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千里送人头,易经藏神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乔三槐在厨房做饭,被儿子知道了最大的秘密之后,心中有忐忑更有愧疚,便将两只鸡全杀了,又弄了满桌菜,试图让儿子吃顿好的稍加补偿。

    苍穹回到房间,慕容博挣扎着想要说点什么,被他一脚踢晕。

    苍穹笑道:“原来是乔兄旧识,那只好麻烦乔兄了,我要远赴天山,实在不便带她。”

    “阿朱姑娘是慕容公子的婢女,只是前些日子有过一面之缘。”乔峰挣扎道。

    苍穹正色道:“一面之缘也是缘,今日你碰巧救她,就救人救到底,你不管她,她死定了。”

    乔峰连忙将人送到他面前,苍穹装模作样的把脉一番,突然轻咦一声,伸手在阿朱脸上摸索几下,扯下一个头套来,顿时青丝飘散。

    “原来是女扮男装。”

    苍穹轻笑,将茶壶中的水倒在手中,边洗阿朱脸上的易容,边道:“乔兄,此女体内脏腑皆受重击,只怕要以内力时常护持,我学医不精,无法治疗。”

    乔峰踌躇半晌,想到杏子林中小姑娘为自己说了几句好话,终于定下决心,道:“只以内力护持也不是办法啊,苍兄可有根治之法?”

    苍穹站起身,示意他抱起阿朱跟上,“我写封信,乔兄带着阿朱去擂鼓山找我师侄,他是江湖上还有些名头的薛慕华的师父,看过书信后,自会救她。”

    乔峰跟在他身后,有些懵逼,薛慕华名头之响,决不是以“有些”来形容的,那是江湖第一神医,人称“阎王敌”。

    没想到他还有师父尚在人世,更想不到,这个看似年轻的新朋友竟是他师叔祖。

    回到房间,苍穹去写信,乔峰则带着阿朱去了父母房间。

    来人快步走到枣树下,正是乔峰。

    乔峰双臂抱着一个昏迷的小和尚,看到苍穹,囧道:“我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在山脚下看到这位小和尚晕倒在地上,我……我摸着像是女子,不便送上少林寺,就带回来了。”

    摸着像?

    苍穹眼睛一亮,两人还是碰上了。

    他憋着笑,点了点头,道:“我曾学过一点医术,可否让我看看?”

    “苍兄,你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可能要劳烦你……阿朱?”

    乔峰正要推掉担子,却见洗去了易容的佳人脸庞竟是熟人,登时惊呼。

    走到洗漱的木盆旁,他手掌一翻,出现一个绸布包裹,打开取出一本秘笈,正是“易筋经”。

    将易筋经翻阅一遍记下后,一把扔到木盆中。

    “终于有种探宝的感觉了!”

    以大无相功催动天山六阳掌效果不是很好,而且需要时刻小心内力将秘笈搅碎。

    约莫半柱香时间,书才完全干透,再看时,又只剩下易筋经内容。

    苍穹轻哼着光棍之歌,将秘笈重新装进包裹,收入空戒,这才开始写信。

    刚写完信,就听隔壁一声女子惊呼,接着是悉悉索索的声音,苍穹听得怀疑,就准备贴墙听清楚一点,那边却已经结束了。

    他走出房间,就看见乔峰满脸通红的出来,盯着双手有些无措。

    苍穹回想了一下原著,明白过来,故意问道:“乔兄,你刚才是?”

    “啊,苍兄,信写好了吗?”

    乔峰被吓了一跳,抬头看见苍穹,连忙岔开话题。

    原来,乔峰给阿朱运功疗伤后,阿朱清醒过来,告诉他自己怀中有疗伤药。

    乔峰当即便要叫养母,发现养母还在昏睡,他不忍心打扰。

    阿朱以为自己快死了,恐惧之下,拉着他不让他走,他犹豫半晌,终是动手了。

    从阿朱怀中掏出药倒没什么,但药拿出来后,他傻眼了,竟是涂抹药膏。

    他挣扎良久,终于以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说服自己,解开阿朱胸衣,抹上药膏。

    那软腻的嫩滑,他差点一头栽进去。

    原著中他养父母和师父都已死于非命,故而满腔仇恨,这事做起来早冲淡了。

    可现在他心中没有那么多仇恨,立时被这第一次看到的美丽景象、摸到的醉人触觉冲击的七零八落。

    “三十多岁的老处男,那冲击……不是谁都有我这种定力的。”

    苍穹看着有些茫然的乔峰,羡慕嫉妒恨的狂冒酸水。

    “写好了,乔兄出发前,还有一件事要讲给你听。”

    心情微微不爽的苍穹将雁门关大战的始末以及马大元死亡的真相详细讲了一遍,然后道:“真相便是如此,如何处理,你自己决定,慕容博就在你的房间。”

    乔峰虎目含恨,双手猛得一握,走进房间,将慕容博拍醒,又把苍穹的话重复问了一遍。

    慕容博虽是英雄末路,傲气却不失,爽快的承认了。

    乔峰从房间出来后,深深吸口气,道:“元凶已除,至于其他人,我要好好想想……”

    苍穹对他的决定不作评价,毕竟没有亲身经历他的奇特身世,也许养父母都在让他平和了很多。

    他将信递给乔峰,并告诉他天聋地哑谷所在地,道:“我再去给阿朱姑娘把把脉,你们准备出发吧,迟了怕是来不及救治,山下同福客栈中有我们寄存的马匹,你们用吧。”

    少林寺丢了那么重要的典籍,在全寺搜寻不到就要找到山外了,这里迟早要搜到。

    苍穹这是故意造成乔峰带走偷经人的事实,患难才能见真情不是?

    说完,走进阿朱所在房间。

    阿朱听到他们说话,连忙装睡,但稍微急促的呼吸和红得诱人的耳垂哪里瞒得过苍穹的眼睛。

    苍穹长袖拂过阿朱腹部,已经极快的将包裹还回,害羞的阿朱竟没感觉到。

    他拉起阿朱手腕,在脉门上搭了一会,才对跟进来的乔峰道:“唉,情况很不妙,赶紧出发吧,要不然,这位令乔兄心动的姑娘就危险了。”

    乔峰大窘,低声道:“苍兄休要开这种玩笑,对姑娘家的声誉不好。”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花堪折时直须折。求而不得,辗转反侧,莫待无花空折叶。”

    苍穹哈哈大笑,不禁诗兴大发,胡扯一通,拍了拍阿朱的手腕,道:“阿朱姑娘,苍某说得可对?”

    说罢,不理两个脸红的狗男女,起身出了农舍,在地上一踏,跃到半空,往山外掠去。

    乔峰追出门外,只看见天上一道身影划过。

    苍穹舒心的感叹一句,小心的一页页将“神足经”上的人物姿势与运功路线全部记下。

    然后将秘笈拿出,放在手上默运天山六阳掌,不一会儿便水汽升腾。

阅读诸天重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天生不是做官的命邪王宠妻要上天短刀十六夜[综]综本着良心活下去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不朽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