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疯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子,你可别满嘴喷粪,敢说我们偷东西,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是诽谤!”带头的气势汹汹说道。

    沈明哼了一声,说道:“有没有证据,等警察来了就知道了。”

    “呦呵,这不是工地上那个没用的保安吗?咋地,喝酒呐?”

    那个带头模样的,一脸揶揄,看着郑瑞,鄙夷说道。

    这几个混混,其中三个,正是那天在工地上偷钢管的毛贼,今天居然在这里遇上了。

    不过,郑瑞最终没有选择成为‘接锅侠’,倒不是嫌她当年做过皮肉生意,还被秃脑袋的台北老男人包养过,他只是不愿意被女人包养,仅此而已。

    这,是郑瑞必须坚守的、最后的底线。

    见郑瑞怔怔地发呆,沈明端起酒杯,主动和郑瑞放在桌上的酒杯撞了一下,说道:“不扯这些没用的,来,喝酒!”

    “哥几个,瞅瞅,这小子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工地上最孬的保安,见了哥几个,吓得都挪不开步了,杵在那里,像个木头人一样......我那顶保安帽子,就是在这小子脑袋上摘下来的!”带头的说道。

    “哈哈,孬货一个!”

    另外几个开始起哄。

    郑瑞也不恼,憨憨一笑,低下头,用夹起一块回锅肉,送到嘴里吃着。

    沈明实在听不下去也看不过去了,一拍桌子,喝骂道:“你们几个小毛贼,来工地上偷东西也就算了,还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报警把你们统统都抓起来!”

    沈明想必是小说看多了,还真信了那些儿戏之言,真正的特种兵,十八岁从军,通过层层选拔与特训,年纪最轻的,都要二十六七岁,大多都是年过三十的,哪有十七八岁就成兵王的?

    女总裁郑瑞是没遇到过,不过,他在一个大的洗浴会所里,曾遇到过一个三十多岁,风姿俏丽的女领班。

    说是女领班,说白了就是‘妈咪’,开一辆红色的奥迪轿跑,据说,年轻时也是浴场的‘技师’,还被一个台北的富商包养过两年,总之是非常有钱,堪比女富婆了,她就十分喜欢郑瑞,不仅倒追浴场搓澡工,还承诺,只要郑瑞肯答应与她交往,她立马就给郑瑞买车,再给他两百万做生意。

    说实话,郑瑞也曾动心过,要说没动心,那绝对是假话。

    女领班五官俏丽,身材更是没得过,胸脯大的能闷死一头牛,小腰盈盈一握,再加上挺翘的苹果臀,绝对是个尤物。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口中大喊大嚷,大声唱着不着调的歌曲,极为令人厌恶。

    起初,他们还没注意到最里面一桌,其中一个穿喇叭裤,长头发的,一瞥眼发现了郑瑞,哈哈一笑,对另外几个同伴指指点点,旋即几人便朝郑瑞这一桌走了过来。

    这帮毛贼知道工地上可能有监控,有些心虚,却越发色厉内荏。

    “小子,别多管闲事!”带头的毛贼说道。

    搬砖扛水泥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一把子蛮力,沈明更是愣头青的脾气,面对几个面目狰狞的毛贼,也不畏惧,对郑瑞说道:“瑞哥,甭跟这几个毛贼废话了,干他娘的!你力气那么大,挥挥手就能掀翻好几个,你我联手,一分钟之内就能干趴下这几个货。”

    郑瑞抬头看了沈明一眼,又低下头去,不说话。

    沈明那叫一个气啊!

    他是个粗人,说不出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文绉绉道理,梗着因愤怒而涨红的脖子,咬牙说道:“这么高的个儿,一点尿性都没有,你到底是不是带把儿的?!行,老子懒得管你,既然不敢动手,你就留在这里,像猴儿一样被他们戏耍羞辱吧!”

    说完,沈明掏出一百块钱,拍在桌上,喊了一句‘不用找了’,站起身,推开一名拦路的小毛贼,头也不回的气吼吼走了。

    “他说的没错,你小子一点刚都没有,瞧你这德行,娘们似的,裤裆里不会真没家伙事儿吧?”毛贼头子说道。

    “大哥,要知道他裤裆里是不是有那条小蚯蚓,那还不简单?咱把他裤子扒了,瞅瞅不就知道了。”一个贼眉鼠眼的小毛贼,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使坏说道。

    毛贼头子一拍手掌,大笑道:“小耗子,就属你鬼点子最多!”

    说完,又扭头看着坐在凳子上,低头闷吃的郑瑞,撸起袖子说道:“哥们,识相的,就自己解了裤腰带,脱了给哥几个瞅瞅。要是不上道,那就只能劳烦哥几个费点气力了。”

    低着头的郑瑞,抄起面前的厚壁玻璃杯,一仰头喝光了剩下的啤酒,旋即猛的朝自己脑袋砸了下去。

    一声脆响,玻璃杯碎成了玻璃渣。

    几个毛贼平日里也是欺软怕硬,拿根破木棍吓唬吓唬人而已,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这种阵仗,全都傻了眼。

    郑瑞一伸手,又抄起了对面沈明的杯子,又朝自己的脑袋砸了下去,杯碎,血流。

    看着鲜血从头发根里流下来,郑瑞的面已经被鲜血染得极为可怖,毛贼们全都心惊胆战。

    ——几两下,要是砸在自己脑袋上,那滋味......

    脑袋开瓢儿,不死也残了。

    “疯......疯子!兄弟们,我们别跟疯子一般计较!”

    毛贼头子吓得脸都白了,落下一句撑场面的话,带着几个小毛贼,灰溜溜的跑了。

    从始至终,郑瑞都没有抬头,若是沈明在场,肯定又是一通牢骚了。

    ——瑞哥,你应该抬起头,用冰冷如刀的目光看向对方,让这几个毛贼一接触到你的眼神,就心底发凉,如坠冰窟嘛,啧啧,小说里都是这么描写的,所以眼神很重要知不知道!

    沈明被气走了,小毛贼被吓跑了,还有另外几桌客人,见状也草草结账走人,只剩下低头不语的郑瑞。

    中年老板娘用一条干净松软的毛巾,替郑瑞擦去了脸上的血,又用毛巾擦去了头发上的碎玻璃,帮郑瑞捂着伤口止血。

    不等郑瑞说话,又从角落里翻出一个急救包,打开后拿出剪刀、消毒药水和纱布,剪去郑瑞一小撮头发,然后麻利的给伤口消毒,缠纱布,动作熟练,一气呵成。

    “谢谢。”

    郑瑞抬起头,自然没有深沉的表情,充满杀气的眼神,憨憨一笑,只是嘴角的那一抹上扬弧度,多了几分无奈与落寞。

    沉闷而木讷,看样子只懂得炒菜的汉子,手里提着一瓶高度的衡水老白干,啪一下搁在桌上,另一个手里,还提溜着两个二两半的玻璃杯,倒满后,将其中一只放到了郑瑞的面前。

    “小哥,喝一杯!”汉子说道。

    五十岁左右,五短身材,脸色暗红,前额微秃,其貌不扬,眉毛却很浓,一双眯着的小眼睛,特别有神。

    “婆娘,把门装上,今天不做生意了,我陪这位小哥喝一杯。”其貌不扬的汉子说道。

    看模样很泼辣的妇人,竟没有发飙,甚至脸上没有一丝不悦,目光变得温柔,轻轻说了声知道了,将一扇简易的小门按上。

    “炸个臭豆腐吧,好些日子没吃你亲手炸的臭豆腐了。”汉子又道。

    妇人答应着,去前面灶台忙碌去了。

    “我姓王,叫王强,认识的都叫我阿强或强子。”汉子笑笑说道。

    “强哥。”郑瑞咧了咧嘴,看模样有些腼腆害羞。

    “喝一个?”

    王强端着酒杯,朝桌上努了努嘴。

    郑瑞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这是六十七度的高度白酒,郑瑞却没有面容扭曲的夸张怪模样,甚至都没有夸张呼气,只是轻轻挑了一下眉。

    王强眼里,闪过欣赏之色,说道:“小哥怎么称呼?”

    郑瑞道:“郑瑞……你可以叫我瑞子。”

    王强笑笑:“瑞子,看得出来,你是个狠人,对自己都下得去这么重的手,牛逼!”

    现在有不少所谓的狠人,对别人下手那叫一个黑,可当刀架在他脖子上,或是要砍下他一只手时,却吓得哭爹喊娘,大小便失禁,这种可算不得狠人,而是真正的懦夫。

    只有像郑瑞这样的,才是真正的狠人。对自己都能下这么重的手,更何况是别人。

    “为什么宁愿打破自己的脑袋,也不愿教训一下那几个下三滥的货色?”王强问道。

    郑瑞笑了笑,又不说话。

    “怎么,在外头犯了事,身上背着案子,所以不想生事,引起警察的注意?不会是人命案子吧?”王强从上到下打量郑瑞。

    郑瑞摇了摇头:“强哥,你想多了,我没有犯什么案子,就是不想惹是生非。”

    王强点头道:“我信!你身上虽有股子血腥味儿,但没有匪气,绝不是亡命之徒。瑞子,你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啊!”

    郑瑞道:“强哥,我看你才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王强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但身上却有一股子江湖气息,一双眯缝的小眼睛,不时闪过一缕精光,绝对是传说中‘人狠话不多’的那一类。

    郑瑞还是标志性的憨笑了两声,低着头说道:“阿明......算了吧,打架不好。”

    沈明气不打一处来,愤愤说道:“算了?这是你说算就能算的吗?这几个家伙会放过你吗?人家都爬到你脖子里拉屎撒尿了,你还准备张开了嘴,当饮料喝啊?!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干不干?!”

阅读老男人联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娘亲养成记动心了怎么办蜜恋百分百:厉少,别来无恙枝上桑沃我家的萌喵大神他来自千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