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攻心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方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果断拒绝了袁子仪的“好意”。

    “好!好!好!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再多说什么,我们手下见真章吧!大漠孤烟!”

    “小子,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很强,和我相比也只是伯仲之间。不过小子,你真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就算你能过得了我这一关,你也过不了沈北斗那一关!退一万步讲,就算你能连续击败我和沈北斗,但是为了区区一颗通窍丹,又犯得上再得罪我们两大家族吗?”

    袁子仪面色怪异地向周方问道。

    “再得罪两大家族?难道说,我已经得罪了什么家族?”

    “嘘,你们小声一点,现在袁子仪可是太清宗的入门弟子,你们还称呼他为漠北少狼,想找死吗?等着看好了,说不定今天他就会施展出独门绝技!”

    ……

    看到袁子仪对上周方,擂台下的人顿时议论纷纷,但是众人不敢高声阔语,只敢用极为低沉的声音悄悄交谈。

    周方闻言,不由眉头一皱,不解地反问道。

    “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像你这样一个怪胎,是怎么修炼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小子,你给我听好了,秦州华家、皇室沈家和我们漠北袁家,是晋国的三大家族,你在第三轮的对战当中淘汰的华淳风,就是来自秦州华家。现在,你已经得罪了一个华家,难道还打算再得罪其他两个家族不成?”

    听到周方的话,袁子仪不由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两声后,这才缓缓地对周方解释道。

    和其他世家子弟不同的是,袁子仪虽然出身豪门,但是身上没有任何纨绔的气息,反而他的胸襟十分宽广坦荡,所以才会和周方说这么多常人难以接触的秘辛。

    “原来如此!多谢袁兄的提醒!不过,在下既然得罪了一个家族,就不会怕再得罪其他两个家族!袁兄如果想劝在下放弃,还是免开尊口为好,在下决定了的事,就绝不会再更改!”

    “你们猜他们两人中谁会获胜?”

    “这还用说,当然是袁子仪,那个姓周的虽然强大,又怎么会是漠北少狼的对手?”

    “难说!你没看到姓周的兵不血刃,就将秦征南解决了吗?据说两年之前,秦征南和袁子仪曾经有过交手,最后的结果是双方不分高下,依我看漠北少狼恐怕要落败!”

    “切!你真是井底之蛙,秦征南那种货色又怎么能和漠北少狼相提并论?实话告诉你们,袁子仪有一门独门绝技,一旦使出来就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就连沈北斗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什么?漠北少狼竟然还有这种绝技?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至于另外一场沈北斗和齐仁的比赛,则被他们直接忽略了。

    擂台上,袁子仪也在和周方小声地交谈着。

    看到周方没有接受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袁子仪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怒气,浑身一震,一股强横的罡气就喷薄而出,汇聚在他的一双手掌上,凝而不散,宛如实质。

    嗖!

    下一刻,袁子仪肩头一抖,化为一道黑影向周方狠狠杀来,身形笔直如枪,双手就是枪头,刹那之间,一连使出点、刺、撩、戳等种种招式。

    “开山劈石!”

    看到袁子仪的这招,周方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他当即不假思索,运转起全身十成的功力,全部汇聚在一个拳头上,迎向袁子仪的双掌。

    轰!

    两道都是威力无俦的罡气狠狠撞在一起,竟然爆发出震天的巨响,惊得擂台下观战的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巨响声中,两道身影谁也没有后退,不约而同地使出第二招。

    “泰山压顶!”

    这次率先出手的人是周方,只见他大吼一声,身形陡然暴起,两只拳头摧枯拉朽一般地轰向袁子仪的脑袋。

    刚才的相互撞击中,袁子仪只感到一股沛然大力从手臂上传来,就好像一记重锤敲在他的胸口,震得他体内的罡气就是一滞,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不过他也不是等闲之辈,深吸一口气后,就立刻恢复如初。

    “好厉害!长河落日!”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罡气不如对方,当即挥舞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将周方发出的力量传导到地面。

    砰!

    周方全力以赴的一击,重重轰在地面上,顿时将花岗岩的地面砸出一个三寸深的大洞,碎块石屑顿时像雨点一样四下飞溅。

    “攻心为上!”

    一击落空,周方翻转身形,腰马一发力,就准备继续出手,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他抬头一看,不由当场愣住了。

    刹那之间,周方眼前的一切,竟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庄严巍峨的皇城,披坚执锐的禁军,高高在上的仙使,甚至刚刚还和他交手的袁子仪,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天空,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刺骨的寒风呼啸凛冽,地上,已经积起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这里是哪里?奇怪,我不是在仙门大选上和袁子仪进行比试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方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这就是袁子仪的独门绝技?”

    “不错!就算周方再强,又怎么可能是袁子仪的对手,你们看着吧,他很快就要落败!”

    “太可怕了!如果这要是生死相斗,周方恐怕早就死在袁子仪的手上了!”

    ……

    陡然的变故,惊呆了擂台下的所有人,他们只看到袁子仪暴吼一声,一道精光从他的双眼中迸射而出,接着周方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变得纹丝不动起来。

    “下去吧,免得日后白白丢了性命!”

    看到周方定住身形,袁子仪不由摇了摇头,知道自己的攻心术起了作用,当下不再迟疑,体内罡气猛一运转,双手向前一拍,就要将周方打下擂台。

    但是,就在他拍出手掌的瞬间,周方的双眸突然一亮,立刻恢复了清明之色,只见他的脸上露出丝丝冷笑,双肩向后一缩,再陡然向前一冲,身体立刻化为一道闪电,疾速冲向了袁子仪。

    “什么?他居然没有被迷住?这怎么可能?”

    袁子仪完全没有想到,周方居然能够清醒过来,他双掌一缩,护在胸口之前,但是猝不及防地被对方一撞,全身立刻失去了平衡,“噔噔噔”地一连向后倒退了三四步后,才在擂台的边缘停住脚步。

    “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袁子仪刚刚站稳身体,不顾眼前钵盂大的拳头,失声问道。

    众所周知,漠北平原,极为苦寒,一年中有十个月都在飘雪,在平原的深处,积雪更是长年不化,气温低到滴水成冰,根本就不适合人类生存。

    袁子仪在十二岁的时候,为了磨炼意志,提升修为,一个人闯进平原的深处,每天和雪狼搏斗,和冰熊厮杀,风餐露宿,茹毛饮血,足足待了六年。

    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袁子仪的意志得到了极大的磨炼,也无师自通,学会了一套被他称为“攻心术”的诡异武功。

    现在,对敌时屡试不爽的“攻心术”,竟然被周方轻松地化解,袁子仪的心中自然有一千万个疑问。

    “你这招叫‘攻心术’?这难道不是幻术?你的幻术很一般,根本就没有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周方闻言不由眉头一皱,缓缓收回拳头,面色从容地回答道。

    袁子仪自然不会知道,周方曾经经历过无名道人的三个幻术,每一个幻术都远比他施展出来的高明得多,周方尚且没有被迷幻到,就更不要说他的这种雕虫小技了。

    “什么?这是幻术?以假乱真?”

    袁子仪不由沉默了下去,足足过了好久,才重新抬起头来,抱拳对周方说道,“在下原本以为,会了一点幻术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今天终于开了眼界,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周兄,这局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好说!”

    看到袁子仪一副光明磊落的做派,周方心中不由对他生出好感,同样抱拳回了一礼。

    “不过,周兄你要小心沈北斗这个人,他不仅武功极高,而且心胸非常狭隘,睚眦必报,如果没有必要,还是不要得罪这个人为好。要知道就算在太清宗里,沈家的势力也一样非常庞大!”

    袁子仪想了想之后,突然压低了声音,悄悄对周方说道。

    “袁兄好走!”

    周方像是没有听到袁子仪的劝告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看到周方这副模样,袁子仪不由暗自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后,干脆利落地跳下了擂台。

    最诡异的是,这些招式虽然各有不同,但和袁子仪的身躯在同一条直线上,威力全部凝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层层重重,叠加在一个点上,全力爆发。

    这种对罡气精妙掌控的武功,显然比其他上乘武学更胜一筹。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软饭王之最强特种兵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地球上线逍遥梦路都市之破案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