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 自上而下的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盘乾跑出去,发现盘坤已经跑没影了。

    狼烟在东边,弥赛亚也在东边,绝对是弥赛亚的军队。哥哥一定是往西边跑的,西边是丽奇之森,实在跑不动了也可以躲在森林里。盘乾心想。

    “快点,收拾东西。”母亲看到父亲额头上渐渐渗出的汗与眼中流露的对死亡的恐惧,也不得不去相信了,连忙催促兄弟俩加快速度收拾东西。

    说是慌忙,但俩兄弟手脚麻利脑子灵活,什么该带走,什么应该留下,都一清二楚。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狼烟?”躺在一旁的父亲强撑着身体坐起来,神色也开始慌张了。“那赶紧收拾东西,赶紧走。”

    “好好好。”俩兄弟答应着,一个收拾必须的衣物,一个收拾值钱的东西。

    母亲在一旁犯嘀咕:“狼烟?是不是天太暗了?你们没看清?”母亲的眼神里有着不可思议也不敢相信。

    门外有人大喊:“盘家!快走!狼烟!他们快要来了!”

    随后听到脚步声的离去。

    “爹娘,我们走!”盘坤喊着,掀开被子,又拿一层布给父亲的伤口裹上,随后把父亲背在背上。“弟弟,你把娘也背上!”说罢,就跑了出门。

    “娘,你快点!”盘乾半蹲状,示意让母亲上到自己的背上。母亲也知道现在不是推脱的时候,自己腿脚也不利索,自己走肯定走不出去。只让兄弟俩逃命的话,兄弟俩肯定不会同意,让盘乾背着兴许还有些跑出去的希望。

    母亲上了盘乾的背,盘乾一把抓上行李,也跑了出去。

    “娘!”

    兄弟俩急忙忙冲下房顶,两人速度太快,刚补好的房顶又被踩裂。碎裂的瓦片掉进房顶,所以的是没有砸中父亲母亲。倾盆的大雨从漏洞扑进房子里。

    母亲刚刚生好的火瞬间被雨水扑灭。

    兄弟俩匆忙地推开门。

    “你们怎么了?这么慌张,你们小心点,别打闹。”母亲的责怪并不能阻止兄弟俩。“娘!狼烟起了!”盘乾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气喘吁吁。

    “看得死死的,真的是狼烟,黑色的。”盘坤声音都是颤抖的。“糟了,真的是狼烟。”躺在床上的父亲眼睛里无法控制地流露出恐惧。

    在父亲小时候,看到过一次狼烟。不久之后,一大批人马冲进了村子,烧杀抢掠。人马所到之处,似是被蝗灾啃过的田野,寸草不生。这些事情父亲一直记得非常清楚,有时候会梦到小时候的这件事,父亲依然会突然惊醒,一抹额头,全是汗珠。

    事不宜迟,也来不及多想,盘乾就赶快往西边跑。

    路上泥泞不堪,盘乾跑着跑着,鞋子就跑掉了。一些锐利的石子划破了盘乾的脚底板,索性,流的血不是很多。

    人在极度慌张的时候根本不会感觉到疼,只有在度过了慌张,平静下来的时候才会觉得疼。盘乾根本就不知道他流血了。跑过的脚印子里留有淡淡的血迹,鲜红的血液刚印在泥泞里就被落下的雨洗刷成了淡红色。

    因为停下,就会死!

    母亲因为日夜操劳的原因,体重并不是很重,但是盘乾觉得特别沉重,他现在背负着的不是母亲与行李的重量,是生他养他的亲情与恩情,是他们家的一半。

    说来也怪。

    这种沉重的感觉转化成了一种莫名的愤怒,这股胸腔的愤怒又转换成了一种动力、一种能量,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不能慢下来!

    不能停下来!

    这是我的家!

    这是我的娘!

    盘乾霎时感觉脚下生风,泥泞无法粘住他的脚,什么东西都无法阻止他带着他的娘逃出生天!

    盘乾的速度越快,雨点向身后飘落的角度越大。身体的温度逐渐升高,心跳跳动地越快,血液流动速度加快,胸腔越来越闷,但是脚步却越来越轻盈。

    如果这时候盘乾扭过头看,他会发现,原本淡红色的脚印已经没有了,留下的只是淡淡的脚印。不是因为跑动的速度太快,而是因为被石头划破的脚底板伤口。

    已经愈合了!

    盘乾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个。

    他现在必须要带着母亲跑出丽奇之森,跑到焚天城,寻求城里的士兵支援。这有这样,才能活下来!

    突然,盘乾听见了嘈杂的人声,杂乱的脚步声。

    汗毛瞬间竖起。

    背上的母亲只听见了盘乾低沉的声音:“来了。”母亲回头,并没有看到人影,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盘乾你太紧张了,要不我们躲进草丛里休息一下吧?”母亲安慰着盘乾,母亲是心疼,看着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跑得这么快,也是母亲第一次见到盘乾跑得这么快。

    盘乾没有应答,不能停下来,会死的。这声音被盘乾听得死死的,一定是追上来了。盘乾没有放慢速度,反而速度越来越快。盘乾知道,现在的速度绝对是他最快的一次,从来跑过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跑过的地面上,脚印子越来越浅,盘乾的速度根本没有降下来。

    不断有雨滴滴落在盘乾的脸颊上,又被因为跑动而产生的风与速度冲到耳后、脖子,然后被衣服吸收。

    “啪!”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又有一滴雨点正正落在的盘乾的眉心。

    这滴雨点像是被粘在了盘乾的眉心,风吹不懂,跑动的速度也没办法冲散这滴雨点。

    盘乾没工夫去理会这些了,因为他的双手托着母亲。

    一滴雨水而已,就让它呆在那里吧。盘乾心想。

    盘乾慢慢发现,滴在眉心的这滴雨点,可以让他不受雨水的侵扰,自从眉心有了那滴雨水,再也没有雨点往他的脸上扑了。

    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屏障,替他阻挡那些对他来说形成困扰的事物,他只需要专心地做他自己的事情就好。

    顾不了这么多了,盘乾听到的那些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杂乱,有人的声音,有鞋子踩在泥泞小道的声音,有脚踩在路面上水花溅起的声音,有雨水低落在水坑里的声音。

    不能放松,要一直往前跑,声音越大代表他们越来越近。

    突然,眉心的雨滴散发出了一种清凉的感觉,从眉心,渗透进大脑,再从脑子穿过心,穿过肺,那种力量由肺部分散成无数股感觉发散到身体各处。

    他的身体没有这么沉重了,他的肺没有这么闷了,他的体温也降了下来。原本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肌肉也放松下来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里,他也能渐渐看清楚了。

    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

    让他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了。

    盘乾却不会去想这么多,只是知道身体更舒服了,可以让他跑的更快。

    那就跑吧!

    母亲把母亲的命交给了自己,自己不能让母亲失望。

    盘乾看到,前面有一大群人。

    是镇子上也在逃命的平民们。

    “哥哥!”盘乾与人群还有很多距离,就开始大喊。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哥哥和爹是否还好。

    其实他也不知道盘坤在不在人群里,人太多了,声音太乱。

    “妈妈,我怕……”

    “儿子快点走。”

    “老婆,你还能走吗?”

    “爹爹,我们为什么要跑?”

    盘乾又喊:

    “爹!”

    可是却没有回应。

    心说,可能是人太多了,盘坤和爹在里面没有听到。

    盘乾跑近了,又一次大喊:

    “爹!盘坤!”

    依然没有人回应。

    “有人看到盘坤和我爹吗?”

    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不是因为怕追兵们追上,而是对于家人的担心。

    当一个人担心到极致的时候,担心就会变成恐惧。

    他怕盘坤与爹会出事。

    盘乾跑进人群里,迸发出一种能量,使劲大喊:

    “有人看到盘坤和我爹吗?!”

    没办法,寻找自己家人的平民们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这声大吼仿佛能穿透世间万物,直达人心。

    “盘乾?”终于有人回应了,但是盘乾能听出来,这个声音不是盘坤,也不是爹的声音。循着声音看过去,是自己的伙伴。

    “杨梦,你看到盘坤和我爹吗?”盘坤靠过去,问。

    但是盘乾看到杨梦的下个动作,却失望透顶——杨梦摇了摇头。“没有,我以为你们往南边跑了。”

    地理的原因,东边肯定是不能跑,因为弥赛亚的军队就是从那边过来的。至于北边,都是群山,异常陡峭,也不好跑。

    所以路线只有两条,一条是西边,往焚天城跑,就是盘乾现在跑的这条。

    还有一条,南边。沿着水边跑。

    莫非,盘坤是往南边跑的?盘乾心想。打完这仗之后就回家等着爹和盘坤吧,家人平安就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能做的也只是保佑爹和盘坤。

    瞬间,盘乾的耳朵抖了一下。

    又是一串杂乱的声音。

    这串声音里,有狂笑,有大吼,有铁蹄踩在小水坑里的声音。

    这是死神逼近的声音!

    汗毛竖起。盘乾像是一只被惊吓到的猫。这只猫弓着背,尾巴竖起。

    “他们来了!”盘乾突然大喊,“快走啊!”

    这一吼,引得平民们看着盘乾。

    “盘乾,你说什么呢?”

    “放轻松,我们能跑到焚天的。”

    “不是的!我听到了!马蹄的声音!”盘乾急忙解释。

    一阵安静,是人们静下来也想听到那个所谓的马蹄声。

    人们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盘乾,是你太紧张了。”

    “你可别吓我。”

    杨梦也安慰着盘乾,“是不是你跑的太累了?”

    盘乾又解释:“不是,真的听到了!”

    杨梦皱了一下眉头:“不会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情况下引起恐慌的话人们的情绪真的就没法安慰了。“我们都跑出来这么远了,那些人可能只是来抢东西的。”

    这回,盘乾也没有再解释。便开始加速跑动。

    穿过人群,盘乾又把速度不断提高。刚刚在人群里,跑得太快会撞到人,跑出人群,才是盘前发挥极致的时候。

    跑出好一会,耳边就传来了惨叫声!

    虽然有些看不见很远的路,但是盘乾还是能模模糊糊地看见距离几米的许多脚印,越发坚定了心里的想法:哥哥和镇子上的人一定是往西边跑的。

    没跑进森林之前,天空已经被黑云遮蔽住了,又是傍晚,加上无规则交叉的枝叶,森林里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伸手不见五指,但盘乾还是凭着感觉往前跑。

阅读自由图腾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玄幻三国之最强帝王有人喜欢这首歌娱乐之神级农场老爸韩警官百鬼升天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