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光亮完全消失的时候,原红缨的脑海里跳出了堂吉诃德这几个字,但她来不及象当初那样绽开笑容,只能勉强地让自己的嘴角作了个微微上翘的动作。

    来人的身份根本没有让她有任何的警觉,而且她肯定接待的时间不会很长,所以思绪里还在延续着对剧情内容的想象。但是,当那双手搭上她的脖子的时候,原红缨猛然惊醒,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来人的真实身份和他的来意。

    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左右,这个时间段已接近深夜,但却不是一个死亡的时间。大部分人在此时正在享受临睡前的那份闲适和慵懒,家庭里的气氛正是最温馨的时刻。她没有这样的幸运,但却还是能从周围的声音、光线甚至气味上分享这样的氛围。此时,街上依然车流如织,临街的窗下,不时传来夜游者的喧哗,红男绿女们啸聚到各种各样可以放纵的地点。一切都表明城市的活力还在巅峰。在这样的时候,死亡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她觉得自己配得上庄重这个字眼,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当你很认真地去想、去做一件事的时候,通常情况下,你便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比较理性的一方。而理性和庄重这两个字眼,从来都像是双生的一样。这辈子,她认认真真地做过一些自认为足够庄重的事情。

    原红缨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表情,是她嘴角隐约可见的一丝微笑。

    当那双手从背后扼住她的喉咙时,几乎在瞬间,原红缨就失去了知觉。她甚至来不及惊愕、愤怒、恐惧。那一刻,她只是觉得荒诞。

    就像她的人生,这条走了50多年的路,回头望去,一片稀疏破碎的印记。在起始处,有一束刺眼的亮光,让所有的印记,一小段一小段幻化成光怪陆离的黑影。此刻,亮光在渐渐黯淡,直觉表明自己的呼吸已经非常艰难。缺氧让她陷入了一种病态的麻醉,甚至有一点懒洋洋的舒适。她没有觉得疼痛,所以也没有挣扎,默认了接下来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来的那样的自然,似乎等了好多年,但却始终无法设想到来的方式。在她的预期中,不应该这样仓促,至少应该让自己有时间整理一下仪容和心情,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多少有点狼狈。更理想一点的情形,最好带有一些庄重的仪式感。

    里间卧室里还在响着一个电视剧的对话,还有不时穿插着的煽情的音乐。声音听上去并不真切,很象是遥远的另一个世界的耳语,但原红缨通常已经习惯了这种旁观者偷窥似的体验。她原本对这种家长里短繁絮庸常的体裁毫无兴趣,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换了一圈的频道之后,最后总是停留在这样的节目。某一天忽然发觉竟然已经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此后她索性采取了放任的态度。总归是在自己的家里,没有任何其他人在一旁监视,这样流俗的生活让她感受到了轻松,而且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趣味。如果刚才不是来人的敲门,她一般都不太肯轻易地中断这段沉溺其中的时光。

    原红缨知道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不见得能容于当下的许多人,她清楚自己是一个落伍的人,再真实一点的评价,说是已经被时代抛弃也不算过分——即便现在她在身份上仍然属于强势的那个群体。但她不在乎,象是扎进沙堆的鸵鸟。她害怕与人争辩,不单单是勇气方面的原因,而是感觉自己离现实的世界越来越远。如同两艘在码头偶遇的大船,各自起锚之后相背而行,连向对方挥手道别的心情都没有。

    脚下的这艘船正在沉没,四周再也没有喧嚣嘈杂的干扰,她很想骄傲地挺立在船头,象战士一样,提着长矛,冲向远方的巨大风车。对,就是那个名字,她在许多年以前第一次看到这部小说,毫无节制地放声大笑的同时,牢牢地记下了这个名字。

阅读流年似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梦里见过你魔临——天地劫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创造101之最牛导师变身在漫威世界哭泣的女人谋杀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