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闯尚书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什么?我只有死路一条?看来你的酒还没有醒,既然这样,我就让你好好清醒清醒!”

    周方怒极反笑,大手一伸,五指如同银勾,死死钳在赵管家的咽喉上,手臂陡然一发力,硬生生将他提在半空,另一只手掌如同拉满的弓弦,带着呼啸的劲风扇了下去。

    软香楼里,赵管家喝得酩酊大醉,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就好像是一头死猪。

    突然,他感到脸上传来一股冷冰冰的寒意,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身前站着一名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正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自己,少年的一只手上,还在不停比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周方不由叹了一口气。

    这个小乞丐,曾经受赵管家的指使去跟踪周方,不过事后周方略施小计,就将他拉拢到自己这边,反过来去跟踪赵管家。

    出于同病相怜,周方原本有心提携他,但是小乞丐却选择了一千两的银票,只是他永远也想不到,给他银票的这个人,在几个月前和他一样,也是一个低三下四的乞丐。

    赵管家吓得魂飞魄散,全身酒意立刻化为豆大的冷汗,沿着额头不停地向下滴。

    “我是谁?看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天你不是还想抢我的聚气丹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还有,孟氏三雄也是你派来杀我的吧?”

    周方反手一掌,将赵管家身边的女人打晕,冷笑着说道。

    “原来是你!好小子,你杀了姓孟的三个混蛋,居然还敢找上门来,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实话不妨告诉你,你得罪了尚书府,早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只要你一走出去,外面就会有无数的人要杀你。不过,你也不用害怕,只要你乖乖地交出聚气丹,我还可以帮你向尚书大人和摘星公子求情,让他们饶你一条小命。”

    看清周方的脸后,赵管家不惊反喜,突然坐了起来,语气严厉地说道。

    “他就在里面。”

    街头角落处一名蓬头垢面的小乞丐,指着不远处车水马龙的软香楼,脸上露出十分羡慕的表情。

    看到他的神色,周方不由心中一动,取出一本书和两张银票,放在小乞丐的面前,道:“我这里有两样东西,一本是能让你出人头地的武功秘籍,还有两张总共一千两的银票,你要哪一个?”

    “这还用问?当然是一千两的银票!”

    看到两张五百两的银票,小乞丐的双眼立刻一亮,想都不想就一把抓在手中,随后撒开双腿就跑,看他一副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的模样,显然非常害怕周方会中途变卦。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

    啪啪啪啪啪!

    一连七八记耳光,重重抽在赵管家的脸上,打得他皮开肉绽,满脸是血,嘴里的牙更是一颗不剩,全部都被打成碎渣。

    “好……好汉……饶命啊……饶命!”

    赵管家又悔恨又恐惧,身体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哈哈哈,你的酒终于醒了?说,还要不要聚气丹?还要不要让人杀我?我还是不是活得不耐烦?是不是还只有死路一条?”

    周方放开赵管家,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坐在桌子旁,拿起茶杯自斟自饮起来。

    “小人该死!小人不是东西!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少侠,只要你肯放过小人,让小人干什么都行。不不不,从现在开始,小人就是少侠的一条狗,少侠让小人咬谁小人就咬谁,让咬几口就咬几口!”

    赵管家匍匐在地上,像小鸡啄米一样“砰砰砰”地不停磕头。

    “想让我饶你一条狗命?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将吏部尚书和陆摘星的人头带到我面前,我就饶你一条命,怎么样?”

    周方弹了弹茶水中的泡沫,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说什么?让我杀尚书大人和陆公……不错!这两个姓陆的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整天胡作非为,草菅人命,死在他们手上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对了,姓孟的三个混蛋就是受他们两个人指使,想要对少侠你不利。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少侠你如果想报仇的话,小人愿意亲自带路。”

    赵管家先是浑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并不是笨蛋,偷偷看了周方一眼后,立刻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当下不由话锋一转,脸上很快就露出苦大仇深的神色,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吗?你身为陆府的管家,居然这么恨自己的主子,这事未免太蹊跷了吧?”

    周方冷笑了两声,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不过他的手指却在轻轻敲打桌面,似乎在思考赵管家说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

    “少侠你有所不知,姓陆的那个小畜生喜怒无常,动不动就对小人拳打脚踢,有几次差点就活活打死小人。那个老畜生就更不用说了,一大把年纪了还好色成性,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抢民女,玩完了之后还要杀人灭口,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这些事在万朝城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碍于他们的权势,一直没有人敢站出来,不过现在有了少侠你,一切就完全不同了,只要我们里应外合,就一定能杀了这两个姓陆的畜生,为民除害!”

    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后,赵管家突然挺直腰杆,手指天空,又说道,“皇天在上,小人愿意以性命担保,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如果小人胆敢说一句假话,就让小人不得好死!”

    “好!好!好!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彻底放心了。对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尚书府,杀了那两个罪大恶极的畜生,为民除害!”

    说话之间,周方陡然站起身来,大手一伸,抓住赵管家的衣领,再猛然一跃,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什么?现在就去?”

    赵管家闻言大吃一惊,心中不由暗暗叫苦,这下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过不等他再说些什么,眼前已经是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出去。

    等赵管家再回过神来时,周方已经抓着他在街上风驰电掣一样地飞奔。

    一盏茶的时间后,两人就来到了尚书府门前,只见朱红色的大门紧闭,左右摆放着一对千斤重的石狮,屋檐上一排明亮的灯笼上,写着一个斗大的“陆”字。

    “少侠请等等,深更半夜是尚书府守备最森严的时候,里面的机关陷阱不仅全部开启,暗中还埋伏了为数众多的高手,稍有不慎就会惊动整个陆府的人,到时候就算少侠你的身手再高明,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不如这样,由小人先带少侠你进去,然后我们悄无声息地宰了那两个畜生,最后再原路返回,这样就不会惊动任何人,怎么样?”

    赵管家一把拦住正准备破门而入的周方,目光闪烁了两下,突然说道。

    “这个办法不错,就这么办!”

    周方沉吟了片刻,就重重地点了点头。

    赵管家面色一喜,迈着小碎步跑到偏门处,重重地砸了两下们,吼道:“开门,快开门,赵爷我回来了!”

    半炷香的功夫后,侧门“吱”的一声打开,一名青衣小厮打着灯笼走了出来,当他看到赵明的脸,不由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地问道:“赵……赵爷,你……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赵爷我怎么了,难道还要向你禀报不成?给我滚开!”

    赵管家不由大怒,瞪了小厮一眼,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灯笼,道,“给爷在这等着,爷带这个人去取点东西,一炷香后就出来。还有,今天的事谁问都不许说,否则爷扒了你的皮,听到了吗?”

    “是是是。”在赵管家的淫威下,小厮哪里敢说半个不字,立刻侧身让开了路。

    周方和赵管家进了陆府。

    陆府很大,占地上百亩,里面高台林立,庭院深深,一个院子接着一个院子,就好像是迷宫,普通人要是进来,肯定会在这里迷路。

    穿过七八个院子后,走到一堵墙前,赵管家突然停下脚步,压低了声音道:“少侠,前面就是内院,守备非常森严,进去的人都要再三盘查。你先在这里等着,等小人过去探探虚实,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二。”

    周方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赵管家飞快向前走了两步,刚和周方拉开一段距离,突然将灯笼向地下重重一甩,断声喝道:“有刺客!”

    唰唰唰唰唰!

    他的话音刚落,墙头上立刻蹿出七八条黑影,飞快落在周方的身前,随后,一团团刺眼的火光亮起,十几名手执钢刀的护院从高墙后鱼贯而出,几乎在刹那之间,两伙人就将周方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竟然敢骗我?你难道忘了发过的誓?”

    周方脸色一变,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赵管家,一字一顿地问道。

    “我呸!你小子算什么东西,也配得上赵爷我发誓?实话告诉你,赵爷我从头到尾都在骗你!你们给我听好了,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想对尚书大人和摘星公子不利,今天你们谁要是不把他剁成肉酱,赵爷我就砍下谁的脑袋,听清楚了吗?”

    在火光的映照下,赵管家那张肿胀的脸宛如厉鬼,显得格外狰狞。

    砰!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团极为耀眼的光芒徐徐升起,在半空之中轰然炸开,化为团团绚烂的火花。

    赵管家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两只眼睛也睁不开了,他知道再继续被打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活活打死,所以不等周方停手,就忍不住苦苦哀求起来。

    他说起话来结结巴巴,语气中有种巨大的恐惧,没错,赵管家怕了,而且是真的害怕,既然周方敢杀孟氏三雄,那么杀他更是不在话下,恐怕和杀死一只鸡没有任何分别。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短刀十六夜[综]六零年代好家庭[综]审神者画风不对武侠之最强黑风寨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