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上之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同样是上过战场的铁血军人,王强在郑瑞的身上,嗅到了普通人闻不到的血腥和硝烟味道。

    他相信,只要郑瑞肯出手,就算不能一个打三十多个,但出奇制胜,擒贼先擒王,瞬间搞定老癞痢,是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

    “瑞子。”

    喝酒闲聊了片刻,王强突然喊了一声瑞子,郑瑞抬起头,面色平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王强吐出一口烟,淡淡问道。

    大奎第一个端起酒杯,真诚地说道:“王老板……我随瑞子喊你一声强哥,今天这事儿,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们老哥几个,都要变成残疾,去街上要饭,真成了‘九指神丐’了,我大奎是个粗人,不会说话,总之,以后有用得着我大奎的地方,一句话,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我大奎要是说个不字,我特么就不是娘生爹养的!这杯酒,我干了!”

    说完,大奎一仰脖子,慢慢一杯白酒,就这么灌了下去。

    因失血而略显苍白的脸,也因此有了一抹血色。

    大奎没明白,沈明没明白,就连一向足智多谋的老施,也没弄明白,王强口中的‘为什么’所指为何?

    为什么要找那三个小毛贼?为什么不跑?为什么不求饶?

    只有郑瑞自己知道,王强问的是什么。

    王强要问的是——为什么不出手!

    经过上次,郑瑞用酒瓶自己爆头之后,王强就已经看出,郑瑞是个绝对的狠人。

    “媳妇,碎玻璃收拾一下,我再炒两个菜,我们再喝点儿。”

    王强没说让众人离去,也没让他们留宿,却让四人再喝点酒。

    “你……”

    老板娘有些生气,都这时候了,不但不想办法,还让郑瑞等人喝酒,她有些不满,嘴里嘀嘀咕咕,却还是去拿了扫帚和簸箕,清理了‘战场’。

    两个荤素搭配的小炒,一瓶高度的衡水老白干,王强亲自给郑瑞等人倒了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对于男人,尤其是受伤的男人,烈酒是最好的疗伤药。

    郑瑞、沈明和老施,也纷纷站起身,向王强敬酒,感谢他路见不平抱煤气罐相助。

    “有顾虑。”郑瑞幽幽说道。

    想到自己年迈又多病的父母,想到自己可爱的妹妹,郑瑞心中,多少有些顾忌。

    他要是想走上‘江湖路’,早在南方大城市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江湖中人’了,以他的身手和头脑,就算不能成为独霸一方的大哥,成为大哥手下的第一金牌打手,吃香的喝辣的,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可谓是呼风唤雨,风光无量。

    靠自己的双手,靠劳动获得报酬,并不丢人。可如果成为蛀虫、人渣,社会的败类,以伤害他们来获取利益,那才真的丢人!

    是的,郑瑞有顾虑,他一直都有顾虑。

    他想做个好人,哪怕很穷,至少是个好人。

    不过,这次他没有出手,还存着另一个目的,他想看一看,大奎、沈明甚至老施,到底是真猛,还是外强中干,真遇到大阵仗,也许就彻底吓尿了。

    现在看来,至少大奎很彪,沈明也不弱,要不是几把匕首抵在他脖子上,沈明是真敢和对方拼一下的主儿。

    至于老施,本就不是‘打将’类型,刚才被按住手,要切下他一根手指的时候,没被吓得屎尿齐流,跪地求饶,已经很不错了。

    郑瑞看向老施,突然问道:“老施,你一向足智多谋,今天这事,你看该怎么解决?”

    半杯白酒下肚,老施已恢复了平静。

    他夹起一块鸡丁,放在嘴里嚼了片刻,大奎这个直肠子忍不住说道:“你个老书呆子,别特么卖关子了,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啊,要不要去隔壁地摊上给你买把扇子,扇死你个老家伙?我说,你这葫芦里,到底有没有**妙计啊。”

    老施嘿嘿一笑,道:“山人自有脱身妙计,只是不知道,你们是想听下计、中计还是上计?”

    众人一听,老施不但有脱身妙计,居然还有上中下三计,都来了兴致,纷纷出声询问。

    “那就先听下计吧。”郑瑞道。

    “下计最简单不过,两个字——报警!”老施道:“朗朗乾坤,区区一伙毛贼,还敢跟警察对峙不成?一旦报警,不需要警察出现,只要听到警笛声,这伙毛贼,自然是一哄而散,我等之围自解!只是,这并非长久之计,除非我们一直呆在工地,只要一走出来,就可能糟到这群宵小的毒手,而且一旦报警,肯定要叫我们回去了解情况,做笔录,留下案底,徒增麻烦。”

    郑瑞点了点头,脸上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中计呢?”

    “中计,就是打电话给泥瓦工的工头老南,架子工的老马,木工的老皮,也不说让他们来跟小毛贼干架,就让他们带手下的工友来这里喝酒,相信他们一定会来的。到那时,我们可以趁乱逃脱。相比于上一计,不比和警察打交道,但依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让那些酒鬼、饿死鬼来这里胡吃海喝,花费至少上千甚至还几千,这钱自然是由我们几个一起出了。”老施说道。

    几千,对于有钱人来说,只是‘毛毛雨’,请花姑娘吃一顿大餐的花费,都不止这个数,九牛一毛。可对于老施等人,几千可是一笔大数目。

    郑瑞依然不动声色,继续说道:“想必这上计,更为精妙了。”

    “至于上计……”

    老施张了张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但说无妨。”郑瑞道:“都是我们这几个老兄弟,你是我们的老大哥,绝对不会害我们的,有什么脱身的好法子,尽管说出来,大伙儿一起探讨商议。”

    老施这才说道:“这上计,就是现在走出去,和那个癞痢头的混混头子谈判。”

    “谈判?我们有什么资本和对方谈?是凭你老施的一张破嘴,还是凭我们哐当里的一杆鸟枪啊?!”沈明撇嘴说道。

    郑瑞也道:“就算你老施巧舌如簧,有诸葛孔明的三寸不烂之舌,口绽莲花,说得天花乱坠,能把死人说活了,恐怕也说不动老癞痢和他的小弟,让他们放下屠刀吧。”

    老施道:“光凭我一张嘴胡咧咧,当然是没用的,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别忘了,我们住在工地……”

    “住在工地又咋样,又不是住在皇宫里,有啥稀奇的。”大奎道。

    “我们是在工地上搬砖,不是在皇宫里当皇帝!”沈明也附和道。

    老施嘿嘿一笑,此时的他,没用了刚才面对刀枪棍棒时的慌张与惊恐,而是智珠在握,自信满满。

    看来,出主意玩脑子,出谋划策,才是老施的强项。

    老施说道:“别忘了老癞痢一伙是干什么的?虽然我们工地上有他们的内应,和郑屠夫他们几个,也有勾结,但郑屠夫他们那些保安,最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只要答应,进一步和老癞痢一伙合作,帮他们把钢管从工地里丢出去,他们只需要在围墙外接引,可以说是零风险了……我相信,如此巨大的利益搁在眼前,老癞痢只要不是个傻子,一定会答应的,作为交换条件,就是放我们一马,至于日后的好处,可以再谈,至少可先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

    大奎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这就是你的上计,这特么叫啥来着?叫什么纣王虐待的……?”

    “那叫助纣为虐!大奎,你平时要多看看书,知识就是力量。”老施笑着说道。

    “助啥纣,虐啥虐啊,我还知道认贼作父呢!对,你这就是认贼作父,把那个该死的瘌痢头,当成了亲爹,比特么《射雕英雄传》里的杨康还可恶!”

    大奎最喜欢看的,就是黄日华、翁美玲主演的83版射雕,他最欣赏的倒不是郭靖,而是托雷,觉得这哥们虽是成吉思汗的儿子,却十分讲义气,大奎最敬佩的,就是讲义气的好汉。

    而他最讨厌的,则是出卖结拜兄弟,认贼作父的狗贼杨康。

    “能解眼下的燃眉之急,还能永绝后患、一劳永逸的法子,我就这么一个,你们要是觉得不可行,那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老施摊手说道。

    这下,轮到大奎和沈明懵逼了,让他们干仗还行,让他们出主意,动脑子,就像让老施干架一样,这不是自己的强项嘛。

    不过,让他们助纣为虐、认贼作父,和小毛贼、流氓小混混同流合污,给老癞痢当小弟,当马仔,他们不乐意,也绝对不甘心!

    “艹!大不了跟他们拼了,就算被剁掉一根手指又怎么样?在工地上偷东西,偷了还要孝敬给那个癞痢头,这特么叫什么事儿?老子坚决不干!”大奎道。

    沈明一拍桌子,大喝一声道:“奎哥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让我向这群毛贼低头,我不干!让我偷鸡摸狗,当小偷,老子更不干。”

    郑瑞哈哈一笑,说道:“阿明,你小子有长进啊,都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了。”

    旋即,郑瑞看着老施,说道:“这就是你的上计?不错,这法子确实可以解眼下的危局,不过,就是太下作了一些。”

    老施红着脸说道:“我也知道有些下作,上不得台面,可我能想到的办法,最稳妥的,就只有这个了。”

    郑瑞笑了笑,说道:“你能想出这下、中、上三计,已经很不错了,我知道,你这也都是为了我们大家好。”

    郑瑞拍了拍老施的肩膀,宽慰道。

    旋即,郑瑞面色一正,认真地说道:“但是,我这里还有一条上上之计,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一听?”

    可郑瑞只是去了一间浴室,成为了一名搓澡工……

    有所为,有所不为,郑瑞有自己的底线。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综影视祈愿人生魔临——天地劫最强榜单探秘手扎妖孽仙医在校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