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留下最后念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苍大哥,我回房去了。”

    木婉清擦了擦眼泪,将面纱重新罩上,站起身,飞跑着离开,看不见的围墙之外,苍穹还能听到她隐约的哭泣声。

    苍穹稍稍安心,故意转头不去看她,心中对苏星河的教育水平暗暗点赞,如果以原著的性子,这姑娘绝没有这么理智。

    “苍大哥!”

    木婉清突然叫了他一声,苍穹应声转头,一张美丽动人的脸庞出现在面前,粉妆玉琢,眉目如画。

    “我在此界时间有限,你不必将大好青春浪费在我身上。”苍穹狠狠心,直接摊牌。

    “你真的是……”

    木婉清眼角含泪,目光悲切,“还能回来吗?”

    “卧槽!你咋这么不懂事?你忘记你妈一辈子咋过的拉?”

    苍穹虽然惊艳于面前的盛世美颜,但更震惊她的行为。

    “苍大哥,婉儿不想你走后,连婉儿长什么样都不记得。”木婉清笑中带泪,“苍大哥放心,婉儿不会纠缠你的。自从知道师父就是我娘后,那个誓言就算不得数了,还留着面纱,婉儿就是想让苍大哥第一个看到我的脸。”

    苍穹轻叹一声,伸手去帮她擦泪,手臂抬起一半,却又放下。

    木婉清紧张到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梨花带雨的脸上泪水任性的冲刷着失落。

    大理镇南王府,后花园。

    两人静静的绕着花园走了一圈,最后在听风亭内坐下,巡逻的护卫队识趣的没有靠近。

    “婉儿,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苍穹终于先开口。

    木婉清目光一暗,低声问道:“苍大哥,你不带我走吗?”

    “至少百年。”

    木婉清不再说话,美目盯着苍穹,仿佛要将他的样子印在心中。

    苍穹心中隐隐发痛,在脑海中大喊:“麻麻皮的,到底有没有办法将秘境中人带出去?”

    这个问题他已问过多次,一如既往的没有信息出现。

    “艹,不用你时,总瞎冒出来,用到你时,就装孙子!”

    午饭时,木婉清没有出现,苍穹让钟灵去看看,回来说在做女红,便放心了。

    前世网友给天龙世界做了一个排名,叫“一僧二挂三老四绝”,一僧当然是扫地僧,二挂就是段誉和虚竹,都认为段誉和虚竹是靠开挂成为高手的。

    但在这真实的世界,苍穹有了不同的看法。

    仅仅过去三天,段誉就将小无相功练成,并能熟练的将“凌波微步”中的“微步”走一遍。

    特别是当段正明听说他康复以后想要学武功,当即送来“一阳指”秘笈,仅花了一个时辰,段誉就练成了,妥妥的五品。

    这样的武学悟性,已不是天才所能形容。

    想到原著中他练成一路北冥神功花了半个时辰,又用了数日将凌波微步练熟,他那时可没有什么内力可用。

    更离谱的是六脉神剑,几乎是看完全部剑经即已练成。

    虚竹练功的速度同样不慢,但如果说他靠得是深厚的内力的话,段誉的开局靠的就是天赋了。

    这让苍穹不由感叹,主角毕竟是主角,谁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只靠运气成就绝顶。

    这无疑又是一个变数出现。

    阿紫代替虚竹不会安份,段誉又迷上了武功,以他的武学天赋,谁也不知道会达到什么高度,更何况又练的是无任何副作用的小无相功。

    还好,他的人品可以信赖,又属于自己人,自然是武功越高越好。

    三日后,大理国皇宫传出消息,立镇南王世子段誉为太子,三个月后保定帝禅位。

    随后大理形势风云变幻,波涛汹涌,各方势力细作四出。

    但这一切都在段誉带着钟灵在城中游玩时遭遇刺杀之后结束了,那一战刺客全部被杀,还牵扯出一个大理重臣被灭九族。

    更重要的是,太子段誉并不像坊间传言所说的是残废之人,而是一名不比保定帝差的武林高手。

    所有的怀疑都转化为支持,民心所向之下,四大家族也不得不偃旗息鼓。

    一场风雨还未降临,便这么神奇的消失了,大理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段兄,明日我便回缥缈峰修炼,三月后的登基大典就不来参加了。”

    走在大理城的街道上,苍穹对段誉歉意的道。

    钟灵、阿紫、梅兰竹菊四女欢快的在各个商铺乱窜,看到什么都要叽叽喳喳的围上去,然后和老板讨价还价一番,朱丹臣则跟在后面付钱。

    “既然苍兄做了决定,我就不多挽留了。”

    段誉点了点头,又感叹道:“其实我很羡慕苍兄的逍遥自在,这个皇位我只感责任重大,并无半分留恋,原本它应该是父王的,可现在我要连他那份责任一起担下,等培养出继承人,恐怕要二十多年以后了,想想都可怕。”

    “哈哈……”苍穹摇头大笑,“如果让天下人知道你在烦恼这个,不知有多少人喷你装逼了。”

    “喷我装逼?”

    “就是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惜,对我来说,这不是得了便宜,是压了一座大山啊!”

    两人说笑着,见六女进了一家服饰店,便停在路边等着。

    段誉犹豫再三,终于开口问道:“苍兄,婉妹这几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出来,不知是何原因?”

    “段兄,婉儿性格单纯,日后如有让你难堪之处,你多担待点。”苍穹知道他的意思,却没有解释。

    段誉无奈道:“她是我妹妹,我当然不会和她计较,但你就忍心抛下她?”

    “段兄,过两年我就要回我来的地方,无法带上她,这时候不切断这份缘,岂不是更害了她一生?”

    苍穹靠在路边一颗大树上,看向遥远的浮云,似乎那就是他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掌握过自己的命运。

    段誉盯着他看了半天,眼神好奇中带着恍然,随后突然躬身行了一礼,“苍兄,多谢。”

    这声谢包含了太多,有替木婉清谢的,也有之前的所有帮助。

    苍穹叹了口气,上前在他肩上捶了一拳,打断他的行礼动作,两人同时轻笑起来。

    等六女一条街逛完,每人手上提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回府了。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苍穹出了客房,纵身跳上半空,轻松跨过十数丈,落在木婉清的房顶。

    学着电影中揭开一片瓦,发现被坑了,瓦下是茅草层,根本看不到房内。

    他只好跳到院内,直接往房门走去。

    房间的灯依然亮着,透过门缝能看到木婉清还在桌前穿针引线,缝着一件长衫。

    苍穹看着眼熟,心中一动,那天去万劫谷自己好像穿过同样颜色样式的。

    他站在门外,透过门缝呆呆看着那美丽少女笨手笨脚的一针一线的认真缝着衣服,心中五味杂陈。

    半晌后,苍穹拇指按在中指上,轻轻一个弹指,一道无形气劲透过门缝钻了进去,到了木婉清脑后突然一拐,撞在风府穴上,她身体一软就要倒下。

    房中一阵轻风,苍穹已经接住她。

    将木婉清放在床上,他伸手按在她的小腹丹田部位。

    一柱香后,苍穹满头大汗的从房中出来,面色带着一丝苍白。

    他将三个月练就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留在了木婉清体内,并给她开辟了初步的经脉运行路线。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念想,远高于巫行云内力等级的青木之气,也许能让木婉清活得时间更长。

    他悲愤的吐槽。

    信息依然没有出现,苍穹也只能无奈的再次放弃。

阅读诸天重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