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进了系统内部教材的那个案例?”

    在座的所有人纷纷表示了肃然起敬的态度。

    “但这只是开了个头!不是么?”

    “您的意思……”苏定每次面对姚兰发言,总是不由自主地矮了矮身子。

    “那个晚上到现在,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三十多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

    “但是现在死的都是2班的学生,所以我首先不建议你用一中这个字眼。”姚兰拨弄着手里的铅笔,象是在自言自语。

    案件讨论的时候,苏定通常是作为主汇报者,也就是主要的靶子出现。哪怕私底下跟姚兰有过高度的默契,也要在讨论会上承受一遍后者的数落,这样的状态让苏定很是郁闷。

    “已经很清楚了,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姚兰重重地顿了顿笔。

    苏定表示赞同,但他又补充了一句:

    “只是把目标局限在2班的学生里,会不会是在弄险?就象您说的,或许有其他的事件?或许有根本不搭界的事件才是我们要找的?”

    “我不能排除这样的推论。但是,作为侦查人员,这不是正确的思考方式。”姚兰象是在回忆这一些旧事:

    “还在黑龙江工作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案件,也是持续性的连环谋杀。不过,犯罪逻辑比这个案件混乱得多,受害人之间有的根本毫无关联。我每天冥思苦想着各种可能的犯罪动机,用各种办法将这些臆想出来的所谓动机捏合在一起,想得到一条清晰的有说服力的结论。结果,案件越来越走进了死胡同。我差不多快放弃了。后来……某一天,在几乎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中,我完全扔掉了所有推论性的预测,回到了案件本身。所有的兴趣和精力都放在现场痕迹、物证、所有知情人的证言调取以及数目极其可观的嫌疑人排查工作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简单的谋财害命随机杀人案件……”

    “哎哟,听说过啊,那案件就是您办的啊?”

    案情似乎在逐渐地推进,但是疑问却是越来越多。

    苏定感觉自己抓住了某个突破口,然而,仔细分析现有的情况,跟案件的侦查方向又是南辕北辙。

    “整个犯罪目的跟了解的那些前因对不上号啊。”

    姚兰没有出声,一副飘渺的眼神在座下游荡,对苏定呲牙咧嘴的苦脸视若无睹。

    “怎么说,一中的这些学生也都是受害者——呃,说受害者可能不太妥当,那至少是失败的一方吧.结果,几十年过去了,还要被人继续追杀么?正常情况下——如果存在复仇的动机的话,不是应该他们去寻仇?”

    “可是,我们现有掌握的情况——围绕着犯罪动机所寻找的,都是这个案件形成的背景……”

    “是的,目前也没有比这个更有价值的突破口。”严正清谨慎地帮了一句。

    “是的,那以后,我就到公安部工作了。”姚兰保持了足够的谦逊和矜持:

    “必要的推测、推理我当然不反对,但那毕竟是未经证实的东西。我们的工作,不能建立在这样不能确定的基础上,这是我的原则。或许,你另有高见?”姚兰的笔尖,远远地指着苏定。

    “茅塞顿开,茅塞顿开!其实吧,很多年以前我就把所有的推理小说都扔掉了。不过呢,真遇到案子,特别是象这个您所说的极具戏剧性的案件,就不由自主地给带进去了。自主性,对,自主性!我们现在缺的是这个。基础工作不够到位,是这样嘛老严?”

    “被动的、防御性的工作,主要是对潜在被害人的保护上,这个工作不能松。另外,工作的主动性体现在哪里?体现在我们把该做的事情不折不扣做好,科目的细节都重新过一遍,已有的材料先装卷,每个人有空就多看看,我的经验是:材料里可供你遐想的东西,多得出乎你的意料。”

    苏定没有什么更多的建议,但他心里还是有一个怎么也放不下的疑问——李忠实被害现场发现的那个奇怪的图案!后来,经过提示并重新辨识现场勘验照片,在上海刘文秀案、宜兴赵军强案的现场,也都发现了类似的图案。

    这是刻意的行为表现,还是故弄玄虚?苏定倾向于前者,但却根本提不出任何有力的佐证。这个图案,显然充满了某种象征性的、仪式性的意味,同时,很大可能是个性化的表现。恰恰因为如此,才难以为人所知——悲观一点预估,可能只有犯罪人自己才能解释。

    由这个问题引发的疑问是,五个案件中,除了“火”这个统一具备的特征以外,其他方面本以为应该成为共性的细节,却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比如,五个被害人中,有的是直接被火烧死,在这里,火是犯罪的工具和手段;而另外有的人则是在死后用火烧毁,这时候,火又似乎代表着另外一种特定的意图。还有就是现场发现的那种奇怪的图案,在原红缨和唐强这两个案件中却没有找到,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现场的毁损破坏而被抹去。但无论如何,这一系列案件如果是同一个或者同一批人所为,肯定是有某种非常个性化的形式上的追求,但犯罪人并不刻意保留也没有费心地进行掩饰。

    这种心态说明什么?

    苏定认为,很大的可能是犯罪人根本不在意、或者根本没有考虑在这些方面故弄玄虚来应对公安机关的侦查。他或者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和目标,在按部就班地行动。

    这样毫无现实证据支撑的推测,如果贸然在姚兰面前提出,估计又会被狠狠地嘲弄一番。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苏定才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跟姚兰继续抬杠,但他心里始终无法放下这样的疑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侦查工作进入了缓慢而又平静的节奏。所有的现场痕迹都重新进行了比对、分析。几个受害人的遗物,全部汇总到一起,按照各种的需求标准分类检查。家属、亲友的调查不厌其烦地反复进行,调查对象的范围也逐渐扩大,统计出来的数目让姚兰都有点吃惊。与此同时,严正清带领的小组,把一中、市教委、市府的档案室翻了个底朝天,但所获有限。

    “原来有个叫知青办的机构吧?他们的档案没有保留完整?”

    “档案倒是都在市里,全不全的谁也说不清。一中这些学生插队的去向,记录得不是太清楚。”

    “还有什么渠道可以了解的?”

    “恐怕……只能到插队的地方进行补充了,不过,我不太乐观。”严正清忧郁地要着头:

    “我们这里档案保管算是还行的了,那些穷乡僻壤……能做得更好?”

    好在大体的名单算是有了,象原红缨、李忠实等五个被害人,不出所料地都是在内蒙,而刘向东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材料仅此而已,这些人插队之后的情况,包括他们返城的过程,去向,一概付之阙如。

    侦查的脚步,很不情愿地在徘徊着。

    “还好吧,该做的也没缺什么。不过,你说的对,有点流于形式,主要精力都放在……嗯,天马行空的遐想,自己预设一个目标,然后死死抓住不放,这是个大问题。”

    姚兰伸出两只胖胖的大拇指,冲苏定他们晃了晃。这个动作非常搞怪,但是,在知道姚兰的来历之后,场内自是一片淡然。

阅读流年似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楚霸王[综]炮灰终结者六零年代好家庭一念永恒有人喜欢这首歌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