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义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人对老金牙嘘寒问暖,询问伤势,还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医疗箱,给老金牙上药消炎。

    郑瑞是最后一个走回窝棚宿舍的,他默不作声站在那里,可沈明等人,却像是故意忽略他,将他当成了一团空气。

    将杯中剩余的红酒,一饮而尽,吩咐司机道:“老狗不想见我,我就不去招他嫌弃了,走吧......”

    冯梦龙喜欢叫他老狗,所有人都叫他‘老羊皮子’的时候,冯梦龙还是叫他老狗。正如老羊皮子,叫冯梦龙‘蛮子’一样。

    老狗、蛮子。

    秘书小李是谁?一个学历高、能力强、身材火辣、容貌出众的高材生,精通英语、日语、法语、德语等八国语言,是冯梦龙事业上的得力帮手,左膀右臂。

    更重要的,她还冯梦龙的小蜜!

    冯梦龙凡是喜欢亲力亲为,绝不是那种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庸才暴发户,但不可否认,秘书小李,对他的事业帮助很大,对他的身体,帮助更大,冯梦龙每天容光焕发,想必有这位万人迷秘书的功劳。

    不但糙,还像是在骂人,但其中包含的情义,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

    话分两头。

    松绑后,老金牙在沈明、大奎等人的搀扶下,回到了宿舍。

    虽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门牙还被打掉了两颗,血渍呼啦的,看着有些可怖,但都是‘硬伤’,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更没有伤到内部脏器,休养两天也就没事了。

    冯梦龙似乎看出了王海鸣的忐忑,也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他那双藏在眼镜后面的双眸,似能看透人心。

    冯梦龙淡然一笑:“海鸣,这件事办得不错......下个月,我要去法国谈一笔生意,你跟秘书小李,一起陪我去吧。”

    王海鸣顿觉受宠若惊,知道自己这一把是赌对了。

    要知道,冯梦龙以前都是喊他‘小王’的,现在这一声‘海鸣’,却像是在喊自己的晚辈,而不是下属,这就更进一步了。

    还有,王海鸣虽然是冯梦龙的亲信之一,但冯梦龙的亲信,可不止王海鸣一个。现在,冯梦龙居然让他一起去法国,陪同的还只有秘书小李,这是王海鸣梦寐以求,等待了多年的机会啊!

    王海鸣心中翻江倒海,激动万分,他庆幸自己今天来工地上一趟,更感谢老羊皮子,甚至那个偷东西的家伙,是他们让自己有了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这条老狗,还是这么倔。”冯梦龙笑着摇了摇头,面容柔和,似有追忆。

    第一个忍不住的,依然是沈明,此人一向嫉恶如仇,为人仗义,最见不得不讲义气的家伙!

    “郑瑞,你太过分了!”

    沈明不再喊郑瑞‘瑞哥’,而是指名道姓,可见他心中怒气之盛。

    沈明脸红脖子粗,指着郑瑞就是一通大骂,抬起的手,不停颤动着,十分激动。

    大奎更是个愣头青的脾气,鄙夷地说道:“我们也不想要你带头冲锋,动手干架,只要你和我们一起走上台,哪怕站在一边看戏,那我大奎也没话说,可你......哎,真特么孬种!”

    郑瑞早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误解,可没想到,沈明等人对自己的误解这么深。

    郑瑞叹了口气,表情越发无奈。

    “我的确不想惹事,不过,那只限于我自己的事。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出事,我绝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理。而我,一向都把你们当朋友的。”郑瑞说道。

    “朋友?哼!说的好听,刚才缩在台下,跟个缩头乌龟似的,还特么不叫袖手旁观,还特么不叫坐视不理?!”大奎出离愤怒了,他指着郑瑞,嗷嗷乱叫。

    要不是郑瑞平时就温和友善,在一个工棚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就一拳打爆郑瑞的鼻子了。

    ——还说什么‘一向都把你们当朋友’,艹!真特么不要个碧莲了,朋友有难,你就在下面无动于衷的看着?

    连大奎都忍不住想骂一句,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郑瑞并未被大奎的气势唬住,淡然说道:“可如果朋友做错了事,甚至犯了法呢?我们还要一味的袒护他、包庇他?这不是帮他,而是在害他!”

    说完,他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一声不吭的老羊皮子。

    后者的面皮,突然抽搐了一下,郑瑞的话,明显刺激到了他。

    “放你娘的狗臭屁!”

    大奎再也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拎起沙包大的拳头,就要打断郑瑞的鼻梁。

    “住手!”

    老羊皮子哼了一声,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的老金牙,转身对海初和沈明说道:“你们两个,去把木台后面那一蛇皮袋东西,给我抬回来!”

    老金牙身体一颤,却还是低着头,不吭声。

    海初和沈明出了集体宿舍后,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合力抬着那只被郑屠夫丢下的蛇皮袋回来了。

    这二人想必已经看过了蛇皮袋里装着的东西,表情很是异常。

    “哐当......”

    蛇皮袋丢在地上,发出金属撞击的声响。

    “打开。”

    老羊皮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海初和沈明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动。

    “我让你们把袋子打开!”

    老羊皮子那股子狠劲上来了,咬着后槽牙,恶狠狠说道。

    被那双深深凹陷的眼眸盯着,海初和沈明这两个汉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蛇皮袋解开后,拎住下面的两个角,翻转过来一抖,只听得一阵金属之声,八十多个不锈钢扣件,几盘缠绕的铜丝和一些铜片,散落了一地。

    大奎看着滚落到自己脚边的一盘铜丝,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彻底懵圈了。

    铜可比铁贵好几倍,光这一大盘铜丝,到外面废品站,至少能卖七八百。

    “金牙,你那块破吸铁石,不光能吸铁,还能吸铜?妈个X的,你以为是金属探测器啊?!”

    老羊皮子那张老树皮一样的脸,不开抽动,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老头儿这是动真怒了。

    郑瑞嘴角抽了抽,有些想笑。

    老羊皮子难得幽默了一把,他居然还知道‘金属探测器’这么个玩意儿。

    始终低着脑袋的老金牙,突然从床上下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金牙,你跟了我有十年了吧?”老羊皮子努了努嘴,像是在尽力压下心中怒意。

    “十......十二年了。”老金牙说话漏风,颤巍巍说道。

    老羊皮子点了点头:“在工地上干了十多年,工地上的规矩,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在工地上混饭吃,手脚不干净,是大忌!以前那些偷东西的,被抓住后是个什么下场,你不是没见过。现在法治社会了,不能动用私刑,砍手断脚是不可能了,可今天,要不是我豁出去这张老脸,要不是姓王那小子,卖我这个老不死的一个面子,你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吗?就是不被郑屠夫他们几个打残,工友们也会用石头把你砸个半死,再扭送去公安局,你偷的这些东西,足够给你判刑了。”

    老金牙一个劲儿的磕头,脑袋都磕破了,肿起一个大包。

    “金牙啊,我实在没想到,你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老羊皮子似乎有些悲伤。

    “我......我那老娘中风,一直就瘫在床上,大儿子年底就要结婚了,对方开价,要十万零八千八的彩礼,二小子还是念大学,一个月的生活费至少一千,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说完,老金牙竟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沉默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个被生活压迫的汉子,谁又忍心再责备他呢?

    但凡还有别的办法,谁愿意当一个小偷?

    要知道,北方民风彪悍,北方的汉子,哪怕去抢劫,去绑票,也不至于被人看不去,只有小偷,人人鄙视,如过街老鼠一般。

    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可谓是老泪纵横的老金牙,就连心性凉薄的老羊皮子,都动了恻隐之心,他本想好好再教训金牙一顿,教他如何做人,现在也抬不起手来了。

    老金牙是典型的北方汉子,宁可流血也绝不流泪的主儿,此刻哭得像个泪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老金牙是真到了伤心处啊。

    “罢了!”

    老羊皮子紧了紧身上那件羊皮袄子,挥了挥手,整个人像是一下子又老了十岁。

    “这个工地,你是不能留了。”老羊皮子道:“你小舅子不是在旁边吴老板工地上做施工员吗,你去投奔他吧......还跪着干啥,滚!!!”

    老金牙知道,自己已经坏了规矩,的确不能再在这个工地混饭吃了,他朝老羊皮子又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抹去脸上的涕泪和血污,卷起床铺上的被褥,扛着就走了。

    众人呆呆看着走出彩钢棚的老金牙,有些不知所措,很是茫然。

    “愣着干啥?把这些东西,偷偷送回去......小心点,别被人瞧见了!”老羊皮子道。

    ......

    “上回,你被小毛贼欺负,我回来一说,大奎、老金牙,我们所有人,二话不说,抄家伙就去救你,准备和这帮小混混拼上一场,是你在半路把我们拦下来,不让我们去的。

    今天,老金牙被郑屠夫那狗日的欺负,大家伙都上了台,就你一个人在下面,这特么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孬,你胆小怕事,可没想到,你不仅懦弱,还这么不讲义气,我沈明真是瞎了眼,看错了你!”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下个路口今生不孤单美羊羊的贴身狂少重生特工邪妻:席少,太凶猛豪门专宠:偏偏就是喜欢你小立恨因谁少宗主成长手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