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名门之子齐聚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程处默招呼李柯坐下,随意道:“你爹也认识他?”

    少年得知李柯的名讳后,之前的轻慢便少了几分,笑着拱拱手道:“在下房遗爱,听家父说,李兄文辞斐然,有机会定要请教一番。”

    “屁的不好,让你讲你就讲。”程处默闷声闷气的嚷道,脸色很不好看。

    然而等李柯讲完后,整个二楼的人都笑炸了,就连一旁角落里服侍的小厮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有了这一铺垫,众人也开始熟络起来。至于什么身份之说,在场的都是少年,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闻言,程处默顿时恼怒起来,叫骂道:“你他娘的牛师赞,你是不是也给老子戴绿帽子了?!”

    跟在身后的李柯顿时一个趔趄,这他娘的太彪悍了。啥叫‘也戴了’……

    后者迷茫道:“啥叫绿帽子?”

    重要的是,李柯是程处默带来的,就算他们不喜欢,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而且这也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聚会罢了。

    之前那俊俏少年笑了几声后,打量了李柯几眼,问道:“处默,这位是?”

    “他叫李二小,平阳县的。如今在太史局任职,是个啥监正……”程处默想了想,而后摆摆手道:“几品来着我给忘了,反正不大。”

    李柯气的心中直骂街,娘的,监正怎么了?监正就不是官儿了?!有这么介绍人的吗?

    少年皱了眉头,而后道:“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爹爹口中提到过的,上杨村李二小!”

    李柯与程处默一道上了二楼后,便见大堂中央的矮几后,还坐着三四个与程处默年纪相仿的少年,单看穿着便知这些人来头不小。

    见程处默上来后,其中一人道:“你这厮真是没规矩,每次出来喝酒都迟到,就不能早点儿起吗?”

    李柯闻言看去,不由得心中好受了许多。这人长得……啧啧啧!还不如程处默好看呢。不仅壮硕如牛脸黑如炭,而且脸上还有一条细长的伤疤,怎一个丑字了得。

    程处默嘿嘿一笑,也不反驳,道:“今日在俺家门前看了一出好戏,故而来迟了。”

    “甚子好戏,比那小桃红的白净身子还好看?”

    “就是……”程处默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一把将身后的李柯拽出来,道:“李二小,你跟他们讲讲。”

    这算什么要求?李柯忍着笑道:“这不好吧……”

    房玄龄的二儿子?李柯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几眼。

    这哥们儿可是个神人啊!不光被自己媳妇儿带了绿帽子,最后还被媳妇儿坑的举家流亡,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一个程处默,一个房遗爱,看来这屋子里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啊。

    “略懂,略懂……”深知这些人没一个好惹的,李柯急忙谦虚道。

    胖少年顿时来了兴致,问道:“那不知李兄先前可有诗作?”

    没等李柯开口,一旁的房遗爱笑了笑道:“李兄的文采可是非同一般啊!先前父亲将李兄的诗作告诉我时,我还道是那位当世大家所做,却不想是出自李兄只手。”

    说着,便将李柯之前在祠堂做的那首元日念了出来。

    胖少年顿时拍手叫好:“好文采!此诗足可传世!李兄高才,冲,自叹不如。”

    冲?还有叫这名字的?

    房遗爱见李柯一脸茫然,还当他是害怕了,笑道:“李兄莫要在意,长孙自小便酷爱诗词歌赋,故而遇到李兄这种当世大才,便失了礼数。”

    见众人都在围着李柯转,程处默撇撇嘴道:“他有啥文采,一肚子坏水儿。刚刚还把那王家的王未之坑了一把。”

    一听他说王家,李柯似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连忙问道:“你认识那个王大人?他是哪个王家的?”

    程处默随口道:“太原王氏啊。”

    “啥?!”李柯惊叫一声。

    程处默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牛肉,含糊不清道:“瞎叫唤个啥,不就是太原王氏嘛,而且那老小子也不是嫡出,就是个庶出分支罢了。不然你以为他会被你吓到?”

    李柯哀怨的看着程处默,差点儿哭出来。

    他娘的!你说的轻巧。感情不是你得罪了王家。再说了,你有个厉害老爹,自然不怕。可小爷上哪儿找靠山去……

    之前得罪了一个郑家,这回又得罪了一个王家。不对,之前已经的罪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

    想到这儿,李柯顿时耷拉下脑袋。他想走,想回家……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孤独终老算了。

    看出李柯的担忧,程处默笑骂一声:“真是个怂嘚子,放心吧,有我在那姓王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李柯欲哭无泪,这的根本不一回事儿好不。

    他总不能一直借着程处默的名头在太史局混吧?若是这程处默出了门便不认识他了,那他找谁去?

    问清楚来龙去脉后,房遗爱笑着道:“李兄莫怕,那王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是他难为你在先,便是告御状乃也是有理的。而且……”

    房遗爱看了眼一旁的小厮,后者立刻识趣离去。这才小声道:“而且你有肥皂在手,如今陛下还需要你,定然不会让人轻易动你的。”

    “啥?原来那肥皂是你献给陛下的?”程处默惊叫一声,而后鄙夷道:“怪不得你小子小小年纪就当了官儿,原来是走后门儿了。”

    皇帝赏官儿也叫走后门儿?

    放下心的李柯,不服气的想要反驳,却又见程处默那簸箕大的巴掌,急忙识趣得闭上嘴巴。

    刚才那屈辱的一幕,他至今还历历在目。并且会铭记一生……

    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家吃饭,多吃饭!吃得壮硕后,也把这孙子夹在腋下游街。

    而且还要一个月不洗澡,让他也闻闻那汗臭的味道。

    ps:求收藏,推荐……萌新不易,还请各位看官多多支持,若您觉得小刀的书还行,那就留下你宝贵的一票吧……

    李柯收回思绪,笑着回礼道:“见过房公子,下官不过是偶得仙人眷顾,这文采斐然之说自是不敢当。”

    话音刚落,剩下那个很是沉默的胖少年忽然开口了:“李兄会做诗?”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