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袁子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很有默契的是,他们都没有选择最中间的那座擂台,显然在八人的心中,只有走到最终决赛的人,才有资格使用那座擂台。

    “周方,你我素不相识,自然也无冤无仇。但是,你实在太嚣张了,居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进行车轮战,如此一来,我们这些人脸上哪里还有光?今天,我就要折你的面子,让你知道什么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你不是本王的对手,不过你既然想讨教,本王就让你见识见识!”

    听到卢松溪等人的话,袁子仪三人的反应虽然各有不同,但是都没有拒绝对方,而是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下来。

    很快,他们就完成了相互间的对阵,其中,周方对阵秦征南,袁子仪对阵卢松溪,齐仁对阵施兴昌,沈北斗对阵徐岱岳。

    “在下愿领教齐师兄的高招!”

    “在下想向魏王殿下讨教一二!”

    与此同时,卢松溪、施兴昌和徐岱岳也纷纷站了出来,指名道姓地向袁子仪、齐仁和沈北斗三人发起挑战。

    按理来说,八人之间的实力有高有低,只要稍加留意,主动在对阵时避开强者,就能够走得更远,但是他们都没有这个心思,因为这次比试只有一个最终的胜者,其他的名次没有任何意义。

    “好!开始吧!”

    看到这一幕,易清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向八人示意道。

    嗖嗖嗖嗖!

    话音刚落,八道身影就好像是离弦之箭一般,飞快地登上擂台,只见他们两两为一组,各自占据擂台的一角。

    秦征南心高气傲,周方同样也不温良恭顺!

    对方话里有话,显然别有用心,他又岂能不知?不过,周方既然想成为仙门大选第一人,就必须击败所有的对手,眼前这个秦征南,正好先拿来祭旗!

    既然他要战,那就战!

    两道凌厉的目光,互不相让,狠狠撞在一起,空气中立刻多了几分浓厚的火药味。

    “在下要挑战袁师兄!”

    “好!”

    “不自量力!”

    站在周方对面的秦征南,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冠冕堂皇,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说话之间,他双眸中飞快掠过一丝狠辣之色。

    “废物!”

    周方面色不变,只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我的胆子一直都很大,难道你才知道?哼!什么脸上无光?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统统都是借口!这个时候还不忘惺惺作态,谁不知道你就是为了通窍丹?连自己心中的想法都不敢光明正大地说出口,你不是废物是什么?”

    周方冷哼一声,在秦征南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好!好!好!废话少说,我们手上见真章!梦断京华!”

    秦征南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周方,恨不得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不过为了维持谦谦君子的形象,他并没有露出气急败坏的模样,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后,装模作样地对周方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身躯就陡然暴起,就好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飞快撞向周方。

    与此同时,秦征南全身的罡气疯狂运转,汇聚在两只不断翻飞的手掌上,刹那之间,一道层层叠叠的掌影凭空浮现,挟裹着雷霆万钧的滔天气势向周方头顶拍去。

    京华烟云虽好,一朝梦断成空!

    看到秦征南的这一招,擂台下和他交过手的人不由脸色大变,他们这才意识道,秦征南和他们对战的时候,并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

    “雕虫小技!气吞山河!”

    周方不慌不忙,长吸一口气,体内的罡气滚滚涌出,就好像是长江大河,在双腿中不住聚集,随后陡然一扭身,右腿犹如一条无坚不摧的钢鞭,呼啸着扫向漫天的掌影。

    咔咔咔!

    两道招式撞击在一起,居然发出了铁块摩擦的响声,听得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在这种难听的声音中,漫天的掌影和钢鞭一样的腿法,双双消散于无形。

    竟然拼了个势均力敌。

    “阳关三叠!”

    看到这种情况,秦征南似乎并不意外,只见他大吼一声,身形没有丝毫的停滞,当即再次挥出第二招掌法。

    周方先前一连使出三招,震惊全场,但是在秦征南等人的眼中,这种上乘武学并不是什么秘密,他自己也同样能够一连使出三招。

    事实上,每一个能够成为太清宗入门弟子的人,都至少学过一两门的上乘武学。

    “井底之蛙!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翻江倒海!”

    只是秦征南并不知道,刚才那招“气吞山河”,周方只不过使出三成的功力,现在他决定不再和秦征南继续纠缠,当即将罡气增加到六成,一记“碧海生潮掌”当空拍出。

    呜!

    一道鬼狐狼嚎的呼啸声,在秦征南的耳边陡然响起,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种错觉,眼前的周方好像变得高大无比,也变得威风凛凛,似乎不可战胜一般。

    砰!

    就在他的“阳关三叠”还没有使出之际,只见周方欺身而上,快得好像是一道闪电,“翻江倒海”重重拍在秦征南的肩头,顿时,他就像离弦之箭一般地倒飞出了擂台。

    擂台下再一次感到震惊。

    “你……你怎么会……这么强?”

    重重跌落在地的秦征南,依然不敢相信自己落败的事实,只见他翻身站起身来,指着擂台上的周方,哆哆嗦嗦地问道。

    “废物!”

    周方横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不屑的神色,随即转过头去,向其他三个擂台看去。

    “你……你……”

    秦征南闻言,顿时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昏厥过去,幸好他的涵养功夫不错,深吸了两口气后,终于将心中的暴怒镇压下去。

    “哼!得意吧,尽情地得意吧!等到了太清宗之后,我再让你知道什么是嚣张的代价!”

    他故作镇定地整理着衣服,内心却犹如万马奔腾一般难以平静,暗地里咬牙切齿地发誓道。如果说上一次他和周方之间还只是面子之争,那么现在双方就是不死不休的恩怨,绝对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另外的三座擂台,都还没有分出胜负。

    齐仁和施兴昌的这场比试,双方打得你来我往,互有攻防,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施兴昌已经渐渐处于下风,落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袁子仪和卢松溪的比试,则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只是袁子仪出手狠辣,招招夺命,却又在最后时刻果断收手,而他的对手卢松溪,则左支右绌,疲于奔命,根本就没有反击的力量。

    最诡异的比试,发生在沈北斗和徐岱岳之间,只见徐岱岳全力出手,将一套上乘拳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他的对手沈北斗,却根本就没有出手,只是施展出一种诡异的步法,在擂台上来回游走,将徐岱岳的攻击一一避开。

    “嗯?他获胜了?”

    周方的目光刚一扫过来,沈北斗就心生感应,不由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对方的擂台上只有一人时,知道他已经轻松获胜,不由对徐岱岳喝了一句,“好了,到此为止!”

    “是!多谢魏王殿下指点!”

    徐岱岳闻言,身形不由一滞,立刻停下如同潮水的攻势,向沈北斗躬身行了一礼,就在众目睽睽中走下擂台。

    “哈哈哈,看来我也要速战速决了!”

    看到这一幕,袁子仪不由笑一笑,手掌快如闪电,在卢松溪的胸口一点,早已经精疲力竭的卢松溪,顿时定住了,半晌之后才“噗通”一声栽倒在擂台上。

    “齐师兄,我自认不敌!”

    就在这时,施兴昌也突然停下手来,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济,再打下去也不会改变什么,索性主动向齐仁认输,随后跳下擂台。

    齐仁获胜。

    “哈哈哈,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怎么样,你是要休息片刻还是继续比试?不过我可告诉你,不管是你现在休息还是继续比试,都不是我的对手!”

    比试都结束之后,袁子仪看了看其他人,最终视线落在了周方的身上。

    “不是你的对手?尽管放马过来!今天已经有很多人对我说过这句话,知道不知道他们的下场是什么?袁子仪,你很快也会和他们一样!”

    袁子仪对周方说话,自然是选了他当对手,这种时候周方自然不能示弱,只见他目光一寒,冷冰冰地说道。

    “有点意思!”

    袁子仪脸上虽然还在笑,但是眼中没有一丝的笑意,有的只是冰冷刺骨的寒意,只见他双脚在擂台上一点,身躯立刻就腾空而起,好像一只张开双翅的大鹏鸟,在空中滑翔了片刻后,就轻轻松松地落在了周方的身前。

    袁子仪身高八尺,相貌粗犷,一双如墨的双眸炯炯有神,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虽然也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双颊上已经长满了浓密的胡须,浑然不像一个少年郎。

    此时已经是秋冬时分,气温相当寒冷,但是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衫,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意。

    “你说什么?你竟然说我是废物?好大的胆子!”

    秦征南先是一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很快他就醒悟过来,全身的血当即涌了上来,一张脸立刻变得通红无比。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