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对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的确是个聪慧的女人,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聪明。话虽含蓄,但其中之意却已尽数明了——太子和吴王,都不是好惹的。

    就好比那两杯茶水,前一杯虽苦涩难以下咽,但余味却甚是甘甜。后一杯虽然顺口许多,但余味却是寥寥。

    本就是心知肚明的一件事儿,被她这么顾左右而言他的讲了一句,倒是将话题聊得尴尬了许多。

    李柯笑容有些僵硬,他哪里不明白,人家这是在等着自己表态呢。

    “实不相瞒,姑娘的来历下官也略知一二,故而下官担心会因此事得罪了太子殿下。”

    霍雨烟美眸轻转,看了眼李柯笑道:“原来大人是来给吴王殿下当说客的。那您可知,奴家刚从何处回来?”

    李柯面带微笑道:“姑娘从何处回来不是在下应该知道的,在下来此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霍雨烟恍然明了,红唇轻抿,笑道:“那这么说,大人是不想奴家去了?”

    霍雨烟放下茶壶,再次填满水后为李柯倒了一杯,笑道:“大人品这茶水,是否不如前一泡那么涩口了。”

    这不废话嘛……李柯微微一愣,不明就里的拿起茶杯一饮而尽,而后依旧满脸疑惑的看着霍雨烟。

    “那大人觉得,这两杯茶,哪一杯更适口一些呢?”

    霍雨烟依旧低着秀额,很认真的摆弄着手中的茶具。

    直到这时,李柯才开始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

    二人相视而坐,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两人的神色都出现了一丝恍然。却不知这恍然到底是因为什么。

    霍雨烟玉手托起泡好的茶壶,给李柯斟上一杯,面容似水道:“李大人今日来此,怕不是为了与奴家洽谈诗词的吧?”

    李柯喜欢聪明人,也不大愿意说闲话。恰好面前的女子够聪慧,故而也省去许多不必要的寒暄。

    而后便将来意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不仅没有添油加醋,而且连该说的都省略了许多。

    说到底,他是不想接这份差事的。别刚摆脱了吴王,又得罪了太子,那才真是好死不死了。

    “若是姑娘能够赏光,那在下自然是感激不尽。”李柯言辞婉转道:“若是姑娘不愿,那在下也定不会强求。”

    霍雨烟并未直接开口,而是将李柯面前的茶杯填后,才道:“说来奴家到长安也有半之久了,而这半年里,长安城中流传最多的话题,有一半都是与大人有关。想来,大人应该是个聪明人的。”

    若是他选择了前者,或许前路有些坎坷甚至是凶险,但回报也同样是丰厚的。可若是他选择了后者,虽然眼下路途顺畅了许多,但怕是也再无他翻身之时了。

    这一点,李柯又岂会不知。

    自己如今虽以身在朝堂,但无权无势更无靠山,所倚仗的,也不过是两桩挣钱的买卖和李世民丁点儿的宠幸罢了。

    得罪了李恪不可怕,得罪了太子也不可怕。但可怕的是,同一时间得罪了两个人,那后果可想而知。

    不论是太子还是吴王,他都不能刻意而为。就算是要明哲保身,也不能将路走绝了。这和当初程咬金告诉他的是一个道理。

    李承乾与李恪这对兄弟之间的关系虽不至于你死我活,但几乎也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就于目前最有争储资格的二人来讲,每一件小事都有可能决定着巨大的变化。

    而李恪这么做,可以说是直接向李承乾下了战书。也告诉了满朝文武,他李恪不惧太子,更有一拼之力。

    可不管二人怎么争,那也都不是他能插手的。就看程家这些新兴贵族的态度,李柯便已经心中有数了。

    ……

    只是他如今的处境,比之先前更加苦难了。若是按照之前的路数,此时他早已经与李恪划清界限,在家‘颐养天年’了。

    可眼下李恪这么做,明显就是不想让他抽身。那如此看来,他也只能帮着李恪一条道走到黑了。

    只有这样,才会有人与他一起分担太子的怒火。

    至于转投太子,他想都不用想。

    先不说人家是否看得上自己,就算看得上,那他这个两姓家奴日后在朝中,也没什么存在可言了。

    ……

    想到这儿,李柯忽然笑了笑,看着眼前倾城绝代的霍雨烟,道:“那姑娘认为,这差事……在下应不应当办成它?”

    说来说去,也还是要看霍雨烟的态度才是,若是人家不愿意,那就算他想请,也于事无补,总不能找根花绳将她绑起来吧。

    李柯下意识的看了眼面前的女子,心中顿时脑补出了一副春意盎然的景象。小皮鞭,大红烛……

    算了,再想下去就要涉黄了……

    “大人诚心相邀,奴家又岂敢不去。”霍雨烟面色平静如水,全然没有料到这个长相儒雅的少年心中,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本已做好了被拒的李柯,顿时愣了神。

    她不是太子的相好吗?怎么会如此爽快的答应自己的邀请。

    “姑娘是说……去?”

    “难不成李大人改主意了?”霍雨烟依旧面柔似水,好似这一切与她并无关系一般。

    李柯摇摇头,不解道:“在下只是不明白,姑娘这么做,就不怕惹怒了太子吗?”

    “这便不劳大人费心了,您只管回城复命,奴家明日定然准时到场。”

    **********************************************************

    吴王府。

    后花园的书房中,李恪左手负后,右手握着一只沾满了朱红的毛笔,挥洒在面前的画纸上。

    李柯推门而进,看到那副娇艳的牡丹图后,有些嫉妒得撇了撇嘴。

    不就画画么,小爷若是练两年儿,肯定比你画的好。

    只是看了眼李恪那张英俊的脸后,李柯又有些落寞了。但不得不说,这老李家的遗传基因还是很强大的。

    李恪回身看了一眼,一边作画,一边笑道:“成了?”

    “没成。”李柯没好气的回了声。

    老子在外面给你抛头颅洒热血,你倒好,还有心思作画。

    见他一脸的不爽,李恪笑了笑放下画笔,又将画板放到窗口的阴凉处,这才道:“就知道你会如此,可这件事还真不是我的主意。”

    ps:这两天更新有些少,大家多担待,我尽量调整状态,多更些……求推荐,求月票……

    ……

    说到底,他除了钱,一无所有。

    所以,他若若要独善其身,那就必须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邪王宠妻要上天星际宠婚巨星漫威之王者荣耀这个主播有毒从超神学院开始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