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收获的季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不是被您老发现了吗,下官本来也就知道瞒不过您。”李柯有些腼腆的笑笑。

    “那这么说,你是故意想要程家承你这个情了?”

    而后,他笑道:“下官没有帮程家,只是在帮自己而已。”

    程咬金脸上的露出一丝笑容:“是个灵醒娃娃,不过这人性太混账了,连老夫都敢骗。”

    你还有脸和我讲人性?

    李柯无奈,只要向前挪了几步,站在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位置上。

    程咬金指着自己身旁的台阶:“往前点儿!坐这儿!”

    李柯无奈,只好战战兢兢的坐到程咬金身旁,并随时准备跑路。

    李柯忍不住辩解道:“礼是您收的,下官年纪尚轻一时间也没想到这么多”

    “没想到?”程咬金笑道:“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是谁?十三岁的县正娃娃,连郑家和王家都让你坑了,还敢跟老夫这儿卖年纪?”

    为什么要用‘坑’这么伤人的字眼儿呢?大家都是有文化的人,换成‘骗’岂不是更好?

    李柯无奈的笑笑:“下官这也是没办法,殿下既然将这差事给了我,那下官自然也要恪尽职守才是,否则这长安就没有下官的容身之地了。”

    “所以你就索性将计就计,想要把程家拉下水?”程咬金黑着脸骂了句,不过神色倒是很正常,并没有什么要动手的征兆。

    一顿马鞭过后,程处默也不再喊叫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程咬金也终于扔下马鞭,坐在台阶上嘴里骂骂咧咧的喘着粗气,估计是怕打死了吧。

    “小娃娃过来。”程咬金喘着粗气道。

    李柯顿时打了个寒颤,看着那马鞭上的血痕,哭丧着脸道:“啊?我……我还算了吧,下官身子骨薄,经不起您的鞭子。”

    程咬金不容拒绝道:“你又不是我儿子,老夫作何打你。莫说废话,过来!”

    看了眼李柯,程咬金露出一丝精芒,道:“说吧,为什么要帮程家?你可想好了,程家的人情可不值钱。”

    能对自己有如此深刻的认知,看来还没有混到家。鉴于程家父子的人品,李柯在心中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下官……惭愧。”

    被人看穿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就好像上通用厕所没关门一样,怎一个尴尬了得。

    程咬金转了转眼珠,笑道:“既然这么想承程家的情,那老夫便给你个机会。你若是能帮老夫办件事,今日的事情就算了,而且老夫有办法让你安然摆脱与三皇子的关系。”

    这不是危言耸听,就连他自己也已经被李恪拉下水了。

    故而摆脱李恪这件事情,李柯已经思量了好些时日了。可不管是肥皂作坊,还是之前的刺杀一事,自己都有抹不开的关系,想要摆脱李恪就更是难了。

    “啥事儿?”李柯下意识问道,而后就后悔了。这老狐狸可是个人精,他都摆不平的事情,自己能摆平吗……

    程咬金摆摆手,大刺刺的说道:“倒也不难,就是点生意上的事情。”

    “程家也做生意?”李柯有些疑惑的看了眼程家父子。

    这么霸道做哪门子生意啊,直接上门抢钱不是更好?

    程咬金许是没听出李柯话中的意味,自顾自道:“程家的生意主要在长安与洛阳。前些日子被元家那个小娘子坑了一把,结果可谓是损失惨重。老夫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能将老夫损失那些银子找回来,那老夫定然帮你摆脱三皇子。”

    找回来?上哪儿找?李柯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直接说要钱不就行了?

    那元家可是名门望族,自古以来就是以经商为业。想要在一个庞大的商业财团手中讨损失?那不是活腻了吗?

    李柯踟蹰了几下,小声道:“冒昧问一句,您损失了多少?”

    “一万两!”

    闻言,李柯马上在心里盘算起来。这个月肥皂铺子里好像送来了三千贯,出去铺子里的开支与花销,估计也还能留下两千贯左右,再过个小半年应该也能攒够一万贯了。

    至于从元家手里抢银子这件事,李柯直接忽略了。别说抢,就是这正的做生意,他也不见得就能沾上什么光。

    而后,李柯忽然想到了什么,瞪着眼问道:“你说‘一万两’是甚意思?”

    程咬金回身拿起案几上的酒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道:“自然是一万两银子啊。”

    “啥?”李柯惊叫一声站了起来,哭丧着脸道:“那您还是换人吧。”

    以如今唐朝的兑率来讲,一两银子几乎相当于两贯大唐通宝了。一万两银子,他得挣到什么时候啊?

    再想想郑婉晴那张秀美的小脸,李柯更是难过的想要撞墙了……奶奶的,老婆本儿都要赔进去了。

    “换人?老夫好不容易才等到你这么一个敢坑程家的小子送上门。”程咬金坏笑一声,拍了拍李柯的肩膀道:“换人这件事,不存在的。”

    李柯一屁股坐在地上,沮丧得看了眼旁边,还在奄奄一息的程处默。忽然觉得他幸福多了。

    有这么个会坑人的老爹,就算是生一屋子的败家子,也不怕了……

    想了许久的脱身之计后,李柯无奈的放弃了。而后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急忙道:“国公爷,小子有桩生意不知国公爷有没有兴趣。”

    “生意?”程咬金眼前一亮,后道:“能挣够一万两吗?”

    而此时的李柯哪里还有刚才的颓然,兴奋的点点头道:“若是能保证秘方不外泄,十万两都是手到擒来的。”

    “那这么说,这生意比那肥皂铺子还挣钱?”程咬金有些激动了。

    谁不想家里的银钱更多一点,这种能够理所当然发大财的机会,更是让人心痒痒。

    至于李柯话中的真假,程咬金不需要考虑。敢坑程家的人,又岂会不清楚程家的手段。

    李柯也顾不得之前的不愉快了,笑道:“只要您能够保证秘方不外泄,这笔生意定然比得上肥皂作坊!”

    PS:收藏,推荐,走一波……萌新不易,渴望月票和打赏……

    谁不知道如今的李恪就是个烫手山芋,得宠是一回事,但处境又是一回事。

    对于李恪而言,只有两条路,要么斗下去,要么就滚回封底闭门不出,等待着李承乾登基后赐瓶毒药什么的,了却残生。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超级男神玄幻之我继承了百帝坟病宠(穿越)铠甲勇士之青帝侠红氍毹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