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郑家的客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仰着小脸认真道:“村里人都这么说啊,你自己不也说,是得了仙人照拂才活过来的吗?”

    “那都是……”

    短暂的沉默后,郑婉晴眼圈微红:“或许这便是我生在郑家的价值了。”

    “所以……所以你已经同意了吗?”李柯自觉有些喉头发痒,声音微颤。

    郑婉晴抬手擦去眼角的湿润,强颜笑道:“刚要夸你聪慧,怎的又糊涂了。联姻这种事情,岂是我能决定了的。”

    可他不是李二小,活了两辈子的他细细思量一番,便不难看出这其中的端倪。

    像郑婉晴这种差点被后娘扫地出门的深闺小姐,能让她为家族感到忧愁的事情,无外乎就是灭族之灾,或是家族联姻。

    但从她的表现上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见他不言语,郑婉晴攥了攥衣角,蓦然道:“李二小……”

    “咋了?”李柯有些落寞的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张不施粉黛的秀脸。

    一刹那,四目相对。郑婉晴溜到嘴边的话却瞬间改了口,娇笑道:“听说你今日在祠堂里作诗了?我来的这一路上,乡亲们净是夸你的。说李家生了个金苗苗,而且还有神仙拂照,说不定以后能上天咧!”

    原本悲伤的气氛,让这一句‘上天’瞬间戳破。李柯黑着脸道:“哪个混蛋说的?他自己咋不上天咧?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咧?!”

    对于李柯时不时冒出的这种胡话,郑婉晴早就习以为常,也懒得去计较了,反正她也听不懂。

    从郑婉晴的神色中便不难看出,这件事情不小,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于连她这个不受待见的‘嫡女’都开始忧愁了。

    李柯不禁有些着急:“说啊,你这净皱眉也解决不了问题呀。”

    半年多的相处,他也渐渐了解了这个看似柔情似水的姑娘。那柔糯的性格下,实则是一颗坚毅不屈的心。只是身在高门,她无可奈何罢了。

    郑婉晴有些痛苦的摇摇头,俊秀的小脸上满是无奈,那双似水的眸子复杂的看了眼李柯,小声道:“你不明白的。”

    这一眼看得李柯心头一颤,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蔓延周身。此刻他多么希望自己真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娃娃。便如郑婉晴口中所说的一般,他不明白……

    想到这儿,李柯嘴角勾起一丝苦笑,道:“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如今郑家便是那丧家之犬,想要翻身便要有足够的筹码。可如今的郑家还有拿得出手的筹码吗?”

    闻言,郑婉晴秀额轻抬,看着李柯说不出话来。李柯的聪慧她早已见识过,可如今她却发现自己错了,眼前这少年远比自己想象得聪明。

    “都是什么?”

    李柯很想说,那都是骗人的。小爷可比‘白胡子老爷爷’厉害多了。老爷爷会背圆周率吗?知道万有引力吗?给他一个支点,他能翘起地球吗?

    可谁让他之前已经把话说满了,这会儿也自然轮不得他解释。

    李柯:“……”

    ……

    时间很短,短到李柯还没想到让郑婉晴免于联姻的法子,太阳便要落山了。夕阳拉长了所有的影子,像是在催促着二人分别。

    郑婉晴站起身,玉手轻轻抚去身上的灰尘草屑。向不远处的妙儿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二狗子带着妙儿小跑过来。

    “咋就过得恁快咧?”见主仆二人要走,二狗子看了眼天色挠了挠头。

    然而无论是李柯还是郑婉晴,此刻都出奇的沉默。好像话儿在他们起身的那一刻,就已经聊完了,而且永不再有。

    回家的路上,二人各怀心事的漫步在田野上。以往嘴碎到令人发狂的二狗子,这回却出奇的没说一句话。

    直到李家门口,李柯仰头看了眼二狗子,笑道:“今儿个怎的转性了?学会缄口不言了?”

    缄口不言的意思二狗子不懂,也没心思懂。沮丧的看了眼李柯,道:“二小,我们今后是不是不能与那郑家小姐一道耍了?”

    刚要进门的李柯脚步一缓楞在门槛上,头也未回的点点头。

    他本以为这句话不出口,便不会有太多伤感。至于这其中的情感,他不想去深究,也没资格去深究。便权当自己就是那个十四岁的娃娃,过些日子便好了。

    至于郑婉晴,本就是个十几岁的小萝莉。若是此后不再相见,想来她很快便会忘记自己这个‘朋友’了。

    ……

    正当这时,身后一声爽朗的笑声响起:“小娃娃,我们又见面了。”

    来人正是晌午在祠堂搅和了他好事儿的老者,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笑容。与之前不一样的是,他此时的笑容比之前更胜。

    而之前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少年,正站在不远处,眼神有些羡慕的盯着李柯。

    “见过先生。”李柯规矩得作了个揖。

    见二人交谈,二狗子急忙急忙作揖离去。庄户家的孩子见到这种锦绣缎袍的富贵人家,难免会有些胆怯。

    对于李柯的镇定,老者心下暗赞一声,笑道:“说来你也算是我大唐官吏中的一员了,老夫受你一礼倒也说得过去。”

    一句看似没头没尾的话,却让李柯僵了一下身子。

    自己刚刚施礼,不过是晚辈对于长辈的尊重罢了。可这老头的一句话,却无形中将这一礼上升到了官级的位置。

    更是很明确告诉了自己,他是个官儿!而且看这架势,还是个不小的官儿。

    思索了几次,李柯再次作揖道:“大人言重了,小子哪里是什么官员,不过是偶得上天垂怜罢了。”

    “功劳便是功劳,你躲也躲不去。十三岁的县正,倒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老者哈哈一笑,全然不视李柯的话中意味。

    李柯再次作揖道:“先生多虑了,这县正左右也不过是个闲职罢了,小子也自会当他是个闲职。”

    老者微楞,而后哈哈一笑:“闲职?小小年纪哪里来的恁多心思,倒是个当官儿的苗子。”

    “先生谬赞。”不得已,李柯继续装孙子道。

    老者不置可否的笑笑,而后道:“既然如此,那你倒不妨来猜测一下,老夫此行前来所为何事?”

    看到老者目中的精光慢慢变成赞赏的神色,李柯也松气了不少,笑道:“恐怕不是因为小子这个县正而来的吧?”

    老者点点头:“依你所言,左右不过是闲职,老夫虽有心思,倒也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儿跑一趟。”

    “既然不是,那先生更不会是因为这上杨村的庄户而来。左右想想,能让先生屈尊来此的,便只有这刚刚落户上杨村的郑家了……”想到这儿,李柯心中一顿,带着笑的脸上也蓦然沉下去几分。

    老者并未注意到李柯的反常,赞道:“果然是个灵醒的娃娃,这整个上杨村的风水怕是都聚你一人身上了。”

    “先生谬赞了。”李柯不冷不热的笑道。

    不咸不痒的聊了几句后,天色已看不见光亮。也正在此时,村口不远处行来了一驾马车,老者挥了挥衣袖,乘车离去。

    二人再次相遇或许是偶然,然而今日的谈话,李柯不认为是偶然,这其中的意味太多了。还有这老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

    无奈的吐了口气,李柯玩笑道:“都是真的,我还会飞呢,你信吗?”

    “信!”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六零年代好家庭从超神学院开始一号红人不朽凡人男神们争着当我爹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