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仙女与东北姑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听到对方夸自己,大奎和沈明脸上的厌恶之色,淡了许多。

    人都是喜欢听奉承话的,现在再看这个‘小白脸公子哥’,二人也不觉得像之前那么讨厌了。

    他戴着一副眼镜,脑袋后面,扎着一条小马尾辫,眼袋下垂,眼圈有些发青,明显是纵欲过度的征兆。

    休闲黑西裤,黑皮鞋,蓝色的衬衫外面,穿着一个西装马甲。

    很多写网络小说的‘大神’,以及文艺、影视圈的一些‘斯文人’,都是这副打扮,给人以‘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印象。

    高手!

    深藏不露的高手!

    是冲自己来的吗?郑瑞寻思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当年得罪过这样的一位仇家。

    像这副打扮的‘公子哥’,出现在五星级酒店,高档夜总会,再正常不过,可出现在这城乡结合部,民工云集的大排档之中,就有些鹤立鸡群,十分不和谐了。

    大奎和沈明都是苦出身,最见不得这种‘娘娘腔’的小白脸,富家公子哥,从骨子里就不太喜欢这个‘斯文败类’,第一眼看到他,就没来由觉得讨厌。

    对方却仿佛没有觉察到大奎等人对他的厌恶,端了一杯酒,竟晃晃悠悠走了过来。

    “哥几个,真够牛逼的!”

    公子哥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举着酒杯说道:“三个人打跑了三十多个混混,真特么厉害!”

    二人隔着桌子,久久对视......

    许久。

    郑瑞缓缓将目光,从对方的脸上,转移到了此人垂下的手掌之上。

    骨节粗大,坚硬......明显是练过铁砂掌一类的外门功夫,站在那里,犹如一棵万年青松,任由风吹雨打,他自岿然不动。

    别小看了这看似简单随便的一站,没有三十年以上的‘站桩’基本功,是绝不可能站这么稳当的。

    郑瑞并不太过担心,他一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此刻外松内紧,表面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异常。

    说话的,却不是这位五十多岁,年近六旬的‘地中海’秃顶男子,而是坐在他右手边,一个三十五岁左右,面容清秀俊朗的男子。

    “朋友,喝多了吧?”

    郑瑞表面不动声色地说道,他的目光,却一刻也没从那名跟在公子哥身后的半秃男子身上挪开。

    公子哥从邻桌随手搬了个方凳,大刺刺地坐在了郑瑞的旁边,居然还伸出一只手,很亲热的搭在了郑瑞的肩膀上。

    他的第六感一向灵敏,在这个‘公子哥’的身上,他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危险敌意和杀气。

    一个人,如果身上没有杀气,是没必要提防的。

    这位公子哥,是个‘自来熟’,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呢,就开始和郑瑞等人称兄道弟,连番碰杯,带过来的一杯白酒,已经喝了大半。

    此人的爽快脾气,倒是很对沈明、大奎的胃口,东北人在公共场合吃饭喝酒,一向就是如此,原本两个人坐在喝酒,然后变成四个,八个......喊来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以及临桌刚认识的新朋友。

    总之,一顿大酒喝完,等结束的时候,两个人的小酌,变成了一群人的畅饮,老朋友、新朋友能凑上三桌。

    所以,大奎和沈明,竟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公子哥了。

    ——没别的,对脾气。

    英雄之间,总是惺惺相惜的。

    当然,除了英雄,无脑的逗比之间,也是如此。

    “少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那名半秃头的男子,从始至终都站在公子哥的身后,原来,他竟是这位公子哥的司机。

    当然,只有郑瑞知道,此人不但是司机,还是这位公子哥的保镖。

    像这种高手,能请他当保镖,不知道花了多少代价,有些人,不光光是钱就可以请来的!

    “老王,你先回去,一会儿我自己打车!”公子哥已有了八分醉意,头也不回地说道。

    被称为‘老王’的司机兼保镖,露出几分犹豫之色。这穷乡僻壤的,别说出租车,附近恐怕连滴滴都叫不到,路口的那几辆老款桑塔纳,像是黑车,除此之外,就只有红色的三轮‘小飞龙’了。

    老王怎么放心,让‘少爷’坐这种车呢?首先安全问题,就得不到保障。

    “咋地,我的话不好使啊?”公子哥仿佛有些恼了。

    老王微微叹息一声,显得有些无奈,他是一介武夫,除了自己的一身本领,别无长处,公子哥的父亲,给他百万年薪,还将他老婆、儿子安排进公司,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虽有高手的桀骜,奈何被家庭牵绊,英雄气短,也只能委屈自己,忍受这位‘少爷’的小脾气了。

    ——高手,也要吃饭呐!

    老王愣在那里,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局面有些尴尬。

    领着高薪,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少爷’,万一自己离开了,少爷被人绑了怎么办?遇上劫财的黑车司机怎么办?真出了事,怎么跟董事长交代?

    隔壁老王很无奈。

    “王老师,您先回去吧,我帮您照看他,保证不出岔子。”

    郑瑞看出了老王的无奈,微微一笑说道。

    老王一怔,知道郑瑞已经看出了他的隐藏身份,他盯着郑瑞,似乎在判断对方是否对‘少爷’有威胁,是否得知少爷来此,故意和那群混混演了一出戏,想骗少爷上当。

    片刻之后,他得出了自己的判断,拱手抱拳,说道:“那便有劳小哥了,王洪在此谢过。”

    对方以练武之人的江湖规矩执礼,郑瑞也不能怠慢,同样拱手抱拳行礼。

    老王走了。

    沈明和大奎虽奇怪,郑瑞为何喊一个司机‘老师’,难道这个秃头,就是传说中的‘老司机’?

    不过,这二人有一个好处,想不明白就不想,美酒当前,有那瞎琢磨的闲工夫,还不如多喝一杯酒。

    已经喝到眼神迷离的公子哥,却抬起头,认真地看了郑瑞一眼。

    他自然知道‘老王’是什么人,而郑瑞能看出老王的隐藏身份,自然也不是一般人了。

    公子哥站起身,摇摇晃晃又走回自己原先那桌,弯腰在桌子底下摸了一阵,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两瓶白酒,一瓶已经开了,另一瓶还原封不动。

    他将两瓶圆形白瓷的酒,重重放在了桌上,对大奎说道:“你刚才要是用这两个瓶子,干那个瘌痢头,恐怕他现在已经是个植物人了!”

    沈明和大奎,看着桌上的两个白色瓷瓶,眼睛都直了。

    就连一向稳重的老施,也呆呆看着桌上,喉结滚动。

    “这......这是茅台?!”

    沈明惊疑的说道,他虽没喝过茅台,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虽然没喝过茅台,可哪个华夏男儿,没看过茅台的广告,不知道国酒茅台呢!

    “这......这俩娘们儿,就是飞天吧!”

    大奎连着吞咽了好几口唾沫,指着瓶身上的敦煌飞天图案说道。

    “这俩娘们儿一点都不漂亮,还仙女呢,没胸没屁股的,比咱东北的大姑娘,那可差老远了。”沈明撇了撇嘴说道。

    公子哥一怔,旋即也盯着酒瓶上的图案,看了好一会儿。

    他喝过的茅台自己都数不清有多少瓶了,可还是第一次认真的去看瓶上的图案。

    二十秒过后,公子哥口中,爆发出一阵疯狂大笑。

    “对对对,没有东北的姑娘漂亮。”公子哥大笑道。

    他拿起酒瓶,将大半瓶茅台酒平分了,旋即端起酒杯,说道:“小弟冯绍,敬各位一杯。”

    沈明、大奎盯着杯中泛黄的液体,闻着那股子醉人的酒香,早就按耐不住了,赶紧也端起酒杯,恨不得立马就一口干了。

    郑瑞、老施和王强,也先后端起玻璃杯,六个杯子碰撞在了一起,旋即一仰脖子,饮尽了杯中酒。

    “卧槽!这酒......”

    沈明砸巴了一下嘴:“香!真特么香!就是......”

    “就是有股子农药味儿。”大奎接着说道。

    “对对对。”沈明连连点头称是。

    老施道:“沈明农药味儿,这是酱香型白酒,用赤水河的水酿的白酒,都是这个味儿。”

    ‘公子哥’冯绍笑的前仰后合,捂着肚子,都快笑抽抽了。

    这么逗的俩哥们,他还是第一回遇到,这对话,就跟说相声似的。

    “哥们,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沈明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冯绍,眼神有些古怪地问道。

    “冯绍啊,怎么啦?”

    “风骚?哈哈哈,哥们,你这名字真特么够风骚的啊!”沈明大笑了起来。

    老施和王强听了,也是大笑,就连郑瑞也没忍住,笑出声来,大奎更是手舞足蹈,笑出了猪叫。

    冯绍一怔,以前别人喊他名字,都是喊‘冯少’的,没想到还有‘风骚’这一说,自己的名字被沈明取笑,他也不生气,跟着一起哈哈大笑,差点笑出了眼泪。

    而他孤寂的眸子里,渐渐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暖......

    仿佛......仿佛一个浪子,找寻到了家的温暖。

    很快,另一瓶茅台也喝完了,六个人,每人二两,大奎和沈明还未尽兴,冯绍自然也是意犹未尽。

    “要不,咱换个地方再喝去?”冯绍是典型的夜猫子。

    “好啊好啊!”沈明举双手赞同。

    王强拒绝了冯绍的邀请,于是,冯绍带着郑瑞等四人,在集市的路口,叫了一辆桑塔纳的黑车。

    就在公子哥的手,放到郑瑞肩膀上的刹那,郑瑞右手的小拇指和和无名指,突然抽动了一下,但最终没有出手......

    郑瑞是上过战场的真正铁血军人,对危险的感知,对杀气的感知,比一般人不知敏锐了多少倍。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中渺灵无限星月我的外挂是影帝超神学院之三魂七魄弃后何休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