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要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瑞的目光,已经盯上了那名毛贼小头目,和剩下的两名小毛贼,就是他们三个,曾羞辱过还是工地保安的郑瑞,还拿走了他的保安帽,也是他们三个,将老羊皮子打成了重伤。

    他们不像沈明,又不喜欢看网络小说,脑洞也开不大,以他们贫穷的想象力,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个被自己羞辱过的‘孬种保安’,居然会是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

    “现在马上赶去医院,或许还能接上,再晚的话,手指的细胞就坏死了。”郑瑞说道。

    事已至此,老癞痢已无话可说,在小弟的搀扶下爬起,弯腰拾起自己的两根手指,也不留下几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之类的狠话,转身便要离去。

    “等等!”郑瑞道。

    “你把刚才的话,一字不漏再一遍!沈明,你用手机给录下来!”郑瑞咬着牙说道。

    无奈,老癞痢只能忍着断指的剧烈疼痛,又将这番话说了一遍。

    “瑞哥,都录下来了......哎呀,我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很有做摄影师的天赋啊,瞧这角度,这特写,唉呀妈呀,比冠希老师还专业呐。”

    老癞痢铁青的脸,说道:“朋友,不要逼人太甚。今天我老癞痢栽了,我认!可你也不要太过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老癞痢这位地头蛇。他现在着急去接手指,不想在这里过多逗留,可郑瑞如果真把他逼急了,带着三十多个小弟跟郑瑞拼命,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郑瑞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也不想真把老癞痢逼急了。

    他知道,再戏耍羞辱这位老江湖,对方很有可能恼羞成怒,彻底暴走,和自己拼个鱼死网破,郑瑞虽然不怕,却也不想闹到那个地步。

    “放心,我们之间的事,在我这里,已经一笔勾销,不会再寻你晦气,找你麻烦了。你若要报断指之仇,我郑瑞随时恭候。不过,你这三名小弟,打伤了老羊皮子,事情都因他们而起,现在想一走了之,是不是太天真了?”

    “说!”

    郑瑞声音冰冷,就像从九幽地狱,来到人间索命的死神。

    “郑屠夫,是郑屠夫!”老癞痢喊道:“他说,上次是老羊皮子坏了他的好事,本来可以立功的,没想到还挨了胡大海的打,这一切都是因为老羊皮子,所以,他让我派人教训一下这个老东西。只要我把事情办好,以后偷工地上的东西,卖掉的贼赃,他愿意少分两成。”

    “果然是这个挨千刀的杀胚!”

    郑瑞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铁青,他其实早就猜到,老羊皮子遇袭的事,和郑屠夫有关,但现在得到了证实,依然气得牙痒痒。

    沈明按下了播放,看着手机里播放的画面,看着老癞痢那张猪头一样的脸,忍不住自夸了起来。

    郑瑞挪开了鞋底,老癞痢那张油腻血污的肥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花纹图案的鞋印。

    此刻,被郑瑞如猛虎一般充满威压的目光盯着,三人如坠冰窟,浑身都在发抖。

    “奎哥,阿明,拳头还使得出力吗?”郑瑞笑呵呵看着二人。

    “嘿嘿,我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一拳能打死一头牛!”大奎道。

    二人嘴上说这话,却已经走近了三名年轻的小毛贼、小混混。

    “啪!”

    大奎一巴掌,就把那名小头目给抽飞了。

    “蓬!”

    沈明飞起一脚,将另一人踹倒在地。

    其余人想要帮忙,可自己的大哥老癞痢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乱动,加之郑瑞正手持长刀,如一尊战神,目光凝视着所有人,令得他们丝毫不敢动弹。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伙,被沈明和大奎,以二敌三,打倒在地后,猛踹猛砸,画面极其残暴。

    三名毛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他们打老羊皮子的时候,恐怕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沈明和大奎都打累了,拳头也打得流血了,这才喘息着住了手。

    这三名毛贼,有一个断了肋骨和手臂,有一个断了鼻梁和一条腿,那名小头目最是凄惨,满嘴的牙都被大奎打没了,还在其裆部猛踹了几脚,传宗接代是别想了,恐怕见到七仙女下凡,在他面前脱光了洗澡,他也‘举’不起来了。

    “滚吧!”郑瑞将手指染血的长刀,随意抛在地上,说道:“还是那句话,想报仇,那就明着来,我郑瑞随时恭候。你们谁要是再敢玩阴的,动我的朋友,我让他全家不得安宁!”

    老癞痢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郑瑞一眼,托着自己的两根手指,让人架着三名受伤的小弟,上了几辆金杯面包车,往医院去了。

    “哈哈哈,爽!”

    大奎大笑,脑袋上还在流血,可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疼了。

    “瑞哥,原来你真是个高手啊!”沈明冲过来,就要抱郑瑞。

    郑瑞忙闪身躲开,笑骂道:“别乱来啊,我可没兴趣跟你搞基捡肥皂。”

    三人正往回走,老施已经从大排档里迎了出来,他满脸激动的泪水,可谓老泪纵横,一下就抱住了郑瑞,说道:“哈哈,瑞子,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见郑瑞没有躲开老施的拥抱,沈明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那小眼神,很是幽怨。

    回到大排档,王强夫妇也为郑瑞等人高兴,时间虽然很晚了,马上就到凌晨十二点,可王强还有重新炒了几个热菜,一碟花生米和一碟泡菜,又开了一瓶白酒,搬了一箱啤酒,为郑瑞等人庆功。

    郑瑞低着头,看不出太多的喜悦情绪。

    “瑞哥,你怎么啦?老羊皮子的仇已经报了,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是担心老癞痢伤好了之后来报仇?我看他是真的怂了,已经被你吓破了胆,不敢来报仇了。就算他真敢来,以你的身手,再加上我和大奎哥,还怕他们个鸟毛啊!”沈明大咧咧说道。

    有了郑瑞这位超级高手撑腰,本就是愣头青的沈明,早已是无法无天,别说是一伙被郑瑞吓破了胆的小毛贼,就是市里真正的江湖大哥,他也不怕。

    “我要走了。”

    郑瑞淡淡说道,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似乎包含着淡淡的忧伤,让沈明的蛋蛋有些发酸。

    “好好的,为什么要走啊?是怕老癞痢他们报复吗,我看他已经吓破了胆,不敢再找咱麻烦了。”沈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郑瑞为什么突然要走。

    “你觉得,我会怕了这些不入流的家伙吗?”郑瑞笑了,笑的很轻蔑。

    想到郑瑞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断指一刀,沈明也觉得不可能,可他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会让郑瑞有了离去的决定。

    “他们......他们应该不会报警的。”大奎说道。

    他想到的,是郑瑞担心老癞痢等人报警,毕竟断人手指,把人打成那样,已经构成重伤害了。

    不过,他还是比较了解这些‘江湖中人’的,有事都是私下解决,报警是十分丢人的事,传扬出去,以后也别想在道上混了,会成为江湖中人的笑柄。

    再者,是他们先把老羊皮子打成重伤的,双方都报警的话,谁都讨不到好,老癞痢不至于那么蠢。

    郑瑞依然摇头,他担心的,自然也不是这个。

    老施审视着郑瑞,道:“瑞子,你身上是不是背了事儿?”

    老施的智商,比沈明和大奎,高了可不是一星半点,想到的,也比二人更为深远。

    郑瑞却笑了,哈哈大笑。

    “哈哈哈......老施,你是把我当杀人如麻的悍匪亡命徒了,还是当成职业杀手了?我身上没背什么‘案子’,也不是网上通缉犯,不信的话,可以拿我的身份证,去网上比对。”郑瑞大笑着说道。

    “那你干啥玩意儿要走捏?”沈明很不解,心里一急,就往外冒东北话。

    郑瑞不说话了,他呆呆看着面前的酒杯,眼神有些茫然,还有些忧郁。

    “因为无趣!”

    说话的,不是郑瑞,不是王强,也不是沈明、大奎、老施中的任何一个,而是坐在最里桌的客人。

    今晚本来有两三桌的食客,见大事不妙,怕殃及池鱼,早在大奎挨酒瓶之前,就偷偷开溜了,只有这一桌的两人,此刻还坐在那里。

    年纪大的那个,有五十七八岁,脑袋已经半秃了,典型的‘地中海’发型。

    ‘地中海’的半秃男子,笑容可掬,任谁见了,都不会对他生出半分警惕,都会认为这是个性格温驯的老好人。

    然而,郑瑞只朝他看了一眼,身上的汗毛,一瞬间全都竖了起来,仿佛遇到了惊吓的猫,他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危险气息。

    对方那双眯着的笑眼,只有一道缝隙,目光却锁定了郑瑞,似乎对郑瑞,同样十分警惕,想必在郑瑞的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危险气息。

    沈明也不甘示弱:“我一拳能打死一头大象。”

    大奎不乐意了,撇嘴道:“你咋不说,你一拳能打死一头恐龙呢!”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千万大奖女相师[重生]虐渣快穿直播间仙二代就业中心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