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泼脏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静静,都静一静!”

    胡大海扯着嗓子,朝台下的上千号民工喊道。

    第二,工地上这一年多以来,屡屡被盗窃,损失超过百万,他身为保安组的组长,已经被总工骂了好几次,虽然暗地里分赃得了许多实惠,可也怕东窗事发,到时候吃不完兜着走,现在好了,罪魁祸首被抓了现行,压力顿减,至少又可以安稳几个月了。

    第三,能在项目经理这样的‘大人物’面前露脸,并在上千名民工面前抖威风,真特么不是一般的爽!

    郑屠夫站在临时铺成的高台上,只觉人生得意,恨不得马上天黑,就能和手下几个兄弟喝两杯,庆祝一下。

    胡大海本有些看不起欺下媚上的郑屠夫,可今天,他看着郑屠夫那张满脸横肉的脸,就像看着十八岁的漂亮大姑娘,也别顺眼。

    要不是郑屠夫抓住了搬砖组的这个毛贼,他胡大海哪有机会在王海鸣面前露脸啊。

    再者,他身为工地上的监理之一,每月都会被盗价值不菲的钢管等材料,他压力也很大,对上面不好交代,这下好了,可以把所有脏水,都泼到这个被抓的倒霉鬼身上了。

    郑屠夫看了一眼向哈巴狗似的,站在王海鸣侧后方,点头哈腰的胡大海。

    胡大海看懂了郑屠夫的眼神含意,用极度卑微的声音说道:“王经理,人基本都已经来齐了,您还是再等等,还是......?”

    王海鸣甚至都没用眼角的余光瞅胡大海一样,用接近冷漠的淡然口吻,吐出三个字:“开始吧。”

    “好嘞!”

    胡大海就像接到了圣旨的老太监,退了两步,转过身来,面对台下的民工时,顿时就换了一张脸,颐指气使,不由让人怀疑,这货是个二皮脸。

    胡大海这个监理,在民工兄弟面前,牛逼的不行,但和‘项目经理’相比,就是个小虾米,中间还隔着材料财务、总工、生产经理,三座大山呢。

    别说是生产经理了,就是在‘总工’面前,胡大海也个灰孙子,被骂了都不敢还嘴,甚至还要赔着笑脸,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据说,王海鸣是大老板的亲信,更是心腹。

    他很少来工地,自打这处小高层的住宅小区开工至今,已经一年半了,王海鸣一共才来过不到十次,接触的也是总工和生产经理以及财务,看完财务报表,简单问了一下工地上的情况就走了,像胡大海这些低层的管理人员,根本没机会接触到王海鸣,有几次只是远远瞧见,也不敢走近。

    所以,当王海鸣今天突然来工地视察,他有机会抛头露面,在一旁伺候的特别小心,特别殷勤,弓着背,就像站在皇帝身边的太监。

    其实,郑屠夫比胡大海更高兴。

    第一,是他亲手逮住了老金牙,功劳最大。

    朴实的民工兄弟,也不善于插科打诨,问胡大海‘静静是谁’,场地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郑屠夫有些不悦,人是他抓的,又是保安组的组长,这类‘训话’,本应该由他来主持,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内容,还偷偷对着镜子,预演了两次,没想到一上来就被胡大海这龟孙给抢去了。

    郑屠夫心有不满,也只能忍了。

    胡大海不忘先介绍王海鸣,还让底下的上千民工鼓掌,可惜这些莽汉不懂人情世故,如果台上是个穿短裙,浓妆艳抹的风骚妇人,他们不但会鼓掌,还会起哄吹口哨,然而,此时却是反应平平,只有几下零星掌声,让胡大海又生气又尴尬。

    他偷偷看了一眼项目经理王海鸣,见后者面色如常,并未显露不满,这才暗暗送了一口气。

    “今天!就在今天!!!”

    胡大海装腔作势,拎起一个小喇叭,大声道:“准确的说,是今天早晨五点四十八分,我们工地保安组的组长郑......老郑,巡逻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家伙在工地上鬼鬼祟祟的,上前一看,原来是在偷东西!”

    场下,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胡大海故意停顿了五秒钟,才继续说道:“这家伙不是外面偷溜进来的毛贼,而是我们工地上的工人,他是搬砖组的金标,还有个绰号叫老金牙!这一年多来,我们工地总是失窃,就是安装了监控,也很难锁定小偷,我早就怀疑,这是我们内部自己人下的手,果不其然......我的预测,今天得到了证实!”

    郑屠夫不自觉地撇了撇嘴,心中充满了鄙视。

    ——预测?预测你姥姥个腿,再预测你奶奶个嘴!臭不要脸的!除了剥削民工,你还会干点啥?!

    就连心狠手毒的郑屠夫,都看不惯胡大海的丑陋嘴脸,这货‘吃相’太难看了,雁过拔毛,老树身上都能被他扒下一层皮。

    “现在,我有理由怀疑,我们工地上这一年多来丢失的钢管、扣件等各种建筑材料,都是这老金牙偷的!当然,我一个人肯定没办法做到,应该还有同伙,不但和外面的毛贼勾结,说不定这台下,就有配合他作案的同伙!”

    胡大海说完之后,还有意无意的看了郑屠夫一眼,看得后者浑身一颤,心底发毛。

    旋即,胡大海又转过身去,哈着腰,赔着笑,看向王海鸣,像是一条等待主子下令的恶犬。

    王海鸣点了点头,胡大海得到了授意,立正、转身,面对民工兄弟,又换上另一张丑恶嘴脸。

    “敢作就要敢当,是个带把儿的,就自己站出来,我还敬重你是条汉子。等我们查出来,嘿嘿......那就有你们好果子吃了!”胡大海嚣张的说道,将小人得志的嘴脸,演绎的活灵活现。

    台下的民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他,面面相觑。

    “没有?”

    胡大海环视一周,旋即道:“行!你们现在不承认,那就等着被指认吧!”

    说完,给手持钢管的郑屠夫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走到被绑在柱子上,脸肿得像猪头的老金牙面前,桀桀怪笑了两声,问道:“说!你的同伙是谁,在不在下面坐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你肯指认,将功补罪,相信公司会从轻发落的,要是再负隅顽抗......哼!”

    郑屠夫原本就是个杀猪的莽夫,没什么文化,这些话,他绞尽脑汁,结合电视里警察审问犯人的情节,才勉强说出了这一通话。

    “我没偷东西,就是用吸铁石,吸一些工地上废弃的生锈铁钉和破铁皮,一个月下来,也就换一包烟抽......我真的没有偷东西,更没有什么同伙啊!”

    老金牙的门牙都被打掉了,说话有些漏风,此刻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为自己争辩。

    “老东西,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郑屠夫举起手里的钢管,先看了一眼王海鸣,见后者没有任何表示,这才落下了钢管,重重打在了老金牙的肩膀上。

    老金牙惨叫一声,面如白纸,疼得面部扭曲,差点昏死过去。

    “说不说!”郑屠夫目露凶光,横肉都在抖动,盯着老金牙,就像盯着一头即将被自己屠宰的猪。

    老金牙被郑屠夫用那样的眼神盯着,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

    “我真的没有同伙,我......”

    “还特么嘴硬!”

    郑屠夫举起钢管,又要落下。

    大奎第一个冲上了台,接着沈明、海初、老施都跟着走了上去,就连老羊皮子,也抱着根黄铜烟杆,慢悠悠走上了台。

    搬砖组这边,只有郑瑞站在原地,没有挪步。

    走上台的沈明,看了一眼台下的郑瑞,眼中多了几分怒意。

    他知道郑瑞孬,可他没想到,郑瑞竟孬到了这种地步。

    除了愤怒,更多是失望。

    他一向把郑瑞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可郑瑞竟没有为昨晚上还一起喝酒的工友站出来,实在太令人难过了。

    “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要造反啊?!”

    郑屠夫大怒,他身后的几个保安,也冲了上来,双方对峙,只要郑屠夫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像脱缰的野狗,扑向民工。

    “嘿嘿。”

    郑屠夫干笑了两声。

    “原来是搬砖组的,你们和这老金牙是工友,肯定也是同伙!说,你们是不是和他一起,偷了工地上的材料!”

    郑屠夫开始栽赃陷害。

    “你们是怕老金牙熬不住拷打,把你们供出来,这才跳出来吧?这是要救他,还是要杀人灭口啊?”

    没什么文化的郑屠夫,居然还玩了这么一出,倒是泼得一脚桶好脏水。

    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胡大海是工地上的监理,为人更是阴险无比,郑屠夫和外面小毛贼勾结,里应外合偷工地上建筑材料的事儿,胡大海似乎知道,曾多次明指暗示,郑屠夫请他喝了几顿大酒,孝敬了几条中华烟,才算把他搞定,虽然郑屠夫真的很想出风头,可他不傻,不至于为了这种事,去得罪胡大海。

    “各位,这是我们的项目经理,王经理!他在百忙之中,还抽空来工地巡视,看望各位,大家鼓掌欢迎!”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看小说得老婆萌龙传说快穿攻略:妖孽男神请轻宠!快穿:黑化男神,你好甜循道改唐我是NPC反派BOSS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