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反响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于是,四个人都没有说话,整个客厅里只剩下那悦耳的吉他声,还有方天鹫紧抓人心的歌声。

    直到电视里面的方天鹫在观众们起身鼓掌之中致谢退场,方乙成、方惜如几个都没有回过神来。

    恰在这时,电视里的主持人正在说道:“欢迎我们最后一位选手——方天鹫!”

    这话传到了方乙成几人耳里,让他们一时间有点错愕。

    方同杰笑出声来:“没想到《青春之声》里还有个跟表哥同名同姓的选手啊。”

    方同杰也爱看,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跟班上的女生们有共同话题。

    此时播出的正是穗城赛区的淘汰赛,钟美玲母子看得津津有味。

    “姐,今天星期五,天鹫应该放假了吧,他没有回来吗?”方乙成倒是没有留意电视里面的内容,对方惜如问道:“而且南益大学就在市里,离你们家不远,他回来也方便啊。”

    可是他刚刚说完,方惜如他们就看到了电视里,方天鹫抱着木吉他上台的情景。

    当初方天鹫上台两次,第一次因为音响设备问题而退场,第二次则是直接抱着木吉他上场自弹自唱。盛世娱乐和江南卫视为了比赛的连贯性,把他第一次上场的画面剪掉了。

    方乙成作为岭南省内经营多年的唱片渠道商,对时下音乐圈内的事自然了解,知道《青春之声》乃是如今国内最火的一档歌曲选秀节目。

    所以在这穗城赛区的淘汰赛上面看到了方天鹫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扭头看向身边的方惜如,就见到她也是满脸的愕然,分明也对此毫不知情。

    刚想开口询问,便听见悠扬的吉他声伴着方天鹫的歌声从电视里面传了出来。

    方乙成家里,妻子钟美玲、儿子方同杰都在,连方惜如都来了。

    这房子是方乙成在领御国际小区买的,面积达一百四十多平方米,恰好方天鹫在这小区里也有一套差不多的户型,却是当初从赵中健那里拿到的房产。

    今天是周五,方乙成刚在外面出差回来,想到方天鹫上大学以后,姐姐方惜如只有一个人在家,便让她过来自己家里吃饭。

    晚餐过后,几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观看的正好是江南卫视的《青春之声》。

    钟美玲虽然三十多岁了,却也喜欢时下年轻人爱看的节目,尤其《青春之声》里面都是俊朗青年。

    方惜如的目光也停留在电视上,嘴上说道:“是我让他别回来的,难得他在外面独立生活,又正是跟同龄人相处的好机会,回来陪我这个老太婆有什么意思。”

    方乙成知道自己这姐姐极有主见,也就不再多嘴了。

    良久良久,方乙成努力的吞了下口水,不知道是问方惜如还是自言自语:“刚才那个,是天鹫?”

    “表哥居然会唱歌?还唱得那么好!”方同杰先是惊讶,然后就变成了兴奋,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太酷了!如果她们知道我表哥是《青春之声》的选手,我就不用担心她们不理我了!”

    钟美玲则有些不满的看向方惜如:“他参加了《青春之声》,你也不知道?该不会是你故意不说,然后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等他上台了你再在我们面前显摆吧?”

    只见方惜如缓缓摇头,脸上不知道是恼恨还是高兴,道:“他还真把我瞒住了,估计是怕我不同意吧。”

    顿了顿,她对方乙成问道:“乙成,我不是行内人,只觉得天鹫唱得挺好听的,你说说,天鹫这表现怎么样?”

    “怎么样?”方乙成苦笑:“姐你刚刚没看到那些现场观众都什么反应吗?穗城赛区这么多选手,可就天鹫一个人能有这样的反响啊!”

    “还有,天鹫居然有这样的声线,平常听他说话还真听不出来啊。”方乙成自言自语的道:“还有他那唱功,除了科班的美声学生或者从小训练的人,这种年纪能有这样的功力,很少见啊。等等,刚刚他说这首歌是他自己写的?”

    原本还算冷静的方乙成这时候也站起来了,在客厅里面来回的走。

    方惜如跟钟美玲诧异的看着这个平日里稳重的男人,现在却是这副模样,心里都感到惊诧。

    “哎呀老方你别转了,转得我眼都花了。”钟美玲抱怨。

    方乙成停下来:“想不明白啊,刚刚天鹫唱的这首歌,歌写得好,他唱得更好!我只是想不明白,能写出这样的歌,创作者一般都是人生阅历极其丰富的人,还有天鹫唱出来的那种味道,啧啧!真不像是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人啊!”

    “乙成,这是什么意思?”方惜如的音乐鉴赏素养毕竟只停留在普通人的范畴,看到的没有方乙成那么多。

    “我是说,天鹫这小子是个天才!”方乙成看着方惜如:“姐,今天这比赛播出之后,天鹫怕是要红了!”

    那边的钟美玲听了就忍不住有点嫉妒,说道:“要红?怕是没这么容易吧?”

    “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方乙成说道:“盛世娱乐跟江南卫视一向善于推动观众的情绪,所以几个赛区的比赛都是按各自的精彩程度来安排播出顺序的,穗城赛区被安排到最后,而且今天是星期五晚上,正是最多人看电视的时段。”

    他指着电视,道:“刚才你们也看到了,穗城赛区的其他选手根本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江南卫视却还是把穗城赛区作为压轴播出,是因为什么?”

    “是天鹫?”方惜如悚然一惊。

    “对!在盛世娱乐还有江南卫视看来,天鹫一个人就可以压过其他几个赛区的选手了!”方乙成越说越兴奋:“这个臭小子,居然藏得这么深,不行,我明天得见见他!不对,等不及了,现在我就先打电话给他问问!”

    同一时间,岭南省人民医院肿瘤科的单人病房里。

    赵中健与妻子毛东晖正陪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儿子赵先桦。移植了方天鹫的骨髓以后,赵先桦的恢复情况比较好,虽然还得进行一系列的后续治疗,不过医生说他的病情已经稳定,复发的几率较小,让赵中健夫妇放下了心头大石。

    赵先桦今年十二岁,因为病痛折磨,除了脸色苍白之外,身体还十分瘦削。赵中健夫妇陪着他吃过饭之后,为了给他解闷,便陪着他一同看电视。

    毛东晖特意把电视调到了江南卫视,她知道如今的少年人最喜欢一档叫《青春之声》的歌唱节目。

    不过,当方天鹫上台并且自弹自唱了一首《曾经的你》之后,赵中健跟毛东晖都相视无言。

    “那个人,是他?”毛东晖还怕自己认错了。

    赵中健点点头:“没听到主持人都说了叫方天鹫吗,应该就是他了。”

    病床上的赵先桦说道:“爸、妈,这人唱得很好听呢。”

    赵中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不是专业人士,但也能听得出方天鹫这歌唱得很好听,而且现场观众的反应也说明了,方天鹫的表现很好。

    “他过得挺潇洒的啊,又是参加比赛又是唱歌的。”另一边的毛东晖却满脸愤恨:“可怜我们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赵中健没有说话,其实毛东晖这话是夸大其词了。虽然给了方天鹫三套价值不菲的房产,可赵中健还有其他的不动产,其中就有一套位于高层的复试单位,面积达三百多平方米,等赵先桦出院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住进去。

    不过方天鹫去参加《青春之声》这事,确实出乎赵中健意料。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有个快要当歌星的儿子,心里很自豪啊?”

    “当着孩子的面,你说什么呢。”赵中健瞪了毛东晖一眼。

    赵先桦并不知道赵中健夫妇跟方天鹫母子当年的恩怨。

    只听赵中健不无怒气的道:“他不姓赵,这次的事也做得绝,如果说我跟他以前还有什么父子情的话,如今也断了!”

    他只觉得方天鹫做事太绝,不顾父子之情,却丝毫没有反省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为人夫为人父能做的。

    另一边,南益大学第四食堂二楼的包厢里也炸开了。

    全班五十多人一同通过包厢里那台四十多寸的电视观看《青春之声》穗城赛区比赛,前面的选手出场演唱时,一班女生都看得兴高采烈,不时对这些选手的样貌气质以及歌声台风作出点评。

    顾千帆和沈丽君也在这边讨论着电视里的比赛,顾千帆虽然没有像其他女生那样对《青春之声》抱有巨大热情,至少也知道这档选秀节目红遍全国。

    沈丽君每天下班都在宿舍里看电视打发时间,对《青春之声》就比顾千帆熟悉多了。

    “前边几个赛区的比赛我都看了。”沈丽君谈到自己了解的事情,也谈兴大发:“我觉得赵安琥唱得最好呢。”

    顾千帆轻笑:“丽君你该不会是看人家长得帅吧?”

    “哪有。”沈丽君连忙否认:“要说帅,赵安琥在这么多选手里面也不是最帅的啊,我只是觉得他唱得最好。”

    这时顾千帆就看向了方天鹫,笑道:“喂,当初高中毕业聚会上,你不也上台唱歌吗,唱得很好听啊,我看你要是参加《青春之声》的话,肯定能拿到不错的成绩。毕竟,你外貌条件还算可以。”

    “小方也会唱歌?”沈丽君倒是不知道这事。

    “你不知道吧。”顾千帆笑道:“这家伙在高中三年里面都沉默寡言的,然后在高中的散伙饭上,忽然就走上台唱了首歌,把我们台下这些女生迷得不要不要的。”

    正说着,电视里面,主持人高喊方天鹫的名字,然后方天鹫抱着吉他上台。

    “咦?这选手叫什么?方天鹫?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陈嘉珞一边吃菜一边看着电视那边:“哈哈,这家伙长得跟我们小方同学一模一样呢。咦?等等!那他么不就是小方吗!”

    本来闹哄哄的包厢,一下子都静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向方天鹫这边。

    方天鹫有点尴尬,干咳两声想掩盖过去。

    顾千帆和沈丽君都错愕看向方天鹫,没来得及询问,电视那边就传来了歌声。

    方天鹫同样有留意电视里面的播出,比赛的时候他没有留意,如今再看就发现现场的摄影挺专业的,对他的拍摄有远景有特写相互交织,画面感很强。

    当电视上出现方天鹫垂眼歌唱的脸庞特写,配上他唏嘘中带着洒脱的歌声,那视听效果不能说不好。

    不像其他选手那样又唱又跳,也没有浮夸的表情,方天鹫唱歌的时候显得有些“安静”,偏偏是这份安静,让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停下了话语,甚至停下了思维,就这么安静的听他唱歌。

    待方天鹫唱完最后一个音,手上也停下了拨动的吉他弦,包厢里的男生女生就跟电视里的现场观众那样,纷纷起身鼓掌。

    先是朝着电视里的方天鹫鼓掌,而后忽然想到真正的方天鹫就在这里,于是一个个都转身向那边的方天鹫本人鼓掌。

    男生们是真心佩服方天鹫,女生们看向方天鹫的眼睛里却都满是小星星。

    对她们来说,方天鹫长相俊朗,身材高大,球技出众,而且从他比赛时独自扛下那一万元的赌注,就知道他的经济条件要比普通学生超出很多。

    如今他竟然还参加深受瞩目的《青春之声》,表现出如此出众的才华。

    本来会弹吉他的男生在校园里就对女生们有着极强的杀伤力,偏偏方天鹫还内外兼修,年少多金。

    这样的对象,百分百符合绝大部分女生心目中完美对象的标准。

    本来还因为方天鹫的矜持使得班上的女生不敢轻易行动,现在她们心里都明白了,再不动,这梦幻一般的男朋友人选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于是,几十个女生都涌了上来把方天鹫紧紧包围住,连原本在方天鹫身边的顾千帆以及沈丽君都被挤出来了。

    “胡说八道!”方乙成斥了钟美玲一声。

    不过方乙成也奇怪,以方天鹫跟方惜如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居然也没把这事告诉方惜如?

阅读重生之娱乐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大撞阴阳路六界小旅馆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娇宠圣意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