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二狗子的决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这一夜,李柯过得很艰难,老爹的决定像一块巨石般堵在了他胸口。

    “说甚胡话!都是乡里乡亲的,好不容易有个治病的法子,自然不能放过。”李大庄罕见的爷们儿了一回,表现出了关中人的耿直与心善。

    “不过二小是不能去了……”沉默了一阵,李大庄开口道:“明日我去吧。”

    “爹……”李柯心头微颤,顿时红了眼眶。瘟疫的可怕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就算在后世也是九死一生。万一老爹染上了瘟疫,车前草又没用……

    “二小,你老实跟爹说,那车什么草真能治瘟疫吗?”李大庄忧郁的看了儿子一眼。

    “不知道……应该是可以吧。”原本自信满满的李柯,此时也有些心虚了。再怎么说,那也是人命,他怎会不担忧。

    “那你明日就不要去疫区了,老实在家待着。”李大庄的话斩钉截铁,自己的儿子可是独苗,若是有了闪失,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就这么定了!”不等他拒绝,老爹直接打断道。

    “二小说的对,这是咱家出的法子,治死治活了,那都是咱家的命。”说完,李大庄放下碗,转身回了里屋。

    李母跟在身后,不住地抹着眼泪。

    饭桌上……只留下李柯一人,捧着陶碗发呆。

    亲情从来都不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事情,可它却会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挡在你身前。

    告示一连贴出去好几天,却好像石沉大海一般。饶是那十两赏银让乡亲们看得心痒痒,但和小命比起来,大家还是很有默契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李家的饭桌上,老爹李大庄捧着碗,吸溜了一大口粟米粥后,夹了一块肥猪肉放到儿子碗里。

    猪肉这种东西,富贵人家是不屑于吃的,人家最爱的是野菜。用李柯的话说,这些人和后世那些住在别墅里啃‘忆苦窝头’的有钱人一样,都是贱骨肉……

    所以李大庄才有机会,用富裕出来的口粮,给儿子换顿肉吃。

    贞观八年,还远远没到‘盛世’的程度,而且……所谓的‘盛世’,对他们这些穷苦百姓来讲,貌似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李柯苦笑一声:“车前草是儿子找出来的,自然也要去那儿守着。若是人家一看我这治病的都没影了,谁还敢试药。”

    旁边李母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掉进碗里:“唉……这叫什么事儿啊!他们有病让他们去治就行了,死了活了的和咱家二小有啥关系。别到时候人没治好,儿子又患病了。”

    初为人子,他享受到了世间最珍贵的情感。可转念想想,来到唐朝的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又可曾为了‘爹娘’做过什么?

    想到二狗子为母求药时,那无助却坚毅的神色。李柯目光渐渐变得坚定了。人总要学着承担,不管治好治不好,后果都应该由自己来承担!

    ……

    然而过了些许,那‘怪物’也没有什么动静,李柯只好撞着胆子近前了些,仔细看了几眼后才长舒口气。

    那石阶上的怪物不是其他,正是一日未见的二狗子……

    蹲着也能睡着?简直了……

    李柯一脸无奈看着石阶上的二狗子,对于自己刚才的举动,他感到很羞耻……活了两辈子,却让这么个货差点儿吓出毛病来。一世英名何在……

    “诶,醒醒……醒醒!”李柯翻了个白眼,上前推了推二狗子。

    “唔……?二小别闹,让俺再睡会儿。”二狗子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了眼李柯后,又闭上了眼……

    李柯气结,伸脚踢了他一下:“你大半夜蹲我家门口,就是来睡觉的?”

    依旧闭着眼的二狗子猛地清醒过来,跳下石阶连忙道:“不……不是!俺是来找你要车前草的。”

    原地愣了些许,李柯有些尴尬道:“你可能不清楚,那车前草可是有剧毒的,万一治不了病,会要命的。”

    黑夜中,二狗子的样貌并看不清楚,只觉得他声音有些哽咽道:“俺知道,可是……俺家已经没有买药钱了,所以不管怎样……也要试试!”

    没钱买药……

    这意味着明日一早,他娘就会被那些门前把守的士兵,强行带到疫区治疗。说是治疗,其实就是将无药可救的乡亲们集中在一起,等待死亡的宣判。

    “你想好了吗?万一……”李柯眼圈微微泛红,面对这个‘从小到大’的朋友,他虽有心帮一把,却无力改变事实。

    二狗子此刻虽心痛,却也决绝,用袖子使劲擦了一把眼泪,重重地道:“若是治不好,俺和娘也认了!。”

    ……

    即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李柯也不好多劝。

    而且由心而言,他对车前草还是有些信心的,虽然瘟疫很厉害,但前世那个被毒蛇咬伤的游客,比起此时的瘟疫,也是不遑多让。

    没多久,二人同行来到二狗子的家。门前那两个把守的士兵也在院外搭了个棚子,此时正打着瞌睡。

    看着眼前那间冒着白烟的茅屋,李柯咳嗽了两声,捂着鼻子道:“这是什么?太呛人了。”

    二狗子推门走进去,回身道:“这是艾草,官府的医官说,这东西能避免瘟疫传染过快。”

    “哦……”李柯点点头,忍者呛鼻的烟味使劲吸了两口气。也不知是怕传染,还是爱上了这个味道。

    黑暗的房间里,李柯拽着二狗子的胳膊,两三步便来到床前。等站在靠窗的地方后,借着夜色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模样。

    一张木板床,外加上一张坑坑洼洼的矮几,上面摆着两双还未来得及洗的碗筷,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床上躺着一位呼吸虚弱的妇人,虽然样貌看不清楚,但依照家里的条件来看,想来也和自家娘亲一般,是个朴素的乡下妇人。

    “娘,俺回来了。”二狗子蹲在床前,小声叫了两声。

    “狗子?……你去哪儿了?”妇人转醒,虚弱的问道。

    “娘,俺去找二小了,他找了一种叫什么车的草药,说是能治瘟疫。俺让他来给您看看。”

    说着,二狗子从床下拿出一盏破旧的油灯,由于许久未用,打火石打了许久才点燃。

    夜静悄悄的,李柯小心翼翼的穿上衣衫,悄悄的出了门。他要赶在老爹醒来之前回到疫区,父愿替子戴过,子也应当为父着想!

    可当他推开院门的时候,却看到门前的石阶上蹲着一个硕大的‘怪物’。吓得他一个箭步便跳回了院子。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王者荣耀星际美食豪门宠婚都市之神话复活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书生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