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倩女幽魂:红尘若梦(求订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聂小倩是苦命女子,心地善良,并没做错什么,命途坎坷才有如今的凄凉。

    许逸淡淡一笑,宽慰调笑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要伤害你,早就动手了,刚才不是很主动大方么?要不要让我给你擦擦?”

    他随心所欲惯了,又不是什么刻板教条的人。

    尽管并不热衷女*色,对美*色只是出于欣赏而非欲*念,但绝不假惺惺装清高,聂小倩是女鬼,非血肉之躯的人,实体妙相罢了,不需要讲究什么。

    聂小倩身上酒水淋漓,白纱贴肌,曲线彰显,胸口一抹雪白,更显妖娆香艳。

    人鬼殊途,变成了鬼,人修就仿佛是天敌,就像老鼠见了猫,老鼠见了猫,哪里会去考虑这只猫是否对老鼠友善,肯定撒丫子逃窜。

    许逸促狭的玩味一笑。

    撩了汉暗了算还想跑?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礼尚往来嘛!

    聂小倩惊慌失措,手腕被许逸所擒,想虚化都不能,无法逃脱,半靠在许逸怀中目光楚楚充满哀求:“公子,我无心加害你,还请公子开恩,放了我吧!”

    她以前虽是大家闺秀,接人待物大方端淑,但长期处在凶险之中,朝不保夕,尚未适应,自然惶惶不可终日,早已失去了平常心。

    她本就是个柔弱女子,哪有多坚韧的心神,此时惊慌万分。

    只怕许逸一个念头,她便魂飞魄散。

    见聂小倩神色这般凄楚可怜,又是个“熟人”,许逸心生恻隐。

    听许逸来此是为了解决树妖,聂小倩怔了怔,瞬间将许逸归为燕赤霞那一类诛妖师,迷蒙双眸露出惊惶,吓得连忙后退,作势欲飞,便要逃离。

    尽管她依然习惯性将自己当做人,可她就是鬼魅。

    遇到诛妖师这类修者,她只有逃命的份,诛妖师对妖邪鬼魅从不容情。

    何况她还算计了许逸。

    见聂小倩作势欲逃,许逸暗道果然如此。

    伸手一带,将聂小倩卷回来,白纱飞舞,带着扑鼻的酒香,轻巧落入他怀中。

    他本就打算放飞自我调*戏聂小倩来着,反而仿佛被戏弄了,怎么能忍?

    聂小倩见许逸笑容明朗和煦,惊慌之际稍加思索,许逸若要伤害她,确实早动手了,自始至终似乎都没有恶意,这般一想,心神稍定。

    听到许逸后面的话,显然是有意调笑,她此时又这般衣不蔽体靠在许逸怀中,不禁羞赧,抬手虚掩面,如烟的双眸忐忑不安的打量着许逸。

    “之前迫不得已以色相诱,并非本意,多有冒犯,十分抱歉,让公子见笑了!”聂小倩柔声怯怯道,这般音色,仿佛柔弱女子羞怯的欲拒还迎。

    聂小倩如释重负,明知逃脱不了,在许逸身侧斜倚而坐,连忙整理一下衣衫。

    许逸随手拿出一瓶玉琼灵酿,淡然一笑道:“来,别紧张,我们边喝边聊!”

    近几日四处奔波又是连番大战,他已经心神俱疲,如今只当放松休闲。

    喝酒是他一大爱好,灵珠富有后,喝的酒也上升了一个档次,玉琼灵酿当然比三花灵酿更好,饮下道心通明,精神彻畅,痛快淋漓飘飘然。

    倒了两杯,自顾自饮下,身心为之一畅。

    聂小倩端着酒杯,看着杯中琼浆般的酒液,有些迟疑,眼神黯然。

    她是鬼,再好的酒,也品不出滋味,更喝不醉解不了愁。

    吃东西同样没味道,少了做人的滋味。

    见聂小倩迟疑,许逸猜到聂小倩所想,含笑示意:“试试!”

    变成鬼,吃喝都没了滋味,这是常识,不过玉琼灵酿这类酒属于滋养洗涤神魂的酒,聂小倩喝着没滋味,喝下去却有感觉。

    聂小倩清婉的缓饮而下,虽说喝着依然没滋味,但喝下去后,却感觉一股奇怪的气浪席卷全身,仿佛神魂通透彻畅,顿时轻松了不少,眼神随之一亮。

    “还是之前的问题,你可知晓树妖妖灵本源所在?”许逸适时问道。

    聂小倩摇了摇头:“不清楚姥姥的妖灵本源,要让公子失望了。”

    她成鬼已有两个来月,对妖灵方面有所了解。

    惊慌之后,此时她已经相信许逸的来意,对她也没有恶意。

    “不知道也正常,没关系,还有别的办法,若你能配合,那也容易,倒是你,如今是被树妖如何控制着?”许逸正色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聂小倩听这问题,意识到许逸不仅想铲除树妖也想解救她,突如其来一阵欣喜。

    她被树妖控制,暗无天日,朝不保夕,绝望看不到尽头,如今许逸想要解救她,她便仿佛行走荒漠即将渴死的人看到了一片绿洲。

    “我金塔被姥姥控制,在乱坟岗西侧被藤蔓紧缠,每日天亮前,就必须回到兰若寺,还被抽走了魂引,交给了黑山妖尊……”聂小倩凄然欲泣道。

    许逸点点头,心中苦笑,果然要对上名声“赫赫”的黑山老妖。

    金塔被树妖控制,意料之中,聂小倩的魂引被黑山老妖掌握也算情理之中。

    魂引就是从鬼魂中抽取的一缕本源,和鬼魂密切相连,掌握者催动魂引,就能瞬息将鬼魂摄至身边……原故事中黑山老妖确实这样做过。

    他本希望来的时间比较早,这回事还未发生,结果……

    这样一来,要解救聂小倩,就必须从黑山老妖那里拿到魂引。

    黑山老妖太难对付,它是由一座黑山千万年形成的强大阴灵,阴灵有生后千年道行,黑山就是它的本体,它还能脱离本体潜伏在任何山体地脉中,操控山体土石。

    聂小倩欣喜之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暗。

    拂袖掩面自怜悲戚道:“小倩命舛,被姥姥和黑山妖尊控制,沉沦于此,绝无逃脱的可能,姥姥道行精深,黑山妖尊更是妖中之王……

    公子好意,小倩心领感激不尽,公子切勿冒险,不如尽早离去,小倩死过才知生之可贵,公子年纪轻轻,为此枉送性命甚是不值……

    小倩已是如此,今夜得见公子,能被公子善念相待,便已知足……”

    聂小倩说着,微微仰起头,看着昭昭明月,双眼婆娑,两行清泪簌簌滑落,晶莹的泪滴挂在下巴上,折射出冷月寒光,神色非哭非笑,凄绝楚楚。

    她并不想在人前流泪显得脆弱,可说起这些,她实在绷不住。

    尽管一开始听到许逸愿意救她,她欣喜不已。

    但稍加思索后,便认识到许逸和树妖的实力差距。

    那大胡子道士都无法对付树妖,许逸年纪轻轻,道行尚浅,又岂是树妖的对手,恐怕年轻气盛,还不知树妖的深浅,她怎忍许逸枉送性命?

    聂小倩心地倒是善良,许逸若无其事淡淡一笑:“我有分寸,不会贸然行事,你不必担心我,来,喝酒,说说你以及树妖的情况,你成鬼多久了?”

    长夜漫漫,许逸并不着急做安排,先将一切了解清楚再说。

    遇到突发状况他只能随机应变,主动搞事则习惯谋而后动。

    聂小倩此时心神安定,已经很长时间没和人相处交谈,眷恋人世,渴望倾吐,一边和许逸推杯换盏,一边便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

    与许逸话凄凉,说到伤心处不免垂泪。

    一番倾吐,加上玉琼灵酿本就有消除负面情绪的作用,她浑身轻松。

    能这般和人畅谈,她便觉得愉快。

    聂小倩讲述了一遍,许逸听着偶尔插言,基本上将情况全部弄了清楚。

    包括树妖的习性,包括今晚树妖逼迫聂小倩所干的事等等,得知聂小倩今晚必须帮树妖吸收三个男子的精气或者赶走燕赤霞,他才恍然。

    原来聂小倩挟持他是被树妖逼迫。

    这也是系统让他今晚立即赶来的原因,系统既然预料到这些情况,那肯定不会等聂小倩被迫开始害人等,才让他来搞事情,系统所向都特么是正义。

    聂小倩被树妖逼迫这回事,对他来说太简单。

    一句话,就能让燕赤霞先离开,便让聂小倩别担心,他会让燕赤霞离开。

    明月高悬,二人对饮。

    聂小倩因为倾吐而放松,少了几分郁气沉沉和凄楚,映着月光,肌肤如雪,容姿焕发,妩媚而婉约,气质清冷翩然,更加清美,已不是之前那凄楚的模样。

    “许公子此番恩情,无以为报,小倩再敬公子一杯!”聂小倩端起酒杯,朱唇微张嘴角上扬,清冷的嫣然一笑,拂袖虚掩,饮尽杯中酒。

    虽并不认为许逸真能解决她的绝境,但许逸若能让燕赤霞离开,她也当感激。

    许逸带着点微醺的酒意,玩笑道:“这都敬了多少杯了?怎么感觉你像是蹭酒喝的,还是说你喝不醉,有恃无恐,要把我喝醉?”

    喝酒闲聊之间,聂小倩对许逸的性情已有了解,自然知道许逸是说笑。

    “小倩心存感激才多敬几杯,公子就别取笑小倩了!”

    聂小倩清婉一笑,眼眸似水,顾盼流波。

    和聂小倩对饮,许逸其实也挺愉快,淡淡一笑,转入正题:“这是一张很奇特的道符,专门用来对付草木妖灵,须得近距离催发将符力打入妖邪幻形身。

    我不便使用,打草惊蛇就更难对付树妖,你经常见到树妖,它对你毫无防备,我已将真元注入其中,三日不散,你只需要近距离趁其不备激发此符就是。

    不用担心,此符专门克制它这类妖物,无往不利……”

    草木妖也是常见的妖物,当然就有成熟的对付手段,这本源禁妖符的作用就是只要妖灵本源和幻形身合一,就能将妖灵本源禁锢在妖物幻形身体内。

    对付树妖手法多种多样,这办法最干脆直接,他这样做也有其他的考量。

    这张本源禁妖符却是不便宜,花了三万四愿力。

    聂小倩略迟疑,目光闪烁,最后点点头,接下道符:“好,听凭公子安排,今晚恐怕不行,明晚才能再次见到它……”

    她对这些并不了解,许逸愿意解救她,她为了这一线机会,也必须拼了。

    至于许逸能不能真做到,她尽管感觉渺茫,总之要试试。

    “恩,去吧!”许逸含笑道。

    聂小倩赤脚轻点,婀娜的身姿飘然而起。

    拖着白纱随风飘舞,在粼粼湖水上留下翩然的倒影,又在空中略顿,回眸婉约一笑:“公子,但若有来世,小倩定竭力相报……”

    聂小倩说着,转身飘走,面带微笑,两滴清泪无声洒落。

    今晚是她成鬼之后最开心的一夜,只是她终究是鬼魅,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聂小倩离开后,许逸便回到兰若寺,让燕赤霞暂时离开,理由是树妖能感应到燕赤霞,有所防备,不好对付,燕赤霞却觉得蹊跷,有些狐疑。

    燕赤霞骂骂咧咧走出兰若寺:“哎,女鬼虽漂亮,但人鬼殊途,公子可别误入歧途,就算要和鬼魅私会,也没必要支开我嘛,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师妹的……”

    许逸哭笑不得,这货果然不是个正经诛妖师,什么思想?

    后一句完全是要挟嘛!

    许逸随手将一瓶酒扔给燕赤霞,他回兰若寺,燕赤霞就闻到了酒味,燕赤霞也是个酒虫,一闻酒味就知道是罕见的好酒,这要挟就是冲着酒来的。

    燕赤霞接过酒瓶,心满意足大笑道:“我去也……”

    第二日,夜色降临,夜黑风高,星月退避。

    兰若寺后院中,树妖厢房内,聂小倩正乖巧的给树妖姥姥梳着头。

    给树妖姥姥梳头是苦差事,没梳好,轻则叱骂重则抽耳光。

    因此她只要愿意,别人就会让她来做。

    树妖晃了晃头,看了看镜子中的影像,觉得聂小倩梳的不错,自得道:“小倩,这就对了,你若乖巧给姥姥办事,姥姥又岂会打骂你,心疼还来不及呢。

    昨晚做的不错,将那臭道士赶走了,你果然比她们聪明些……

    你若早些这般顺服乖巧,又何必受那么多打骂,这么多年来,姥姥没少遇到性子烈的野鬼,谁熬得住姥姥的手段折磨,最后照样唯命是从……”

    聂小倩目光闪烁,仿佛走神,镜子中倒影着她犹豫紧张的神色。

    最后,从裙子内摸出了那张道符。

    二合一章节,二合一就是两更,晚一点还有一更,求订阅,求票票……

    见笑?许逸眉梢一挑,怎么感觉她在骂人,一定是错觉。

    他到不至于多为难聂小倩,聂小倩都羞怯的抱歉了,也就放过了聂小倩。

阅读影穿全明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浮世传七零年代文工团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造化无始网王之平等院龙泽一剑往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