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二十八章 无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已经被揍得像猪头一样的胡大海,听到这番对话,又气又怒又怕,一翻白眼,昏死了过去。

    郑瑞怕再这么打下去,有可能会闹出人命,忙阻止了一众愤怒工友的继续发泄,尤其是那几个手持铁铲正努力朝里挤的工友。

    “不喜欢!”

    工友们义愤填膺。

    被郑屠夫等人欺负,被胡大海等人压榨,他们早就心生不满,只是没人带头,也就忍了。

    旋即,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很快就到了,郑瑞等人将事情经过和视频信息,一并提交给了警方。

    当然,其中省略了将老癞痢手指砍断,又重伤报复了几个毛贼的经过,他相信,对方既然是‘江湖中人’,按照道上的规矩,是一定不会报警的。

    郑屠夫耷拉着脑袋,他知道,自己是栽了,栽在了这几个他平时根本看不起的板砖苦力工手中。

    今天,郑瑞等四人既然带了头,他们心中愤怒的导火索,已经被点燃。

    接下来,无需郑瑞再做任何动员,上千工友争先恐后地冲上了台,吐口水的,挥拳的,把胡大海打了个半死。

    “哥们,你已经踹了好几脚了,先让让,也让我踹上两脚。”

    “别挤别挤,我再打他两拳,就让你们打。”

    ......

    第四天,郑瑞等四人,完成了‘老男人正义联盟’成立以来的第一桩‘不平事’。

    他们回到工地后,将郑屠夫堵在厕所里,猛揍了一顿,再将之绑在了之前绑老金牙的柱子上,召来了工地上的上千名工友,当着他们的面,播放了老癞痢的视频。

    “看到了吧,我们工地上被盗的建筑材料,就是这货贼人偷的,这个就是毛贼的老大,叫老癞痢,他亲口承认,我们工地上有人监守自盗,与他们里应外合,然后坐地分赃,这个人就是郑屠夫!

    不仅如此,他还暗中指使老癞痢,让后者手下的小毛贼,把我们搬砖组已经快七十岁的老羊皮子,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郑瑞举着沈明的手机,大声说道。

    郑屠夫被警车带走后,大奎和沈明,将正要开溜的胡大海,也拽上了台。

    郑瑞像拎小鸡子一样,将胡大海拎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大声道:“各位工友,这个人大家都认识吧?对,他就是我们工地的监理,胡大海!我们挣的是血汗钱,可每个月,还要将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分出十分之一,孝敬这个吸血鬼和他的同事,美其名曰:这是规矩!兄弟们,你们喜欢这个规矩吗?”

    这要是脑袋上挨那么一下子,胡大海不似也成植物人了。

    这货虽然可恶透顶,但罪不至死。再者说,如果真闹出了人命,郑瑞等始作俑者,也难逃干系。

    按照之前就设计好的‘剧本’,大奎、沈明和老施正臂高呼,要求工地负责人出来说话。

    王海鸣还赞扬了郑瑞等四人,并说要向公司申请,重金奖励四人的见义勇为。

    不过,他得到的回答,却是出乎意料。

    “我们辞职,不干了!”

    沈明昂着脑袋,傲然说道。

    说出这句话的一刻,他心里从没有过的爽,真特么爽!

    美滋滋!

    ......

    本市最繁华的金融区,高楼林立,其中一栋高五十八层的摩天大楼,是这座北方二线城市,最高的代表性建筑了。

    而这栋大楼,正是‘梦龙集团’的总部,董事长冯梦龙,乃是本市名副其实的首富。

    五十亿。

    对于南方大都市里搞金融的富豪,以及北方那些靠挖煤矿起家的土豪,也许不算什么,可在这座北方的二线城市,五十亿,绝对是天文数字,足够将冯梦龙,推上本市首富的宝座。

    更何况,冯梦龙野心勃勃,他最近又拿到了几块好的地皮,准备借此东风,一举将公司上市。

    真到了那时候,他的财富帝国,又将翻十倍,甚至几十倍,成功跻身全国十大首富之列,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两鬓微微有些灰白,但更显成熟男人气质的冯梦龙,正坐在五十八楼,顶层办公室的巨大落地窗边,透过玻璃,看着楼底下,如火柴盒一般大小的汽车,脸上并无丝毫喜色。

    一名身穿女式OL套装,上身塑形小西服,下身黑色短裙,身材火辣的美女,轻轻敲了敲门后,便走入了总裁办公室。

    此女二十八岁左右的年纪,却是异常的干练,自有一股独特的自信气质,犹如一朵带刺的黑玫瑰,高傲又危险,一般男人,恐怕都不敢直视她,更别说心存邪念了。

    事实也是如此。

    她不但是别人,正是冯梦龙的贴身秘书......兼情人。

    她叫李黎曼,高智商、能力出众,名牌大学经济管理学毕业,更是精通八国语言,绝对的天之骄女。

    “梦龙,我已经让人调查清楚了,工地上的事,就是小绍幕后主使。”李黎曼微微蹙眉,即便不悦的表情,依然别有一番风情。

    她没有像公司别的员工那样,喊对方‘冯总’,在私底下,没有第三个人在场时,她通常都是喊他‘梦龙’。

    当然,若是在床上,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她喊的还更加亲昵,那就另说了。

    总之,李黎曼就是那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事业上可以帮助冯梦龙,床上更能让冯梦龙仿佛回到青春年少时光的女子。

    在其余男人面前,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带刺的玫瑰,不可采摘亵渎,可唯独在冯梦龙的面前,在和他欢愉之时,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曲艺承欢,让冯梦龙欲罢不能。

    她就像一匹性格暴烈的胭脂马,唯有正在的英雄与王者,才有资格骑跨在她的身上,驾驭驰骋,凡夫俗子,她根本不屑一顾。

    得到消息,工地上,几个工友带头闹事,不仅胖揍并将工地保安组组长送进了警局,有可能将面临牢狱之灾,更是将工地上的一名监理,弄了个半死,还逼着公司将此人开除。

    虽然这只是两个‘小人物’,李黎曼根本不放在心上,而且对方这两人,的确干了些龌龊的、对不起公司的事。

    可是,打狗也要看主人,损失点小钱不算什么,可若是传扬出去,坏了公司的名声,那就不是小事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公司正在紧锣密鼓,筹划着上市这件大事,已经到了最关键,最要紧的时候,此刻‘梦龙集团’不能有丝毫的风吹草动。

    即便是公司旗下,某建筑分公司的一点‘小事’,要是被‘有心人’或媒体添油加醋,宣扬一番,弄得满城风雨,说不定就会影响到公司的上市,那是她绝不允许的,因为她知道,这是冯梦龙毕生的心血,毕生的心愿,她要一定要替他完成!

    她比‘冯绍’小了八岁,可她却喊冯绍‘小绍’,没办法,在私底下,她就是冯绍的后妈,辈分摆在那儿呢。

    冯梦龙没有转过‘大班椅’,背对着李黎曼,背对着门口,他抬起头,视线已经从楼底,转移到了天空之上,那朵棉花糖一般的白云,愣愣的,有些出神。

    “梦龙,你真的该好好管管他了。身为儿子,他明知道老爸的公司最近在筹划上市,在这种要紧的时候搞幺蛾子,这不是坑爹吗,他到底按的什么心?就算他不喜欢我,不接受我,也不能因为就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其实,冯绍还是很有商业头脑的,毕竟,十年前你给他一千万,他现在不是已经把这一千万,翻了八倍,有了八千多万的财富吗?只要他肯努力,假以时日,成为商业巨子,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你给他打好了这么夯实的基础......

    可是,自从耶鲁大学毕业后,这些年他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会儿跑去非洲做义工,一会儿去山区支教,捐款该教学楼,还建立什么慈善组织......我不是说,做慈善不好,可这些,功成名就后,再回哺社会也不迟。年轻时不打拼,到老一场空啊!”

    今天,李黎曼明显有些生气,有些激动,没有了往日的冷静。

    为了公司上市,这一年多,她将自己的一切,都扑在了上面,可谓殚精竭力。可就在这关紧当口,突然传来这样的消息,她怎么能不生气?

    虽然她以雷霆手段,将事情控制了下来,不然冯梦龙的商业对手和媒体接触到,被他们借题发挥,可依然有些心惊。

    冯梦龙转过转椅,脸上不但不生气,居然还有几分欣慰的笑意。仿佛冯绍这么做,他还很满意,很开心的样子。

    冯梦龙看了一眼自己事业和床上的双重得力干将,笑了......

    冯梦龙看了一眼自己事业和床上的双重得力干将,笑了。

    “不务正业?或许吧。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在书的最后,有这样一段话: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人各有志,我的志向是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你的志向,则是辅佐一个男人,成为商业帝国的皇帝......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宏源,人活着,只要开心就好。我希望小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做他喜欢做的事,只要他开心就好。”

    冯梦龙说到自己的儿子冯绍时,如苍鹰、如雄狮一般犀利而深邃的眸子,竟也变得柔和了几分。

    母爱如山,父爱又何尝不是?

    冯绍的母亲死得早,他又当爹又当妈,把冯绍拉扯大,其中的付出,又岂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可不是那些整日游手好闲,到处闯祸的富二代废物,一个随便根本没将心思放在挣钱上的人,能在几年时间里,把一千万变成八千万,期间还捐学校,捐钱,花了一千多万,这是一个‘废物’能做到的吗?

    像那些网上传闻的富二代,给他一千万,他买跑车玩女人,估计不到一个月,就能全部挥霍一空!

    “可......可他也不能在自己家的建筑公司,在背后给你拆台吧。”

    李黎曼噘着嘴,在冯梦龙面前,她可以卸下女强人的伪装,变成一个撒娇的小女生。

    当然,这仅限于冯梦龙一人,能享受她的小傲娇与小撒娇。

    “还有,他怎么着都是你的儿子,更是耶鲁大学的双料硕士,居然整天跟工地上几个搬砖的,臭哄哄的泥腿子混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李黎曼很不屑地说道。

    面色平静的冯梦龙,突然抬起头来,双眸死死盯着李黎曼,眼中竟有了几道血丝。

    李黎曼心里咯噔了一下。

    身为‘枕边人’,她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冯梦龙的人,她知道,后者这是动了真怒了。

    她更知道,自己不小心触碰到了冯梦龙的那片逆鳞。

    果然,冯梦龙瞬间爆发了。

    “搬砖怎么了?泥腿子怎么了?!老子就特么是泥腿子出身,从小工做起,在工地上搬过转,扛过水泥,后来做了砌砖的‘大工’、放线员、施工员......最后带着一帮工地上的老弟兄,另起炉灶,风里雨里,一步步,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和地位!什么名牌大学高材生,什么经济管理学博士,什么精通八国语言,老子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那又如何?”

    冯梦龙是真的生气了,真的狂暴了。

    他的骨子里,还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工友,他现在虽然是本市的首富,名副其实的‘大富豪’,可他骨子里还是讨厌有钱人,没事的时候,也会去几处工地‘微服私访’,他喜欢和民工兄弟们在一起,就坐在地上,和他们一起,吃猪头肉,喝十块钱不到的白酒,比在五星级大酒店吃山珍海味、昂贵名酒,更自在,更爽!

    就像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一样,哪怕已经是九五之尊,龙袍加身,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可他骨子里还是个农民,喜欢和农民在一起,不喜欢那些满身铜臭的奸商。

    冯梦龙渴望财富,渴望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有钱人,恰恰相反,他对很多有钱有势,所谓‘上流社会人士’,很不感冒,这些人说话拐弯抹角,棉里藏刀,人前一套,人后又是一套,一个个都是二皮脸,最是虚伪,他更喜欢民工兄弟的纯粹,只要一只脚踏在工地的泥土上,冯梦龙就觉得浑身都放松了......

    李黎曼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她是何等厉害的角色,今天也是因为被冯绍给气糊涂了,才一时失言,此刻后悔不已。

    “龙哥,你别生气了好吗?”

    李黎曼泪眼汪汪,再也不是公司其它员工眼中,那个不可一世,又能力出众的女强人、女皇,此刻就是个委屈撒娇的小女人。

    她竟反手锁上了总裁办公室的门,扭动着性感的腰肢,走到了冯梦龙的跟前,美腿一弯,单膝跪在了冯梦龙的身前。

    “龙哥,不管在别人眼里,你是什么人,在我心目中,你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说完,竟伸出纤纤玉手,拉开了冯梦龙的裤子拉链。

    “龙哥,别生气了,我帮你降降火。”

    李黎曼媚眼如丝,性感的檀口,已凑了过去。

    冯梦龙将后背靠在大班椅上,任由李黎曼娴熟的吞吞吐吐,他点上了一支雪茄,看着窗外,眼神有些迷离......

    傍晚的时候,冯梦龙去了医院,在老羊皮子的病房外徘徊了许久,抽掉了半包红塔山,却没有推门而入,而是默默离开了。

    他了解老羊皮子这个‘老东西’的脾气,有时候,相见倒不如不见。

    “哎,朋友还是老的好......烟也是。什么狗屁巴拿马雪茄,扯淡!”

    ......

    办了郑屠夫和胡大海,几人心情大好,晚上打包了几个炒菜,就去医院看望老羊皮子。

    老羊皮子恢复的很快,已经能自己下床,自己上厕所了,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老羊皮子又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恢复肯定很慢,没想到这个倔强老头,恢复的比年轻人都快。

    他们哪里知道,老羊皮子一辈子都在干力气活,吃力气饭,一身筋骨,比现在那些娘娘腔的小白脸、小鲜肉,强横不知多少倍呢。

    除了郑瑞、沈明、大奎和老施,冯绍也来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老羊皮子,喊了声羊伯伯,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只说是几个人的朋友。

    老羊皮子认真地看了冯绍几眼,也只是点了点头。

    老羊皮子不能喝酒,几个人前些时候,一天到晚喝酒,也有点喝腻歪了,在病房里,和老羊皮子一起吃了点饭,讲述了怎么教训老癞痢和打伤老羊皮子的小混混,以及怎么收拾郑屠夫和胡大海,替老羊皮子报仇的。

    老羊皮子面色淡然,那张老树皮一样的脸上,没有过多的喜悦之色。

    甚至听说几人辞职了,现在跟着冯绍‘干事业’,也只是‘噢’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不过,几人对老羊皮子的反应,倒也习以为常了,若他高兴的从床上蹦迪来,废话一大堆,那才真叫见了鬼。

    吃饱喝足,在值班护士的催促下,几人才起身离去。

    冯绍走在最后一个,刚要出门,却见老羊皮子那张枯树皮一般的老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笑意。

    说真的,冯绍绝不是胆小的鼠辈,可他看到老羊皮子有些‘惊悚’的笑容,还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和你爹年轻的时候,长得挺像。”老羊皮子用只有冯绍能听到的微弱声音说道。

    冯绍一怔,旋即道:“你知道我是谁?!”

    冯绍是知道老羊皮子的,他从小就听父亲念叨过,他父亲称他为‘老狗’,却说这条老狗,就是自己的大哥,甚至比亲大哥还亲。

    可冯绍以为,老羊皮子肯定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一出生,我就抱过你。还有,你三岁那年,在工地上摔了一跤,现在左小腿上还有一道疤,还是我背着你去的医院。不过,你那会儿还是个小毛娃,那些事,肯定记不得喽。”老羊皮子道。

    冯绍这才知道,小腿上那道伴随他成长,自他懂事起,就一直存在的疤痕,竟是这么来的。

    “羊伯伯。”

    冯绍很认真、很正式地喊了一声,还朝老羊皮子鞠了个躬。

    “见到蛮子,替我问一声好,就这样。”

    老羊皮子说完,钻入了蓝白相间的医院被子里,不再理会冯绍。

    冯绍苦笑。

    ——老爹说的没错,这位‘羊伯伯’,还真是个怪人。

    ......

    辞去了工地搬砖工作的四人,过了半个月的悠闲生活。

    这半个月,最忙碌的是冯绍,租服务器,申请论坛,申请域名,一些列的工作。

    半个月后,论坛开通,名字就叫‘老男人正义联盟’,可匿名发帖,也可以设置为‘隐私’,只有高级会员可查看,甚至还能设置为只有版主可以阅读,全由发帖者自己决定,也是为了保护发帖者的隐私和安全。

    之后,冯绍花了两百多万,到各大网站打广告,还花了十多万雇佣‘水军’,但凡朋友圈转发的,还能得到现金奖励等好处。

    冯绍不去发展广告业,真是可惜了,论坛开通短短十天,已经有注册会员一千人,游客甚至突破了一万。

    不过,很多帖子都是空穴来风,甚至还有介绍本市鬼屋,让‘斑竹’半夜去探险的,看得冯绍哭笑不得。

    还有向论坛求助,发寻人启事,寻狗启示,找丢失钱包的,甚至还有发无良广告,什么‘本市女大学生上门服务’之类的。

    冯绍忍无可忍,宣布了版规,并严肃处理了七十多个号,‘老男人正义联盟’论坛,这才渐渐步入了正轨。

    在论坛上线的第二十二天,冯绍光荣地宣布:我们的第一单‘闲事’,终于上门了......

    (PS:真的很喜欢《明朝那些事儿》结尾的那句话,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人生到头一场空,有什么比快乐更重要的呢。)

    十五分钟后,王海鸣急匆匆赶来,简单弄清了事情的缘由和来龙去脉之后,当场宣布开除胡大海这匹工地上的‘害群之马’,并让他退还这些年从工人身上剥削的血汗钱。

    工友们这才平息了怒火。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从今天开始养龙雪在烧娇妻如蜜:千亿总裁吻上瘾大师下凡异界直播系统:女神成长攻略冰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