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鹬蚌相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既然他是炼体士,肯定知道关于仙门大选的消息,一想到这里,周方不由兴奋起来,匆匆结完账后,就准备起身追赶。但是下一刻,他又一次停下脚步,因为街上又出现一名炼体士。

    这名炼体士,是个风度翩翩的俊朗公子,他身穿锦袍,腰悬美玉,手持折扇,面带轻笑,不疾不徐地走着,时不时向貌美的小娘子点头示意,惹得大姑娘小媳妇们芳心怦怦乱跳。

    “漠北最近不是很太平,雪原里马贼横行,廖兄此行一定要千万小心。”

    “朝廷要开恩科的消息,早就在万朝城里流传开了,你赶紧回家好好准备,争取今年考一个功名。”

    ……

    一个月来,他一直生活在山野丛林中,每天和各种野兽厮杀搏斗,虽然没有提升境界,但也练熟了种种临阵杀敌的招数,身上也多了一股彪悍粗犷的血腥气息。

    所以守卫看到周方时,根本没有想到他就是张贴在墙上的通缉犯。

    长安城远比天星城繁华,商业十分发达,街上人流如织,周方只走了几家酒楼,就将两担野味卖个精光。卖完之后,他并不着急出城,而是找了一家酒楼,点上几盘小菜、一壶老酒,一个人自斟自酌起来。

    酒楼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是让周方失望的是,这些高谈阔论里,没有任何一丝关于仙门大选的消息,看来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

    周方默默听了半晌,最终一无所获,当下失望地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他扫了一眼外面的街道,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只见人头攒动的街上,一名身穿灰袍的年轻男子,正急匆匆地走过,他眉头紧蹙,神色慌张,时不时向身后张望,像是有什么人在追赶他一样。

    灰袍男子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是周方却看得出来他的不同之处,太阳穴高高隆起,双臂异常修长,下盘十分沉稳,身形灵活得像泥鳅,即便行走在擦肩接踵的人群,也没有触碰到任何一个人。

    周方立刻明白过来,对方肯定是炼体士,而且是身手极为高明的炼体士。

    一个月后,长安城。

    长安城是一座大型城池,有上百万人口,距离天星城六百里,距离万朝城三百里,地处要害,连接南北,是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南门入口处,站立数十名身披铠甲的守卫,手执长枪短刀,目光冷峻地巡视进城的人群。

    人群之中,有一名年轻猎户,身穿毛毡,肩挑野味,脸上挂着一副憨厚的笑容,护卫只是象征性地检查一番,就痛快放行,猎户道了一声谢后,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城。

    这个年轻的猎户,正是周方。

    当然,他并不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而是打算在酒楼打听关于仙门大选的消息。要知道长安城地处要塞,是南北过往的必经之地,四面八方的人都汇聚于此,也带来天南海北的各路消息。

    “听说南方三州干旱了几个月,一滴雨都没有下,这事是不是真的?”

    俊朗公子并没有逗留太久,一抬头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看到他所向何处。但周方却看得清清楚楚,俊朗公子离去的方向,就是先前那名灰袍男子消失的方向。

    周方稍一思索,就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两名炼体士一前一后出现,绝非偶然,至于追上去后是福是祸,周方也不知道。不过他很清楚,想要知道仙门大选的更多消息,只能从两人身上入手。

    两人一口气狂奔上三四十里,最后停在一处渺无人烟的山谷中。

    “华章,你究竟要跟我到什么时候?我早就说过了,赵家的东西不在我身上!”灰袍男子眼见摆脱不了锦袍男子,索性停下脚步,怒气冲冲地说道。

    华章就是那名锦袍男子,只见他不住冷笑,道:“刘一仁,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本公子?嘿嘿嘿,你不过是一只癞蛤蟆,也敢妄想参加仙门大选?废话少说,把从赵家抢来的东西交出来,再自断双手,本公子就饶你一条性命。”

    “自断双手?华章,你欺人太甚!”

    刘一仁面色阴沉,四下看了看,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道,“华章,你也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不烦告诉你实话,有了赵家这件东西,我不要说什么仙门大选,就连成为仙人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可惜啊可惜,既然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就绝不能活着离开这里,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什么?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躲在不远处的周方,听到这话之后,不由心神剧震,身躯连连晃动,差一点就暴露身形,幸好华章和刘一仁都没有注意这边,他才侥幸逃过一劫。

    “就凭你,也想杀本公子?”

    华章脸上不动神色,心中却大吃一惊,暗暗思索道,“赵家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人轻而易举地成为仙人?”

    “投鞭断流!”

    华章刚一走神,立刻被刘一仁看个正着,他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当即大吼一声,突然腾空而起,双腿挥舞得像开合不停的剪刀,一股股狂暴的气浪喷涌而出,化为道道疾风刮向华章的头颅。

    百万大军停在江畔,将军一声令下,士卒纷纷投掷马鞭入河,数量多到数不胜数,居然硬生生挡下滚滚大江,“投鞭断流”这一招,正是从中演化而来。

    这一招使出,方圆三四丈内立刻变了天地,狂风呼啸,飞沙走石,陡然生出一股股强盛的气息,好像要改天换地,再造日月一般。

    “雕虫小技!给我破!”

    面对如此强势的一招,华章却面不改色,冷笑一声,轻吐四个字,“风声鹤唳!”

    话音刚落,华章的双臂一展,做出一个弯弓射箭的姿势,一股凌厉尖锐的罡气从指间“嗖”地激射而出,竟然发出一道尖锐刺耳的镝鸣声,就好像是真的羽箭一般,径直飞向刘一仁的眉心。

    百万大军又如何?改天换地又如何?只要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百万雄师自然不战自溃!

    轰轰轰!

    罡气一连击穿数道疾风,最后在气浪中央爆发出全部的威力,顿时,就好像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样,发出一阵阵不绝于耳的轰鸣声。

    刘一仁只感到一股沛然大力传过来,震得他站不住身躯,“噔噔噔”向后一连倒退三步,才勉强稳住身体,再抬头一看,只见华章居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他大为惊骇,失声道:“你……你怎么会这么强?”

    华章冷笑道:“刘一仁,你是不是以为,本公子和你一样都是炼体六层,就应该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无知的蠢货,今天本公子就让你这个三流家族的弟子看看,什么叫豪门世家的真正底蕴!”

    说罢,他一步跨出,施展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步伐,身形立刻飘忽不定,左右摇摆,速度又奇快,几乎在一刹那间,就来到刘一仁的身前。

    “一剑定天下!”

    只见华章的双指合一,刺向刘一仁的眉心,一股股强横的罡气在指尖萦绕,仿佛真的凝聚出了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

    “拼了!挥剑捶马!”

    眼看躲避不及,刘一仁眼中露出一丝决绝之色,左手快如闪电一般,在胸前划出一条弧线,想要格挡开华章的手指,右手则紧攥成拳,在空中抡成一个圆圈,好像是挥舞着一柄擂鼓瓮金锤,狠狠砸向华章的头颅。

    唰!

    就在一刹那间,华章的身躯竟然又快了几分,在刘一仁的两条手臂之间抢先一步,正中刘一仁的胸膛。

    砰!

    下一刻,刘一仁就好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变得一动也不动,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足足过了半天的时间,才“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华章缓缓收回手指,不住冷笑道:“刘一仁,你以为学了几年功夫,又有点天分,修炼到炼体六层,就有资格觊觎仙门弟子的名额?嘿嘿,你根本就不知道,武馆里教你们的只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真正的绝世武功,早就被我们豪门世家瓜分一空了。”

    “本公子原本只想废了你,并没有打算杀你,可惜你却不知好歹,居然想和本公子抢东西。现在本公子不得不杀了你,否则这个消息一旦传扬出去,就会有很多人想要本公子的命!”

    说罢,他大步流星地走向刘一仁,在他的身上搜出一个翠绿色的玉盒。

    “强大!太强大了!这两个人都是炼体六层,比起昌隆武馆的那些弟子,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难道说,这才是世家弟子的真实实力?”

    看到两人交手的场景,周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同时心中暗暗生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能够让两大高手以死相拼?

    他突然生出一个极为大胆的念头,这个念头刚一产生,就立刻像野草一样疯长不止,很快就占据了周方的脑海。

    就在这时,地上的刘一仁蓦然睁开双眼,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与此同时,飞快轰出一记力道十足的重拳。

    “竟然是计!”

    周方看个正着,不由大为震惊,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锦袍男子如同跗骨之蛆,紧紧跟着前方的灰袍男子,两人的脚步都很快,没多久就出了北门,走到偏僻之处,立刻发足狂奔。

    在他们身后的周方,立刻施展轻身功法,全力追赶二人,幸好他在山林中勤练不辍,才勉强跟上两人的步伐,不至于被甩开。

阅读九天道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