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偷腥的猫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丽君大羞,娇嗔道:“那后面你都是在装睡?”

    “是啊,不装睡的话怎么给你机会继续作恶?你这只贪吃的小猫。”

    相比于沈丽君之前偷腥时的青涩,方天鹫就要老到多了,不一会便撬开了她的牙关长驱直进,品尝里面的芬芳。

    沈丽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任由方天鹫摆布。偏偏这样的感觉太美妙了,让沈丽君深深沉迷其中,只盼永远都不要结束才好。

    好久好久,方天鹫才放开了她,便见她双颊通红眼神迷离,如同一个娇艳欲滴的水蜜桃一样,让方天鹫又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她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向方天鹫,不知道他所说的“还回来”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她抬起头的时候,方天鹫便凑过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唇。

    “呜!”

    沈丽君好一会才灵魂归位,看着近在咫尺的方天鹫,心里有种仿若梦中的错觉,因为获得了方天鹫的回应,让她明白他也是喜欢自己的,这朝思暮想的期盼突然得到实现的感觉,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如同一个只不过想要个方寸容身之处的人,却忽然得到了一栋大厦。

    不过,即便是梦,沈丽君也不想放弃。

    “你刚才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她羞涩的问道。

    方天鹫稍稍侧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应该是从你第二次舔*我嘴唇的时候吧。”

    “丽君。”

    “嗯。”

    沈丽君仍旧趴在方天鹫怀里不敢露面,声如蚊蚋的应了他一声。

    “你刚才偷亲了我那么久,是不是应该还回来了?”

    “嗯?”

    遭到突然袭击的沈丽君被吓了一跳,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雪糕一样,被方天鹫这火似的亲吻下融化了。

    方天鹫的动作很轻,仿佛在享受一件世上仅有的绝代艺术品,生怕伤到她一分一毫。

    “我才不是小猫。”

    “不是小猫怎么会用舌尖舔人家?”

    “不许你再说!”

    “要不,我掐你一下?”

    说罢,他真的把手伸到沈丽君的腰肢上,在那里的嫩肉轻轻掐了一把。

    “啊!痒死了!”

    沈丽君猛地缩了一下,牵扯她那丰腴柔软的娇躯在方天鹫身上颤动着,这触感引得方天鹫一僵。

    以前就知道她身材极好,如今在这零距离的接触下,方天鹫的感受就更深了,即便隔着衣衫,那刺激也足够强烈。

    “嗯?你这下面藏着根什么?怎么硬邦邦的?”

    “呃,那是头不听话的小怪兽而已,别管它。”

    “哦。”

    沈丽君这时候已经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了,脸上哄得发烫不敢说话。

    “今天你也累了,早点睡吧。”

    “我,我身上没有力气。”

    她也没有说谎,刚刚被方天鹫吻了一通,现在这身子都还是软绵绵的。

    方天鹫微微一笑,就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放到旁边的大床上。沈丽君的双颊越发红润了。

    现在自己被他抱到床上,如果方天鹫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自己要怎么办呢?

    拒绝?

    当然不会了。

    主动答应?

    更加不行了。

    越想,沈丽君脸上就越烫。

    直到方天鹫帮她盖上被子,她这番内心挣扎才算结束,同时也对方天鹫的“点到即止”有那么一点点失望。

    方天鹫当然明白,自己如果想再进一步的话,以沈丽君的性子根本不会拒绝。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和她来日方长,不必急在一时。

    “天鹫,可以不要走吗?我有些怕。”

    她害怕方天鹫会离开,所以压抑住羞涩,硬着头皮说道。

    方天鹫温柔的抚了抚她额头上的发丝,轻声道:“好,我就在这陪着你。”

    他知道她今天经历的事情很多,黄志豪给她造成的阴影恐怕还没有完全消散,所以不敢一个人独睡。

    所以他就坐在床边,一边看着她一边笑着问道:“你弟弟在你的手机里找到我的电话号码,他说我的号码备注是‘天’,为什么呢?联系人写小方或者天鹫都可以啊。”

    这个细节给方天鹫的印象很深,而沈丽君这时候抓着被子蒙住自己半边脸,忽闪忽闪着眼睛看向他,声音略略模糊的道:“因为……因为你是我的‘天’。”

    听到她的话,方天鹫心底深处那本来就被撬开的一角更加大了。

    他看向她的目光更加温柔如水了,嘴上含着笑意的说道:“真是个傻瓜。”

    沈丽君没有说话,露在被子外面的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一样。

    方天鹫把房间的灯光调暗,柔声道:“好了,睡吧。”

    “我想听你唱歌。”

    “好。”

    于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方天鹫凝视眼前的可人儿,嘴里轻轻哼出歌声:

    煤气灯不禁影照街里一对蚯蚓,

    照过以两心相亲一对小情人,

    沉默以拥吻抵抗一切冰与冷,

    晚意借北风轻轻的飘起长长裙,

    多温馨,心里,风中那笑声,淌泪。

    ……

    在没有伴奏的陪衬下,方天鹫歌声轻柔,仿佛就在沈丽君耳畔细语,让这空气中有股温暖慢慢荡漾开来。

    沈丽君觉得自己幸福无比,因为以往的方天鹫都在那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歌唱,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观众。而现在,他的听众只有自己。

    尤其这歌曲的旋律好美好美,如同一涓细流径直流入她心里。

    而方天鹫也好像和这环境融为一体,即便到了歌曲高*潮,声音却还是那么温柔:

    今天今天星闪闪,

    剩下我北风中漆黑中带着泪,

    念当天当天跟他一起的每天。

    ……

    在这歌声的陶醉下,沈丽君只觉得思绪安宁困意上涌,眼皮也越来越重。

    她朦朦胧胧的道:“这歌叫什么名字?”

    “《梦伴》。”

    “别人听过吗?”

    “在这个世界里,直到目前为止,只有你听过。”

    “嗯,那就好。”

    说完,她就沉沉睡过去了。

    看着她平静的脸,方天鹫没有停下歌声,而是把这首《梦伴》完整的哼了出来。

    这是他前世时著名女歌手梅艳芳的歌曲,不过他没有用原唱的强调来哼,而是参考后期一个年轻女歌手李悦君的唱法。

    待沈丽君睡熟了后,方天鹫才回到隔壁他的房间洗了个澡,又拿了一床被子过来这边,在刚才的沙发上度过这一个晚上。

    空气中飘荡着沈丽君那独有的淡淡幽香,让方天鹫的心境也平静了下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

    当阳光从酒店露台那边照进房间时,沈丽君早一步醒了过来。

    朦朦胧胧里,她觉得昨晚的一切好像都是梦幻似的,让人不敢相信。直到她看见睡在对面沙发上还没醒来的方天鹫,才惊觉这一切都不是梦。

    动作轻盈的从床上下来,她来到方天鹫身边。这次她没有偷偷摸摸,也没有多少犹豫和纠结,直接就弯腰在方天鹫的唇上亲了一下。

    方天鹫没有醒来,而且沈丽君现在也不怕他装睡。

    然后,她一边哼着昨夜睡觉前听到的那首《梦伴》,一边换好了衣服,像只轻快的小鸟。

    趁着方天鹫没睡醒,她就先去君悦酒店的餐饮部,为他叫了一些口味较为清淡的包点。她知道方天鹫喜欢吃辣,不过作为一个歌手,要时刻注意保护嗓子,所以她为方天鹫准备的食物,一般都以清淡不刺激为主。

    等她提着包点回到房间时,就发现方天鹫已经洗漱好了。

    “你醒了?快吃早餐吧。”

    沈丽君把食物放到房间里的小茶几上,方天鹫却从后抱住了她,还把脸埋在她的发丝里,呼吸着其中的发香。

    被方天鹫这亲密的举动弄得浑身发热,沈丽君却很是享受,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相拥着。

    “好了,先吃早餐,然后我带你去见见刘大潮,昨天能找到你,多亏了他帮忙。”方天鹫说道。

    “嗯。”

    这时候的沈丽君,对于方天鹫的任何要求,她都无条件答应。

    刘大潮的办公室就在天南广场上面的写字楼顶层,这也是他旗下天南发展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

    刘大潮这人好面子也好派头,所以他自己的办公室就差不多占了顶层一半的面积,里面不仅有个宽敞的套房,甚至还有个不小的浴池。而且家具都是上等的红木所制,墙上也挂着不少古画。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办公室的主人是个传统文化研究者。

    只是,方天鹫知道刘大潮这人的文化水平不高,这些红木家具的雕饰,或者墙上古画的意境,刘大潮都一窍不通。

    他只是跟其他的很多成功商人一样,专为附庸风雅而已。

    方天鹫带着沈丽君来到的时候,刘大潮就在这办公室里跟朋友打麻将,旁边还站着几个人跟在后面下注。

    这些人都是烟杆子,把这办公室弄得烟雾弥漫。

    “小方,你来啦?小马,你过来顶一下,我得招呼个朋友。”

    正坐在那里大杀四方的刘大潮让旁边站着的一个男人顶了自己的位置,快步朝着方天鹫两人走来。

    “哦。”

    沈丽君低下头,把脸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喃喃道:“告诉我,这不是我在做梦。”

阅读重生之娱乐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审神者画风不对海贼之一刀必灭特种兵之神级机械师大魏宫廷书生撩人(重生)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