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憋屈一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唯有郑瑞,他一声不吭低着头,没有人看到他平静的面容和波澜不惊的眼眸,没有像小说的男主角那样,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那纯属脑子里有屎,再者,郑瑞已经三十七岁,人到中年,已过了少年人装逼的年纪。

    郑瑞没有出手,哪怕大奎的脑袋被开了瓢,他有自己的目的和打算。

    沈明双眼通红,怒火攻心,瞪了小头目一眼,却只能是不甘的重新坐回了凳子上。

    “哈哈哈,孙子哎,这才乖嘛!”小头目肆无忌惮地放声狂笑。

    老癞痢乜斜着一双倒三角眼,笑了,脸上那条狰狞的刀疤,越发显得可怖。

    用匕首抵住沈明的,正是去工地盗窃,拿走了郑瑞保安帽。也是他们,将老羊皮子打成重伤。

    “不想身上多几个血窟窿,就特么给老子坐下!”

    毛贼三人组的小头目,用匕首抵着沈明的脖子,极为嚣张,刀锋已经割破了沈明脖颈的皮肤,鲜血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你们四个加起来都快两百岁的老瘪三,不安安稳稳在工地上搬砖,敢来寻老子的晦气,真是活腻了!今儿个不给你们留些念想,你们是不会记住,我老癞痢有多可怕的!”

    老癞痢不愧为本地江湖上的一号人物,虽和城里的真正‘大哥’不在一个层次,可在附近几个乡镇和工地上,那绝对是一条强龙!

    他自幼父母双亡,长相丑陋还癞痢头,受尽了世人的白眼和羞辱,他深深懂得一个道理,想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下来,只有比别人更毒、更狠,让别人怕你,才不敢轻视、欺辱你!

    “把他们的手指按在桌上!”老癞痢一声暴喝:“今天,我不要你们的手,只要你们一人一根手指!”

    大奎、沈明面目狰狞,咬牙切齿,老施面如白纸,快要吓昏过去,但这老小子还算硬气,没有吓尿,没有痛哭流涕,更没有下跪求饶。

    为什么没有机会?

    是郑瑞突然出手了,以雷霆手段,瞬间袭杀了老癞痢?答案是......扯淡!

    之所以没机会,只因为,老癞痢手下,已经有所行动,此刻,郑瑞、沈明、大奎和老施,每个人的脖子、咽喉上,都抵着至少两把匕首或军刺,更有手持棍棒的小混混,冷冷盯着他们,虎视眈眈。

    大奎和沈明不敢动了。

    他们是很彪,可彪悍也有一个程度,他们只是东北硬汉,不是亡命徒,刀架在脖子上,谁敢乱来?

    “啪啪啪!”

    说完,他还伸出手掌,也不抽耳光,而是用掌心,狠狠在沈明的脸上拍了几下。

    手被强行按在了桌上,锋利的匕首,正缓缓落下,即便是沈明和大奎,也是心底发凉,冒出了冷汗。

    他们宁可挨酒瓶子,哪怕被捅上两刀,只要不死就行。

    少了一根手指,今后可就是‘残疾人’了,一辈子都是!

    老癞痢猛的转过头去,冷冷看着王强。

    二人对视着,谁都没能用眼神压服对方。

    “强子,我知道你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上也是一号人物,可这里不是你老家,而且你已经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了,有些事,我劝你还是少管!”老癞痢冷声说道。

    他知道王强,更知道他以前是江湖上的‘大哥’,更是亡命徒,手底下的小弟,比他现在还多。

    可那又如何?

    既然已经退隐江湖,那就老老实实炒你的菜,这里是他老癞痢的地盘,他才是真正的地头蛇。

    到了他的地盘,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王强这条当年的强龙,早就栽了,现在顶多就是躲在小洞里的泥鳅,何足为惧?

    “在别的地方,你就是杀人放火,我也管不着,可这是在我的店里,在我的店里剁人手指,那就不行!”

    王强的声音很平静,却很坚决。

    “你店里?”老癞痢笑了,旋即一声咆哮:“可特么这是我的地盘!”

    王强没言语,嘴里叼着烟,看着老癞痢,脸上是无尽的沧桑,眼神则多了几分戏谑与轻蔑,就像看着一个老傻X。

    这下,老癞痢彻底暴怒了。

    “王强,我看在你当年也是江湖中人,所以一直都给你面子,不让手下在你这里闹事吃霸王餐,甚至不收你的保护费,你别给脸不要脸!”老癞痢怒道。

    “你让他们来闹事吃霸王餐试试?至于保护费......我需要你保护吗?”

    王强终于露出了霸道的一面,不再是那个只知道炒菜,沉默寡言的闷葫芦,此刻,他是如此的霸道,不可一世,依稀可见当年的影子。

    老板娘看着自己的丈夫,有些悲伤,有些茫然,还有一些欣慰。

    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丈夫,那时候的他,是那么的嚣张霸道,却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为了她,为了她们的小家,丈夫退隐江湖,看似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可丈夫真的开心吗?她知道,王强更多的时候,像是行尸走肉!

    “我废了你!”

    老癞痢从小弟的手里,接过一把砍刀,决定要废了这个已经被江湖所淘汰的落寞江湖客。

    王强看了一眼老癞痢手中的刀,脸上的轻蔑之色,更甚了。

    刀?

    王强笑了......

    当年,他一人一刀,将‘西北狼’霸占的水果批发一条街,从头杀到尾,身上三十多刀而不死,手起刀落,刀与刀的碰撞,他用自己的血,让这伙西北来的混子,彻底屈服,自愿交出了水果批发一条街。

    这么霸道的汉子,看到老癞痢居然握着一把砍刀,他怎么能不笑?

    鲁班看到有人在自己家门口拿着斧子做家具,关羽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挥舞大刀,岂有不笑之理?

    若是十几年前,王强会毫不犹豫抄起菜刀,将老癞痢剁成肉泥。可现在,他是丈夫,是父亲,肩上的责任,已不容他再乱来。

    “媳妇,你先出去......走远些!”王强道。

    老板娘没有提出任何质疑,她绝对信任自己的丈夫。

    老板娘走出去三分钟之后,王强突然从简陋的厨房里,将一只有一人多高的巨大煤气罐拖了出来,拔掉了连接的皮管,一手握着阀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

    “来啊!你特么有种就过来砍我啊!”

    王强狰狞的看着老瘌痢,手中的打火机,已经点燃,凑近了煤气罐,只要他拧开阀门,这里的所有人,都要玩完!

    “你......”老癞痢咬着牙,眼角不停跳动:“我不信你敢引爆煤气,这样做,你也要死!”

    王强冷冷一笑。

    “这么说,你是想赌一把,赌我只是吓唬吓唬你,不敢真的点火?那咱就赌一把,我数到三,如果你和你这群虾兵蟹将,还没有滚出我的大排档,就一起下阴曹地府玩耍吧!”

    说完,王强就开始数数,根本不给老癞痢说话的机会。

    “一,二,三!”

    王强数的很快,根本没有停顿。

    老癞痢早已汗如雨下,听到从王强口中数出的‘三’时,他脸上的肥肉哆嗦了一下,喝道:“住手!”

    老癞痢大口喘息着,他身后的小弟,一个个面如土色,若不是互相挤靠在一起,至少有一半已经瘫软在地了。

    他们是小流氓,不是军人,更不具备亡命徒的气质,让他们欺负一下胆小的商户和民工,他们一个个比恶狼还凶,可面对生死,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心脏和勇气。

    即便是沈明和大奎,也都捏了一把汗,王强真要拧开了阀门,煤气罐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老癞痢满是横肉的油腻肥脸上,原本阴狠凶残,此刻突然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意。

    “哈哈哈……强子,你够狠!我老癞痢最佩服的,就是想你这样的狠人。行,我给你个面子,不在你的店子里动这几个老吊毛,不过,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出了你这里,那你可不能再管这档子闲事了!”老癞痢道。

    说完,也不等王强答话,一挥手,带着手下近三十名小弟,浩浩荡荡走出了简易油布蓬。

    “强哥,谢谢!”

    郑瑞站起身,从桌上抽出一叠餐巾纸,一边向王强道谢,手上也没闲着,帮劳奎按住了脑袋上的伤口。

    “没事,皮外伤而已!”大奎果然彪悍,挨了两酒瓶子,一张脸已经被鲜血染红,却像没事人一样。

    郑瑞检查了一下大奎的脑袋,确认了真的只是头皮被玻璃渣刺破,才稍稍安了心。

    沈明、大奎也向王强道了谢,老施则呆呆坐在那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惊魂未定。

    王强收起了打火机,又将煤气罐拖回了原处,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支烟,苦笑道:“我这成和平饭店了……不过,你们也听到了,老癞痢只是答应,不在我这店里动手,你们一走出去,我也是爱莫能助了。”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王强虽已经退隐江湖,可有些东西,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这时,老板娘已经回来了,她有些不忍的说道:“要不……今天晚上,你们就在这里将就一宿吧,等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他们或许就回去睡觉了,你们再趁机跑回工地,在工地上别出来,相信他们也不敢跑到工地上乱来的。”

    沈明、大奎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出声。

    憋屈!

    真特么憋屈!

    “老癞痢,吓唬吓唬就得了,又不是道上的朋友,没必要下那么重的手。”

    王强放下了炒菜的勺子,点上一支烟说道。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神承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天王美漫:虐杀原形吃蜜 [穿书]UP主的新闻主播抗战之超级战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