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药王孙思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瘟疫一事老夫已是力尽神危,这‘神医’之名,实是愧不敢当啊!”老者面色失落的叹了口气。

    “神医不必自责,此乃天降之灾,我等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众人纷纷出言安慰,也好似在宽慰自己。

    看着些士兵的恭敬的态度,想来老者的身份一定是非比寻常,李柯心中暗道:神医?这么厉害?!

    再想想自己刚才挨的那一脚……估计白挨了。

    老者倒是很淡然,目光直视走了进去。而且还不忘拽一把满脸写着‘亚麻跌’的李柯。

    回想起前世那些研究疫苗的方法,李柯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奋力的挣扎道:“我不要当小白鼠……!”

    “什么小白鼠,小娃子恁的聒噪!”老者被他烦的不行,抬脚在便在他屁股上留下个脚印。

    老头儿看似老态龙钟,可这脚上的力道倒是不小。直教李柯疼的龇牙咧嘴,也不敢再废话了。

    这逼装的!

    李柯嗤之以鼻,他敢很定,此时老者的内心是暗爽的。要不然他干嘛将头仰的那么高。门又没长在房顶上。

    走进屋来,李柯稍稍放心了。这里并没有什么手术台之类的解剖器皿,也没有手拿小圆刀,身穿白大褂儿的医生。

    简简单单的陈设,一张桌子,几摞比人还高的书籍。还有五六个身着明红官服的医官,正在激烈的讨论着。

    “见过孙老神医。”见到二人进来,众人立刻起身躬身拜礼。

    兜兜转转走了二三里地,二人来到一片民房前。

    周围全都是身着铠甲的士兵,将整片民宅围得严严实实,里面许多蒙着口鼻的人,正在奔走忙碌着。

    “这是哪儿啊?!”刚一走进,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草药味,李柯下意识的便捂住了鼻腔。

    “疫所。”

    疫所就是研究疫情的地方,百十个医生围在一起,商量着怎样才能从患病的人身上,找到可以抵御疫情的症结。

    ……

    “见过孙神医。”二人刚走到民房门前,门口的几个士兵立刻鞠躬施礼。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乡亲们也是我大唐的子民,我们也应当尽忠竭力才是。听说这小娃之前也患过疫病,可又奇迹般的好了。众位可能看出什么端倪?”老者收起失落的神色,一把将身后的李柯拉倒众人面前。

    “这娃子下官见过,前些日子下官听说了此事,便特地去了一趟上杨村,不过等下官到的时候,这娃子就已经有好转了。”其中一位中年官员上前看了看李柯。

    “那你可看出什么了?”

    又抓着他看了半天,到后来一票医官也凑了上来,这个摸摸,那个拽拽,不一会儿便将李柯扒的只剩一条小短裤了。

    不知是谁,一把揪住了他小短裤前方凸起的地方。

    顿时,李柯一声嚎叫:“轻点儿……!”

    ……

    老者盯着看了好久后,终于无奈摇摇头,问道:“娃子,你老实说,怎么就突然好了呢?”

    “我不知道啊……”李柯哭丧着脸,像个被糟蹋过的小媳妇儿,抱着衣服蜷缩在角落里。

    这帮畜生太没人性了!看病用得着扒光衣服吗?望闻问切呢?察言观色呢?你们他娘的不是中医吗……?

    “那怎么就好了呢?”众人满脸不解。

    讲真,李柯自己也不知道为啥他的瘟病忽然就好了。按理说自己只是借尸还魂,身体也还是那具身体,怎么就好了呢?

    可看这架势,他要是再不说点儿啥,估计自己的小短裤也就没了。

    无奈之下,李柯只好将之前蒙老娘的那一套说辞又讲了一遍。但愿这群没人性的家伙能相信吧……

    “神仙……?”老者迟钝了些许后,露出一个和李母同样惊喜狂热的表情。

    “俺娘也是这么说的……”李柯做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点点头。

    连老者都这幅模样,那些医官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双双炙热的目光盯着他,看那架势,估计连磕头的心都有了。

    本以为一切都圆上了,谁知这坑他才刚刚跳进去……

    身旁一位中年医官忍不住问道:“那神仙可告诉你治疗瘟疫的法子了?”

    “额……没有。”

    老者一把将李柯拽到身前,急切道:“那神仙可告诉你飞升之法?”

    “飞……飞升?”

    李柯有些反省不过来了,不是说好的神医吗?咋又扯上飞升了?难道这年头连医生都这么神棍吗?怪不得那些寺庙道观的生意那么好。

    见他一脸茫然,老者落落的叹了口气:“飞升必要有仙缘才可,是老夫执念了。”

    这货真的是神医?李柯忍不住问道:“神医,您到底是干啥的?

    “老夫孙思邈。”

    “孙思邈是干啥的?”李柯一边穿衣服,下意识便脱口而出。

    而后,他穿裤子的手顿时一哆嗦,惊声道:“你叫啥?!”

    老者脸色顿黑,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孙…思…邈!”

    药王孙思邈?没想到老者的来头这么大!怪不得这些人都对他毕恭毕敬。

    传此人说活到了一百零二岁,医术更是超群卓著,而且淡泊名利一生不求富贵,却只对修真悟道感兴趣,是个忠实的道徒。

    李柯急忙兜上裤子,走到孙思邈身边,朝他施了一礼,陪笑道:“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见过孙老神医……”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嘛,孙思邈面色缓和了不少,哼了哼:“罢了,老夫也犯不上与个小娃子计较去。再者说,这名字也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漫要放在心上。”

    “神医说的是。”李柯急忙符合的点点头。

    “娃子,你当真不知自己是怎样好的?”犹豫了些许,孙思邈仍旧不死心的问道。

    李柯刚要摇头,只见一名裹得严严实实的士兵跑了进来。

    “各位大人不好了,三号房里的几个病人逃跑了!”

    “什么?!”

    这下不仅医官们慌了,就连李柯也皱起了眉头。若是那些人真的逃出了疫区,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搞不好就会闹成全国患病。

    为首的一名医官顿时大惊失色:“快派人去追回来!一定不能让他们逃出疫区,若是他们反抗……”

    犹豫了些许,医官咬牙道:“就地格杀!”

    杀人,尤其是作为一个医生,这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可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已经无路可走了。

    “这……下官愚昧,不曾看出端倪。”

    “一点征兆都没有?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好了?”老者显然不信这种说辞,可奈何自己同样也看不出端倪,只好忍着火气,再次打量起李柯。

阅读盛世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人王杀神白起在都市妻迷心窍总裁再爱我一次考官皆敌派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