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条新成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到底怎么回事?”

    沈明忍不住问道。

    老施反应最快,忙问道:“那个死变态出现了?”

    冯绍不说话,只是将小狗放在柔软的床上,给它检查伤势,并将一条白色的浴巾,撕成几十条小带子,将小狗的短腿包扎起来。

    不到二十分钟,这条小狗,浑身缠满了白色的布条,像一个木乃伊......准确的说,是‘木乃狗’。

    然而,再怎么坏,他们终究是老人。

    郑瑞不打女人,也不会对小孩和老人出手,哪怕对方真的很坏。

    或许,在某些人眼中,郑瑞过于迂腐,但这就是郑瑞。

    冯绍将矿泉水倒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凑到小狗的嘴边。

    小狗狗半天没动静,五分钟之后,才轻轻抽动了一下狗鼻子,很努力才将闭着的眼睛,睁开一道缝隙。伸出舌头,喝了点儿冯绍手掌中的矿泉水。

    冯绍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紧张而深锁的眉头,渐渐送了开来,露出一抹孩子般天真的微笑。

    “没事了!”冯绍说道:“伤虽然很重,断了好几根骨头,但至少这条小狗命,算是保住了。”

    冯绍爱狗,从小到大,养了不小十条狗,所谓久病成医,冯绍现在当半个兽医,那是绰绰有余。

    郑瑞的脸色,有些难看。

    如果这两个小子,已经成年,已经年满十八岁,郑瑞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就算不整死整残,也要掰断他们每人一根手指,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教训。

    可是,绿衣服和黄条纹,毕竟只是两个半大的孩子,虽然他们的残忍,与真实年龄完全不符,可他们终究只是孩子。

    正如那些在公交车和地铁上,已经老了的坏人,年轻人不马上让座就破口大骂,还出手打学生和孕妇的耳光,已经不能仅用为老不尊来描述了。

    回到宾馆,敲开沈明等人的房间,三个正凑一起斗地主的家伙,一见到冯绍抱着一条小狗进来,这条小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若不是狗肚子随着呼吸,还在小幅度的上下起伏,众人还真要以为,这是条死狗了。

    他们三个,已经丢下了手中的扑克牌,围在‘木乃狗’的周围,等待着郑瑞和冯绍说出真相。

    “我来说吧。”

    郑瑞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将刚才在废弃的地下步道,发生的所有事,简单诉说了一遍。

    这些道理,郑瑞当然都懂,可要他对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下这么重的手,他确实做不到。

    “那这条小狗怎么办?”

    沈明指了指正趴在自己床上,肚皮起伏,似昏似睡的小狗,问道。

    “能怎么办,当然是养着了!”冯绍道:“它还这么小,又受着这么重的伤,要是不管它,随意把他丢在外面,肯定活不过今晚的。”

    冯绍伸出手指,溺爱的拨弄了一下小狗可爱的鼻子,一脸慈祥,无声地笑了,就像一个父亲,在逗弄着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这虽然只是一条很普通,很常见,被称之为‘中华田园犬’的草狗,但小狗总是可爱的,尤其还是一条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差点丢了狗命的小狗狗,更是可爱。

    看向人的目光,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楚楚可怜,还好在场的都是男人,而且都是大老粗,要是有爱狗的小女生在场,早就哭的梨花带雨,将小狗狗轻轻抱在胸前,用自己柔软温暖的胸脯,给小狗狗当暖床了。

    “从今天起,它就是我们的一员了。”冯绍认真地说道。

    “我们的一员?”

    沈明揉了揉鼻子,看着这条‘木乃狗’,很有些无奈。

    大奎也觉得别扭——和一条狗成为‘同伴’,他还有点不太适应,不太习惯。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样啊。”老施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就是日子太好过了,没吃过苦!像我十多岁的时候,肚子都吃不饱,还要去挑河泥,撒猪灰,哪还有闲心去整死整残一条小狗啊!这些小孩,都是闲出来的病!”

    “这两个没人性的小兔崽子,以后别落在我手里,不然的话......哼!”大奎冷哼一声说道。

    大奎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从某个方面来看,他是个很单纯的人。

    在大奎的世界里,只有黑和白,没有灰,所在,在他看来,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

    有时候,郑瑞很羡慕大奎的这种纯粹,这种天真。

    或许,在某些所谓‘聪明人’眼中,大奎就是个无脑的二百五,傻大个,只有一身蛮力,不喜欢动脑子。

    可是,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苦恼都是聪明人自己寻来的,你看到哪个傻子整天愁眉苦脸,忧心忡忡,一夜愁白了头吗?

    大奎可没有郑瑞那么多的顾忌,什么老人小孩的,只要是坏人,他就要用自己那双沙包大的拳头,狠狠教训他们,让他们以后再不敢做坏事!

    ——不是正义的联盟吗?不是要行侠仗义吗?不是弘扬正能量吗?看到坏人都不胖揍一顿,还顾虑对方是小孩子或老头子,那多憋屈?那还玩个毛线?

    “给孩子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老施已经走完了人生的大半辈子,虽未经历过大风大浪,跌宕起伏的人生,但他毕竟见的多,经历的多。

    “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呢?”老施有些忧伤地说道。

    也许,他想起了自己十多岁时,犯下的一些过错。比如,带着红袖套,将曾经的地主老财吊在房粱上,嘴里喊着口号,狠狠鞭打。

    郑瑞也想起年少时,偷偷跑进邻居家里,把图钉撒在猪饲料里,差点害死了怀崽老母猪的糗事。

    沈明也想起十五岁那年,偷看村长年轻漂亮、一双大胸脯能闷死一头老黄牛的寡妇女儿洗澡。

    沈明正翘着屁股,蹲在窗外,贼头贼脑的张望,面红耳赤、呼吸急促,某些地方已经有了反应的他,一门心思全都在屋里一丝不挂的女人身上,根本没注意到,吃过晚饭去村口溜达,和几个老弟兄侃大山的村长,披着件军绿色的破大衣,已经回来了。

    于是乎,沈明被老村长扛着一把锄头,绕着村子跑了十多圈,直到半夜才停止了追杀,把沈明追的像一条丧家之犬。

    是啊,谁年轻的时候,没干过几件人人唾弃的浑事呢!所以,才会有‘年少无知’这个说法。

    现在,就是给郑瑞一百万,他也干不出喂老母猪吃图钉这样的蠢事。

    当然,沈明还会不会去偷看年轻漂亮的寡妇洗澡,那就另当别论了......这是天性!

    郑瑞、老施、沈明都陷入了追忆和沉思,唯有大奎,典型的浑人一个,冷哼道:“什么年轻年老的,做了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郑瑞摆了摆手,示意结束是否应该重重惩罚两名少年的争论,他知道,这个问题再争论三天三夜,也得不出正确答案,他也根本没将那两个手段凶残,性格暴戾而变态的少年,放在心上。

    “老施,你去买十条中华烟,明天我去找这几个小区的保安队长或者物业主管,跟他们‘沟通’一下。”郑瑞说道。

    他所谓的‘沟通’,自然是送烟送红包,给对方好处了。

    “买软壳的,软中华上档次!”冯绍说道。

    沈明却嘀咕道:“我们不是正义联盟,不是要弘扬正能量吗?还去送烟,这本身就是歪门邪道吧!”

    不等郑瑞开口,老施笑着说话了。

    “阿明,你知道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是什么意思吗?”老施道。

    沈明摇头。

    他只知道老村长家那位结婚不到一年,就不幸死了丈夫的年轻女儿,那两个馒头,确实很大,很肥。

    “只要行的是善事,至于是用什么手段来达到的目的,这个不重要。”老施说道。

    沈明挠了挠头,像是没理解老施这句话的内在含义,而大奎根本就没听老施说话,正和小狗大眼瞪小眼,玩的不亦乐乎。

    唯有郑瑞和冯绍,目光幽幽地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一夜无话。

    次日,郑瑞一上午就搞定了附近四个高档小区的保安队长或物业经理。

    有钱能使鬼推磨,两条软中华,再包个千元大红包,安排一个保安入职,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哪怕像老施这种即将到退休年龄的‘半老头子’,也只是多给了一条烟,就彻底搞定。

    发生狗狗莫名惨死事件的,一共是四个小区,沈明、冯绍、郑瑞,各选择了一个小区,而老施年纪比较大了,只能玩脑子,所以需要人关照。

    而大奎,正好和老施互补,他身材魁梧强壮,就是不喜欢动脑子......

    ——这一对‘组合’,互相弥补对方的短处,绝对是天衣无缝的组合了。

    大奎听的咬牙切齿。

    “这种没人性的小王八蛋,才这么小,下手就这么狠,这么变态,将来长大了,成年了,绝对是祸害,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换做是我,一定要让他们留下点‘念想’,一根手指也好,断一个肋骨也罢,总之,这种小子不给他们点教训,是绝对不会学好的。”大奎道。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巫道案中有诡追仙神器全能军工设计师乡村修真小神医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