了维持天道的运行,天地就会凭空降下雷劫,震慑这个强大的存在。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爱上傲娇女同桌聊斋崛起你不许凶我![重生]重启黄金年代创造101之最牛导师TFBOYS有羽翼的千纸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