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新来的大户人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柯的名字也在这短短的几天里,传遍了整个平阳县。

    不过却没有人再敢来李家‘沾仙气儿’了。因为那个李家的小子太混账,时不时的就会拿出圣旨出门转转。

    到时候他们是会留他把酒言欢,还是恨不得早早拿鞭子抽出去?

    这那里是当官儿,分明是当孙子啊……

    蹲在茅房里左思右想,李柯最终决定,管他什么县正县衙的,反正是个闲职,那自己就索性让它再闲一点。

    不过这也是分人的,若是这个县正的确政绩不错,也不是没有可能酌情录用,也就是从替补的,变成正式的。

    虽然这种可能微乎及微,可若是陛下钦封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且这个县衙,和那些天高皇帝远的县衙差别可大了去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这平阳县的县衙,比那些大唐偏远地区的知府衙门还要有分量的多。

    乖乖做好自己的小娃娃,等那群人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庄户小子后。便会自动忽略掉他,那他也就安逸了。

    当然……这是实话。

    他的确是踩了狗屎,所差的是,这坨狗屎不仅不是什么好运气,还是坨恶心人的屎。

    ……

    半个月后,经过医官们的倾心救治,平阳县的瘟疫彻底落下帷幕。患了病的乡亲们全部好转。而且再没有出现什么传染蔓延的迹象。

    而此刻蹲在茅房‘快意恩仇’的李柯却爽了,欣喜的摸着手中的圣旨。

    这玩意儿还挺管用的嘛,看这些不害臊的家伙,以后还敢不敢逼小爷尿尿!

    不过他也明白,从他接旨的那一刻起,麻烦才刚刚开始。

    虽然这县正只是个县衙里的闲散职位,并没有什么实权,甚至连正经的官员录入都不用备案。

    说白了,这就是个后补的位子罢了。平时也没什么事儿,等到县衙里哪位大人离职了,才会让他临时带个班。等到有人补上空缺,也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还是那句话,这可是天子脚下。一个小小的县衙里,天知道藏着多少高官贵渭的小弟。哪一个不是有背景,又有势力才能挤进去的。

    可想而知,他一个十三岁的娃娃做了皇帝钦封的县正。那些县衙里的官员们会怎么想,十三岁就做了县正,这皇帝是有多器重啊。

    这种情形下,就算李柯的尿真能治病解毒,也没有哪个敢不要命的摁着他索尿……

    一大早,李柯睡眼惺忪打着呵欠,懒洋洋地坐在门墙的台阶上啃着酥饼。这是老爹对他‘当官儿’的奖赏……

    想想也是,一个庄户人家的小子,十三岁就做了县正,整个大唐也是史无前例的。老爹老娘这些日子可算是风光了一把。

    因为他们觉得身份不对等了……贫民岂能和官家称兄道弟?就连平日里和李大庄一起进山打猎的庄户汉子们,也都不再与他一道了。

    这种反差足足让李大庄膈应了好几天才缓过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家里有地了!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李家已经彻底摆脱庄户的身份,并且一跃跻身到地主的行列里。

    所谓的庄户,就是一些官员或地主,收容贫民百姓为自己种地打粮,从而抽取一部分粮食作为自己的劳动所得,也叫做佃农。

    早在前几日,李母就已经开始张罗着给自家的田地找佃户了。

    不过赏地既然在上杨村,那也理应先考虑上杨村的庄户们。这些人与李家都是多少年的邻里,李母张口,并且许下了两成份额的产量作为报酬,村民自然是趋之若鹜。

    而且李家的地不多,左右也才二十亩。庄户们做完其他东主家的农活后,抽个空也就帮李家的农活做了。

    一时间,李家这个新地主的口碑又上了一个台阶,

    至于那十贯钱的赏金,则是被李母藏在了‘隐秘’之处,就连李大庄想要借机换副新弓箭的请示,都被无情驳回。

    理由只有一个,而且十分充分……攒钱给儿子娶媳妇儿!

    ……

    一块不算大的酥饼很快就被李柯吃光。说真的,这唐朝的伙食真不咋样,除了白水煮菜,就是白水煮肉……

    想要吃点油?人家肯定会说:你疯了吧?

    在这种技术匮乏的年代里,就算是皇宫里的那位,也不见得就能顿顿吃上油。更别提普通的庄户人家了。

    而且这年头没有铁锅,就算能弄到油,也炒不出来菜……

    所以,当李柯看到那块表面抹着一层叫不上名的黄油小饼时,那真是热泪盈眶啊!

    意犹未尽的舔完手里的碎屑后,看了看自己这瘦晾吧唧的小身板,李柯长叹口气。

    唉……这种没有油星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呦。就这伙食,就算顿顿有肉也很难吃成壮汉啊。

    可是二狗子那货是吃什么养大的,咋就壮成那样呢?人比人之后,他羞愧了……

    许是老天爷就是想要羞辱他一下,还没等他舔完手,只见不远处,那壮如牛犊般的二狗子,正以每秒百米的速度向他跑来。

    “二小!好消息!好消息!”

    白了眼身旁气喘吁吁的二狗子,李柯依旧仔细的舔着手上的酥饼渣。

    “二小,你吃酥饼啦?”二狗子用力的咽了口唾沫,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柯那只沾满饼屑的手。

    “可惜你来迟了”李柯耸耸肩膀,伸出手道:“要不你也舔舔?”

    “这……可以吗?”二狗子喉咙滚动了一下,下意识得便上前了一步。

    “当然不可以!”李柯顿时一阵反胃,飞也般缩回了手。

    伸手在衣服上使劲擦了擦,李柯懒洋洋的靠在门邦上:“你咋来了?你娘的病好了?”

    “好了!都能下地了。这还多亏了你的车前草,谢谢啦!”一提到母亲,二狗子裂开大嘴笑道。

    “那你这是?”二狗子这么孝顺的人,能撇下刚刚痊愈老娘来找他,那就说明有事发生了。

    二狗子急忙道:“哦!差点忘了正事。听说长安城里来了一家大户人家,买了牛老爷家的地,说是要在这里盖庄子。而且还要在咱们村里兴办学堂,只要是咱们村里的娃娃,都能去念书!而且,第一年不收束脩!”

    这倒是好事儿。大唐的学堂并不多,只有那些富得流油的地方才会兴办村学。有能力在村里兴办学堂,而且第一年不收束脩,看来上杨村的这位新大户来头不小啊!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李柯比较关心。

    那就是,为何牛地主会将自己家的土地卖给别人?

    就连村里那些德高望重的宿老们,平日里见了李家三口都会恭敬地作揖,以示尊重。

    可这种事情也好也不好,好的是李家从此在上杨村扬名立万了。不好的是,自从圣旨到来后,村里人便自觉地‘疏远’了李家人。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明朝]科学发展观男主好感值总是超标[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