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金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为谁辛苦为谁甜。

    这年华青涩逝去,

    “……我与他们恰恰相反,年轻的时候,我一直为自己而活,风里雨里血里,枪林弹雨,也曾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受人敬仰或畏惧。也曾遭人陷害,硕大城市,竟无立锥之地,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整夜躲在臭水沟里,躲避追杀,苟延残喘。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此刻风平浪静,再没人仰慕我,也没人要害我,挺好!

    不说浪荡,却也半生不羁,此刻人到中年,回首看自己走过的路,风风雨雨,镜花水月,竹篮打水一场空。有人对不起我,但还是我对不起别人多些。我和别人不一样,他们上半辈子为别人而活,下半辈子想为自己活。而我太自私,上半辈子只为自己而活,所以,下半辈子我只能,也必须为别人而活!

    为了父母,为了丫头,别说挨打受辱,就是再大的委屈,我也忍受,因为,我之前的三十六年,我亏欠他们太多太多……所以,只能用下半生努力弥补,尽力偿还。”

    郑瑞的眼中,又闪过一丝恍惚与茫然,最后都化作了一缕无奈。

    “叔,沈明年轻,他想不明白,你应该明白啊。”郑瑞猛抽了一口烟,嘴里发苦。

    “生活所迫?家里……有人要照顾?”老羊皮子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可谓历经世事沧桑,他当然懂得人生的无奈,更了解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奈,毕竟他是过来人。

    郑瑞说完,好半天都没动静,仔细一听,老羊皮子居然斜躺在叠好的被子上,睡着了,鼾声震天……

    郑瑞自嘲一笑,觉得和老羊皮子追忆怀旧,谈论情怀,即便不是对牛弹琴,也很无趣。

    距离床铺足有四米多的小窗户上,留有一指的小缝隙,苍蝇勉强能飞进来,大一点的蟑螂,恐怕都会卡在缝里,郑瑞后脑勺对着窗户,也不回头,抬手已弹,手中的烟头,如一支疾箭,准确无误地从小缝隙里,飞了出去。

    此时,隔壁的工棚里,隐约传来了王菲的歌声,有工友睡不着,正播放音乐。

    “良辰美景奈何天,

    “艹!”

    郑瑞骂了一句,此刻沈明等人都已睡着,他说话也没了顾忌。

    “真心话个锤子!什么狗屁规矩,什么潜规则,都特么什么年代了,全社会都在讨论‘中国梦’,都在高喊《厉害了我的国》,处处正能量,贪官污吏无所遁形,没想到在这工地上,居然还这么黑,这么乌烟瘴气!这些糟粕,就不该继续存在!”

    一向话不多的郑瑞,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可见最近他确实很憋屈,想要倾诉、宣泄。

    “我老羊皮子没念过书,可我这一双眼睛毒得很,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人,更不是池中物,我相信,不管是那几个偷钢管的毛贼,还是胡大海他们,只要你愿意,挥挥手就能把他们给灭了……老头子就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委屈自己?”老羊皮子不解地问道。

    “人到中年,很多人都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说,前半辈子我一直为别人活着,后半辈子,我要为自己而活,做最真实的自己……哎,做最真实的自己,这话说的多好听啊。”

    郑瑞将烟头丢在地上,又重新点燃了一支。

    却别有洞天。

    良辰美景奈何天,

    为谁辛苦为谁甜。

    疯了,累了,痛了

    人间喜剧

    笑了,叫了,走了

    青春离奇……”

    郑瑞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折叠好的棉被上:人间喜剧?呵呵!青春离奇倒是真的,可他的青春,又不免太过离奇了一些。

    郑瑞是被一阵叮当声吵醒的,屋内黑沉沉,窗外并未天光透入,想必还没有天亮。

    郑瑞从枕头下掏出两百块钱买的山寨智能手机,按了一下侧面的按键,屏幕顿时发出极不柔和,极为刺眼的蓝光,郑瑞看了一眼,时间是凌晨四点四十五分。

    “金牙老哥,乌漆墨黑的,天还没亮呢,你这是要干啥?”

    郑瑞发现是老金牙穿戴整齐,下了床,正要往外走,于是不解地问道。

    老金牙比郑瑞大十二岁,今年虚岁四十八,不算老实巴交,但也不是很出挑,沈明仗义,大奎鲁莽,海初是真正的闷葫芦,比郑瑞还话少,老施有很有计谋……在他们这些人里,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点,唯独老金牙,似乎没什么特点,所以,哪怕是在这个小团体里,有时候都会忽略了他的存在。

    ——这种没什么特点,丢进人群里就能一下子融入,泯然众人,绝不会引起任何人主意的大众脸和路人属性,路人甲气质,若是在古代,倒很适合做一名杀手。

    老金牙揉了揉太阳穴,昨晚上他酒喝的不少,此刻脑袋还在发胀。

    “去赚点零用钱。”

    老金牙见郑瑞醒了,便抬了一下手,郑瑞看到他手里握着一根红色的尼龙绳,末端系着一个黑色的半圆物体,如同玄月,竟是半块磁铁。

    刚才那一阵响动,正是这半块磁铁在地上拖动时,发出的声音。

    郑瑞一下就明白了,老金牙真的是去‘赚零花钱’。

    幼年时,郑瑞和村上的同龄人,几乎都玩过这个‘游戏’,将坏了的喇叭拆下来,中间的一块磁铁,系在一根绳子上,玩耍的时候,出门就牵在手里,将磁铁在地上拖行,也不耽误玩耍。

    绕着村子跑上几圈,磁铁上总会吸住生锈了的铁钉、铁片等,孩子们如获至宝一般,将这些废铁藏好,等一个月下来,也能攒下一两斤,然后就等着骑自行车的汉子到来,用这些废铁,换取一小块很硬却很甜的麦芽糖。

    那时候,郑瑞和小伙伴们,并不知道它叫‘麦芽糖’,大伙儿都叫它‘梨膏糖’,围坐在一起,你咬一口,我抿一口,真真幸福的孩童时光。

    此刻忆起,郑瑞感觉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太久远了,恍如隔世。

    郑瑞随手丢过一支烟,老金牙接住了郑瑞抛过去的‘红双喜’,点上之后,朝郑瑞挥了挥手,拖着磁铁,就像牵着一条狗,出门而去。

    郑瑞看了看窗外的天空,依然漆黑,不见黎明曙光,他复又躺了下去,双手枕着脑袋,发了会儿呆,便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郑瑞被一阵嘈杂的喧嚣吵醒,这才知道,老金牙被工地上的保安给打了,工地上的负责人,通知各小组,今天上午八点整,在工地的那片空地上集合,利用半小时的时间,进行‘警示教育’。

    郑瑞一行赶到空地时,足球场一般大的空地上,此刻人头攒动,上千名工人,或站或蹲,像六十年代,村里开‘传员大会’,抽着烟,说笑着,仿佛在等着大戏开演。

    空地上有一块高起的土坡,上面铺了木板,变成了临时的高台,老金牙双手反背着,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角肿起,门牙没了,额头上还有已经干了的血渍。

    三名穿着保安服的工地保安,站在台上,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正手持钢管,在手掌上轻轻拍打着,眯楞着一双三角眼,以大将军的气势,扫视着台下的所有民工。

    此人也姓郑,和郑瑞五百年前也许还是一家子,是工地保安队的队长,来工地之前,在老家是做杀猪营生的,所以私下里都叫他郑屠夫,倒是与《水浒传》中,那个被鲁智深老拳打死的郑屠,很是吻合。

    此人生性暴戾,对工地上的民工,更是心狠手毒,无论白天晚上,手里一直握着根钢管,动辄就要对民工兄弟下重手,工地上的人都怕他,也恨他。

    郑瑞也干过两天保安,对郑屠夫的为人,有一点的了解,此人贪婪暴力,明目张胆就告诉郑瑞,要在保安班混下去,就要伺候好他郑屠夫,以后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要孝敬给他。

    郑瑞还知道,郑屠夫与那些来工地盗窃的小毛贼,有着难以言说的猫腻,因为,郑屠夫曾暗示他,晚上值夜的时候,某几个区域不要乱晃,其中就包括那次与三个毛贼狭路相逢的所在。

    工地的保安组长,居然和外面的贼人勾结,里应外合,监守自盗,难怪工地上每月都要损失几万甚至十几万,有了他这顶‘保护伞’,小毛贼们半夜潜入工地,如入无人之境,盗窃钢管扣件等建筑材料,比在自家菜园子里拔几棵青菜还容易。

    不过,郑瑞从没和任何人说过,他现在只想在工地混口饭吃,尽量多挣钱,丝毫不想惹事。

    除了郑屠夫和他手下的两名保安,还有戴红帽子的监理胡大海,此时他站在一个人的身后,脸上表情,很是谄媚。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面容略显消瘦,穿了一身西装,脖子里还围着一条大红色围脖的男子。

    ——王海鸣,项目经理,除了挂‘项目总指挥’头衔的真正大老板以外,他在工地上最大,可谓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了。

    这年华青涩逝去,

    明白了时间。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晴空下的荣耀美味萌妻:太子爷,我等你点赞超异能学霸恋校花锦绣重生:总统阁下,靠边站我的美女魔帝老婆秦人修仙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