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惨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林煜竟然,无言以对。至少你拿的那把枪可以买十把AK47,你至于这样吗?

    林煜没什么要准备的东西,也只有换了一下衣服,将自己的狙击枪拆了放入了背包。毕竟狙击手的枪太值钱了,不太舍得随手扔掉。

    据刺客说,这把匕首是他的祖辈上传下来的,他的祖辈也一直是刺客!

    “那么你呢?”林煜随口问了一句。

    刺客沉默了,好半天都不说话,林煜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让刺客伤心的话了。但是刺客却没在乎,而是严肃的说了一句。只要你活着见到我,我就告诉你!

    撒旦摇了摇头,他主攻狙杀,近身能力相当的薄弱,而且他也玩不惯匕首。

    狼头也摇了摇头,你让他布雷还行,让他去暗杀,比杀了他自己还难。

    众人将目光抛向了林煜,现在这么多人中也只有林煜最能胜任这个任务了。因为至少林煜还和刺客学了一段时间,起码的近身暗杀技巧他都明白。

    活着回来?

    林煜念叨着这句话,他已经听到两次了,好像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死一样。他摇了摇头,将那些奇怪的想法摇出脑海,而后走向了自己要做的目标地点!

    人员配置就这么决定下来后,林煜戴上了面具,双手持匕,隐藏在墙壁的掩体后面,伺机而动。

    撒旦将巴雷特拆成了零件,将一名士兵背后的背包清空,然后将零件放入了背包。对于他来说,这把枪就是他的生命!

    狼头随手将自己的配枪扔下,反正他也不是很在乎,捡起地上扔着的AK47。捡起来还很高兴,对着林煜说他用过的第一把枪就是AK47。

    一行人悄悄的潜入了军驻地,刺客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几个守门的士兵。全部都是一击毙命,而后迅速将士兵的尸体藏了起来,换上他们的衣服前进。

    “谁会说库耳德语?”狼头问道众人。

    众人摇头,库耳德语是伊蜡克中部分通用语言,刺客表示他会说,但是只能说几句常用的。

    狼头果断决定让刺客带领全队,如果遇上了别的伊蜡克士兵,就由刺客来吸引他们的注意,然后由另一个人来近身暗杀。

    但是,近身暗杀属刺客最强,现在刺客要去吸引注意力,那么另一个人就必须在林煜他们三个人里面选。

    推脱不过,林煜只能顺其自然了,刺客将自己最珍爱的匕首——幽蓝,交给了林煜。

    林煜接过匕首,这把匕首的表面并没有哑光涂层,但是却丝毫没有光芒,并且锋锐无比,入手温凉如玉。

    众人分工合作,看着周围的伊蜡克士兵逐渐退去,林煜一个翻身进了最近的一座帐篷。屋内一片狼藉,地上还凌乱着染血的床单,与满地地乱发。

    那是女人的头发。

    可以听到,隔间里还有女人绝望的惨叫声,与男人放肆的调笑。这简直,像是地狱!

    他没有思考太多,直接冲进了隔间,一枪解决掉了趴在女人身上耸动的士兵,然后直接用匕首划破了旁边一个正在凌辱女人的士兵的喉咙。

    一个正在提裤子的士兵吓得直接趴到了地上,急急忙忙的在身上摸索着手枪。

    林煜冷漠的回头,直接一脚踢向他的手腕,他一声惨叫,手腕软塌塌的瘫了下去。林煜直接一拳砸向他的面门。

    士兵的鼻梁骨一声脆响,大量的鲜血从口腔和鼻中涌出,林煜一脸嫌恶的表情擦了擦手。提起手枪对准了士兵的额头。在士兵惊恐的注视中扣动扳机。

    “砰——”一个经过消/音器消声的枪声响彻在房间里,士兵重重地向后倒去,激荡起了一片尘土,他的脸上依然还有对死亡的惶恐!

    林煜浑身染血,目光冰冷,内心就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怒火将他包裹。

    房子内总共有七个女人,有三个已经死了,浑身都是被凌辱的痕迹。她们全部都全身赤裸,身上被烫出密密的烟疤,几乎没有一片皮肤是完好的,有一个女子的乳/房被用刀割掉了,露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还有一个女人临死之前依然满脸绝望,怨毒,死不瞑目!

    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林煜认识,她是非律宾来的战地急救护士粱靓。那是一个十分腼腆的女孩,由于她母亲是华国人的关系,她对华国人也十分有好感。

    将近一个月的相处,这个羞涩的女孩也对林煜有了一丝好感。就在不久前还开玩笑说,如果战争结束了,她还想去林煜的家乡看看。

    林煜问她看什么,她转眼就羞红了脸,细若蚊吟的说了一句:“看你!”

    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是,转眼间,这个温婉可人的女孩就死在了林煜的面前。

    她的尸体青紫交横,身上布满了被鞭子抽过得血痕,她才19岁啊!

    19岁,正是憧憬爱情的年纪,可是她却早早的凋零在了战争中。

    林煜这一次一口气杀了三个人,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害怕。他只感觉还不够,攥着匕首的手被士兵的鲜血染红,他面目狰狞,就像刚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另外五个女人也早已奄奄一息,长时间的折磨已经让她们的身体十分虚弱。还有的人,刚刚被林煜解救,直接就撞死在墙上了。

    尸身遍布,鲜血横流,这是人间的阴暗面,这就是战争带来的后果!而弱者,更是在战争中无法生存,这是这个弱肉强食法则的延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挡!

    看着几个围在一起,哆哆嗦嗦的哭泣的女人,林煜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们。她们好多人都有自己信奉的宗教,而好多严苛的教条会让她们认为自己不贞。

    而他们的家人,则会呼喊着狂热的口号,将她们推向绞刑架!

    虽然她们现在并没有死,但是回到家以后,那更为严酷的教令会让她们更加的生不如死,就如同美杜莎那般,屈辱的苟活,或者屈辱的赴死。

    林煜无力地瘫软在地,他轻轻用手让粱靓的眼睛闭住,而后给她盖上了一件长袍。将她放在折叠床上,准备走时将她埋葬。

    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几乎所有女人都疯了一样,撕扯着死去的士兵的尸体。她们或用手,或用嘴,将尸体撕成碎片,而后吞咽下去。

    一边撕一边流泪,还有的女人已经崩溃了,她们绝望的敲打着墙壁,或者抠/挖着自己的身体。哭叫,呐喊,就是这场人间惨剧中,唯一的声音。

    听到动静的狼头从外面跑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当前的场景。出乎林煜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觉得生气或者愤慨,他只是焦急地对着林煜说明伊蜡克军已经听到了这里的声音,而大部队正在向这里赶来。

    “林煜,你依旧在任性做事!我真是怀疑你,你能不能再做这行!”

    撒旦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冰冷,刚刚眼看就要偷到油桶了,可是林煜这里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所有人的计划功亏一篑。

    “难道我就放弃这些女人,让那些禽兽肆意凌辱她们吗?”林煜咆哮道。

    “可这不是你放弃我们活着希望的理由!”撒旦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现在有千千万万的女人像她们一样正在被肆意凌辱,践踏。你能管得过来吗?你难道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吗?士兵!”

    “我不管我看不到的,我只管我能看到的!”林煜倔强的对上他的眼。

    “那么你想要怎么办?”

    撒旦没有再和他争吵,反而是冷静的问了一下。

    林煜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带她们走啊!难不成还把她们留在这里?”

    “可是你知道吗?她们出了这里也一样会死!甚至,比这里面死去更加难过一百倍!”

    “只要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出去,我就要带着她活着出去,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你想去死由着你,但是别拉我们陪葬!”撒旦转身抛下了一句,一个跨越,翻出帐篷,追向正在阻击敌人的刺客。

    看着撒旦离去,狼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林煜,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不能有妇人之仁!”

    “可是,难道我应该见死不救吗?”林煜急了。

    “但是你要明白,这里,是战场!你再这样,会害死我们的!”

    狼头抛下一句话,就赶去支援刺客他们了。林煜想了想,也就跟着去了。

    简单安置了一下女人们,给他们留下了死去士兵的武器。再加上有两个女人是科威特的士兵,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

    自己无法一直保护她们,将粱靓的尸体交给了她们,让她们带出去,因为自己实在是不方便!

    安排完了这一切,林煜就奔赴了战场。

    “禽兽!”林煜咬牙切齿,他可以容忍屠杀军队,屠杀战俘。因为战争本来就是男人的事,可是战争和柔弱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这种凌辱,比屠杀更可恨!

    林煜忘了刺客对他的教导,忘记了平心静气。

阅读独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短刀十六夜[综]武侠之最强黑风寨地球上线大魏宫廷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