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才华初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房茂长摇头笑笑,自己浸淫官场十几年,竟然被一个小娃娃接连忽悠了两次,这个中滋味,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恐怕这才是你找上本官的愿意吧。”

    就算房家位极人臣,但对于大唐这个刚刚崛起的帝国来说,十万贯几乎可以买下一座西北的城池了。

    细思极恐之下,房茂长怎能不惊讶。那可是每年十万贯啊!

    若是他能够给房家得到这笔不菲的经济来源。先不说他在房家的地位会如何提升,就算是脱离了房家,他也同样有资本在官场驰骋了!

    房茂长看着李柯那张镇定自若的笑脸,心中更对他赞誉有加。小小年纪不仅心智绝伦,更是颇有城府,遇事临危不乱。若不是他那年纪摆在这儿,他还真不信李柯是个十四岁的娃娃。

    “那你便说说,本官的这八成份额能有多少进项?”

    李柯又近前了几步,几乎与房茂长四目相对,这才伸出两只手,笑道:“每年最少十万贯的利润!”

    看那房茂长的表情,李柯心下一松,趁热打铁道:“十万贯是保守估计,大人若是能够说服宰相大人参与进来。保守估计这肥皂的利润至少还能再翻一倍。”

    饭吃七分饱,话说三分好。

    说到底,他能够将八成的份额让出去,看中的绝不只是房茂长的这个平阳县令。他看中的是房家。

    只要能与房家达成长期的合作,日后就算他再发明出点别东西来,有了房家这棵大树,也不用再担心被人打压了。

    钱可以做很多事情,但钱太多了能力不够也不行。李柯的后一句话,无疑点醒了房茂长。

    虽然如今商人的地位很低贱,甚至连一些平头百姓都不如。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高官贵族,还是平头庄户,他们都是爱钱的。

    要不然,那些整日里押歌买妓的王公贵族们,是从哪儿来的钱财?贪污是一方面,但就算你是王公贵族,也不能只靠贪污不是?

    那些明面上道义凌然,一副高高在上的贵族们,实则背地里的买卖多了去了。只是他们从不拿到明面上来。都是假借他人之手,为自己敛财。

    李柯笑了笑,道:“钱这种东西哪能一概而论,只要它够多便是了。”

    房茂长顿时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当真?”

    不管是对于李柯又或是房茂长来说,十万贯都可以说是个天文数字。一个县令的年奉才多少,满打满算也不过百贯钱罢了。

    李柯恭敬作揖道:“大人莫生气,小子也是不得而为。况且这件事对您只有好处,您又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就在这时,忽闻得后堂的屏风后面响起一生浑厚的笑声:“你就不怕房家吞了你的秘方,再把你踢出局?”

    等到那屏风后面的人走出来后,李柯先是一愣,而后上前施礼道:“小子见过先生。”

    “小娃娃,我们又见面了。一连三次相见,你我倒是有缘得紧。”

    早在之前,这位神秘的老者就与他直言自己是个官儿,如今再看房茂长对其恭敬的态度,李柯虽然猜不出对方身份,但也不敢轻慢了。

    李柯再次施礼道:“不知大人在此,小子失礼了。”

    老者笑了笑,坐在了上首的位置,道:“礼数就免了,今日老夫来此不是为了公事。你且来说说,房家与你合作能有什么好处?若只是一些钱财,那这生意做不做倒是两可了。”

    老者上来就直接切入主题,而且从他语气中便不难听出,他在房家的地位很高,甚至比房茂长这个宰相的兄弟还要高。

    难不成他是……李柯心中猛颤。

    强压住心中的震惊,李柯整理了一下言辞后,小心道:“难道这每年十几万贯的进项,还不足以令房家心动吗?”

    老者随手拿起矮几前的茶杯,轻抿一口道:“便如你所说,钱多了也是会烧手的。”

    心中知晓了老者的来历,李柯也不敢大放厥词了,只能试探道:“以当今房相的地位,想来应该撑得起这区区十几万贯的进项吧。”

    “那你可知,如今大唐国库一年的结余才多少钱?”老者放下茶杯,正色道:“我大唐如今虽说国富民强,但每年的开销也不在少数, 能够结余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李柯愣了愣,当即明白过来:“所以……若是房家接了这桩日进斗金的生意,或许陛下……会不高兴。”

    他说的很委婉,相当的委婉。敢把李世民说成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这世上恐怕也就他一个了。

    老者面色不悦道:“小小年纪说话不知轻重,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吗?”

    李柯顿时老实下来,心中暗怪自己最快说错了话。要知道面前这人可是李世民的死忠粉啊,若是他回去打个小报告,那自己可真是花样作死了。

    李柯急忙道:“小子失言了……”

    老者哼了一声,继续道:“既然你已知这其中缘由,那这生意……”

    见老者有意拒绝,李柯灵光一闪,连忙道:“越是这样,这生意越应做得!”

    他好不容同意才将这肥皂做出来,还等着一夜暴富呢。若是此时不把这条商路打通,就算他日后能发明出原子弹,也照样一个字儿也挣不到了。

    老者脸上露出一抹别样的光彩,笑道:“哦?那老夫倒是不解了,这生意为何做得?”

    李柯也不废话,急忙道:“大人刚才说,我大唐虽国富民强,可这国库里的结余却依然见肘。那大人何不将这桩生意献给朝廷?以朝廷之手,将这肥皂销往各地,尤其是我大唐周边的那些邻国。”

    老者面色顿时严肃起来,甚至连话中的语气都有些低沉:“接着说。”

    “大人试想一下,若是我大唐能够将肥皂销往各地,以这肥皂低廉的成本和实用的价值,那些异国番邦们定然趋之若鹜。”

    喘了口气后,李柯继续道:“到时候我大唐不仅能将周边国家的钱财回归中央。更能假借商贸之由与各国交好同盟。自古以来那些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一纸盟约靠得住,还是利益更靠得住?大人应该比小子更清楚。”

    来人正是那日在上杨村与他有过两面之缘的锦袍老者。

    老者今日的穿着格外朴素,除了一身素色长衫外别无他物。房茂长见到老者来到堂前,急忙起身行礼,刚要说话却被老者伸手拦住了。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