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个头没有书案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所以一大早,爹娘同样早早地起床,清水泼院大开院门。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村里的几个宿老连同村长一道来了李家。

    “大庄啊,你生了个好娃子咧!”村长笑容满面的进门,全然忘记了半年前他差点儿烧死人家儿子之事。

    更让他无奈的是,任由爹娘想破了脑袋,竟然都没想过有‘抄袭’这回事儿。所以第二天一早,老娘就把这件‘幸事’告知了全村的乡亲邻里。

    好在李柯也算争气,正好抄了一首清朝的诗。如果这年头没有什么‘时空管委会’存在的话,那他就不算抄袭,而是纯纯的才华。

    而且就算他想解释也说不清楚,要说是抄的那就得把原作找出来。若说是偶然间看到的,也不太现实,上杨村或许牛粪多,但诗词肯定是没有的。

    贞观八年十二月二十五,距离元正节也是越来越近了。李柯早早的便起床,今日他不用练字,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说来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前些日子他为爹娘‘抄’的那首诗词。

    尽管当时的气氛很美好,可等爹娘倒在床上摸黑说悄悄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反正有‘白胡子老爷爷’背锅,李柯索性也就任由他们去了。

    神仙梦,一切皆有可能……

    只是怕出名猪怕壮,名声有了麻烦也自然随之而来。

    村长听说了这一‘幸事’后,又听说李家娃娃写得一手‘好字’,当即拍板,将今年祠堂的诗赋交给了他。

    爹娘自然是欣然应允,给祠堂写诗赋是要立碑传世的。这可是后世留名的好事儿,自诩‘晒娃狂魔’的李母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注:元正节就相当于我们如今的过年。】

    这种不算直白的诗词,爹娘听不懂。不过从儿子的眼神中,他们可以读出那浓浓的感激之情。为人父母所期盼的不就是这些吗?

    有了笔墨纸砚的李柯并没有因此放弃雪地写字的习惯,反而从那以后他起得更早了。每天只要天色有些蒙亮,即便再冷他都会硬着头皮起床。

    纸墨太贵了,他不愿浪费那些来之不易的纸张。

    ……

    儿子啥时候会作诗了?

    年前还是傻子一个,年后就成才子了?这老神仙的梦也太灵了吧!

    不善言辞的李大庄嘿嘿一笑,搓了搓大手,将众人请进了屋里。

    随后李母立刻端来热水吃食,家里没有茶叶,也只能将就将就了。而且就算有,李母也不见就会拿出来。

    谁会款待一个想要烧死自己儿子的人呢?虽然这是两码事,但在母亲眼里,儿子的事就都是一码事儿。

    “俺知道,可就是恼火。若不是俺当时拦得死,咱家二小哪里还有今日。”李母噘着嘴,眼眶红彤彤的。

    此时李柯正好从屋里走出来,老娘脸上的神色被他看个满眼:“爹,娘 我准备好了,咱这就走……咋了这是?”

    “嗨,你娘是因为半年前村长要放火烧你的事情,还记恨着呢。”老爹有些尴尬。

    深知老娘的脾气,李柯会心一笑,故意问道:“那咱不去了?”

    果不其然,老娘一把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大声道:“去!这种好事儿咋能不去咧!”

    ……

    今日祠堂里的人很多,不是因为李柯要来作诗。而是因为今日同样也是村里人祭祖的日子。

    所以当李柯响应老娘的号召,‘昂首阔步’来到祠堂后,正好看到了满院的年女老少全都跪着。

    一进祠堂,他还当这是大家迎接自己呢,若不是老爹赶在前头让他跪下。差点就闹出了大笑话。

    毕竟从小到大没得过什么奖,为了这次‘提名’,他连获奖感言都想好了……

    唐朝祭祖的仪式很复杂。怎么说呢,除了磕头还要喊口号,各种求祖宗保佑……各种求祖坟冒烟。

    浑浑噩噩的磕了一上午头,终于轮到他大展身手了!

    然而近一米五的书案旁,李柯站在前方有些想哭……他够不着。

    连个脑袋都漏不全,写字都够不着案几。就这还才子呢?

    若不是老爹来时给他带了个矮凳,明日上杨村的‘热搜榜’上,李柯绝对是第一话题:仙人弟子李二小,个头没有书案高!

    ……

    铺纸研墨,落笔书成。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等到他将一首诗写完后,祠堂里除了呼吸,就只剩下乡亲们羡慕嫉妒的眼神了。

    李柯用半年的刻苦练习,大大的刷了一把存在感。也洗刷了自己身高不足的‘耻辱’……

    至于写的是啥,乡亲们不关心也读不懂。反正从这架势上,他们已经认同了李柯这个‘上杨村第一才子’的名号。

    许是为了缓和一下与李家的关系,村长立刻上前,双手举起李柯的诗词站在人群正前方,夸奖之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虽然他也只是上过几天村学而已,但这些都不重要……

    正当李柯感觉站矮凳有些丢脸,可还没下来,便听见祠堂门外一声浑厚而有力的笑声。

    “字还算端正,不过这诗……好!足以传世!这十三岁的县正娃娃,果然名不虚传!”

    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笑声打断,整个上杨村的乡亲们脸色都不是很好。祭祖是个大日子,就连本村的村民也不能随意就闯入祠堂。

    故而迎接那声音的,就成了上百双怒目而视的眼睛。

    就连李柯这个‘后来户’,也同样是很生气的瞪着门口那个头发杂白老头。多么好的露脸机会,这老头还真是会赶时候……

    本想当场骂人的村长,看到老头那身锦绣缎袍立刻怂了气势,作揖道:“先生是?”

    老头的态度倒还算端正,知道自己惹了祸,语气自然是温和不已,行了一礼道:“在下偶然途径此地,闻言那位克制了瘟疫的县正娃娃就在此处,便不免好奇过来看看。一时情不自已叨扰了乡亲们祭祖,实乃罪过。”

    老者说完,不等村长回礼,又道:“不过这诗,的确是好诗!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一言便道尽了这元正之喜!”

    “娃娃,你果真只有十三岁吗?”

    李柯闻言,很是无语的跳下矮凳,伸手比了比自己的身高。

    一切尽在不言中……

    简单唠了几句家常,村长似乎也看出了李母面上的不悦,想起半年的尴尬,也觉得有些脸热,告知李大庄让他带着儿子去祠堂后,讪笑着离开了李家。

    送走村长后,李大庄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看着妻子道:“孩儿她娘,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村长也不是故意针对咱家的。”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浮世传七零年代文工团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造化无始网王之平等院龙泽一剑往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