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谁敢说不伤无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慕容博嘿嘿冷笑并不理他,对于这个与自己有着血仇的人物,他一直放任其针对辽国,挑起宋辽仇恨。

    但当有一天乔峰挡住他霸业之路的时候,就是他身败名裂的时刻到了,身为契丹人却为了汉人江山扬起屠刀,一旦公布了身世,天地之大,再无乔峰立身之地。

    苍穹暗骂一声操蛋,这真实世界就是不爽,萧远山估计跳崖直接挂掉了。

    这让他不由庆幸无崖子命大。

    乔峰见苍穹不多辩解,反倒问起少林寺的事,便勉强压住火气,听到慕容博竟然偷入藏经阁盗经,立刻将他打入坏蛋阵营。

    “前辈?”

    乔峰一听,顿时误会了,以为苍穹只是驻颜有术的老家伙,对苍穹怒喝道:“原来一切都是阁下指使,阁下就是带头大哥?”

    “乔兄,我不是,也没有恶意。”

    苍穹盘算一番,感觉要坏事,这没了萧远山,虚竹是怎么离开叶二娘的,现在又在哪里?

    转眼看到慕容博那张蔫坏的脸,心中一动,问道:“叶二娘的儿子是你抢的?”

    “不错,当年我被玄慈逼得诈死,化名燕龙渊,在少林寺山下置办产业,伺机潜入少林,不想竟让我发现他与叶二娘私通生子,便夺了他的儿子放在他身边,如果有一天我重出江湖揭竿起事,这便是少林寺闭嘴的条件,说不定还能逼他们加入我的势力中。”

    见苍穹似乎什么都知道,慕容博干脆都说了。

    “胡说八道!”乔峰怒斥道,“玄慈方丈德高望重,江湖上谁不敬仰,岂容你在此信口雌黄!”

    堵住慕容博的正是苍穹。

    慕容博停下脚步,将早被制住全身要穴的乔母放在地上,一手抓住她肩膀,一手食指点在她太阳穴,指尖气劲游弋,道:“我知道前辈出手速度惊世骇俗,但我慕容家参合指同样不慢,还请前辈小心行事。”

    这时,乔峰追到,远远的停了下来,看见苍穹不由一惊,暗骂自己心烦意乱之下行事鲁莽,当下高声喝道:“两位兄台是什么人,为何要劫持乔某父母?”

    口中发问,心中却已认定是带头大哥派来的人了。

    慕容博冷笑道:“乔帮主,老夫并无伤害令堂的打算,只是想逃出前辈的魔掌而已,只要你能说服前辈放老夫离开,老夫立即放了令堂。”

    苍穹认真的解释了一句,转头对慕容博问道:“你在少林寺藏经阁有没有碰到和你一样多次偷书的人?”

    慕容博一愣,想到鸠摩智留下的秘笈,他知道自己进少林寺偷经书瞒不住了,老实道:“碰到过两次,但同一人倒没有碰到。”

    所以,北乔峰始终压着南慕容,慕容博却从未当他是对手。

    乔峰自任丐帮帮主以来,何曾被人如此轻慢过,想到杏子林中自身境遇,不禁悲凉。

    苍穹看他垂头丧气,想到前世看电视时的热血沸腾,也为他有点不值。

    慕容博心中一紧,有心不信他能从自己手中无伤抢走人质,但也知道苍穹手段莫测,不由紧张的看着他。

    只见苍穹右脚向左踏出,仿若立足不稳斜斜向右倒去,但下一刻身影一晃竟鬼魅般出现在前方丈余处,正是凌波微步。

    慕容博见状,心中一狠,一掌往乔母后心击去,将她推向苍穹,想要阻拦他片刻。

    突然,他手中一空,乔母竟凌空飞了出去。

    转头看去,只见乔峰右手成抓虚握,就像有条绳索连在乔母身上,将她拉向自己。

    “擒龙功!”

    慕容博惊呼出声,脸上有些苦涩。

    北乔峰,果然名不虚传!

    他内气鼓动,参合指破空点向乔母,苍穹却已到身边,伸手挡在指尖前。

    慕容博大喜,既然你想硬接参合指,那再好不过。

    当下功力运使十成,一道厉芒从指尖发出,却停在苍穹掌心,两人一时僵持下来。

    不到一刻钟,慕容博就后悔了,内力源源不断的发出,却如石沉大海,他又不敢收手,害怕收手就是被打晕的下场。

    他不知道,不收手更惨!

    又一柱香后,慕容博欲哭无泪的瘫倒在地。

    他全身功力已全部送到苍穹体内,所幸未伤本源,练几个月还能恢复,但他还有机会吗?

    “前辈如此对我,是因为我挑起大宋边境战火,伤及无辜性命,但身在江湖,谁人手上不沾满鲜血,前辈敢说手上没有无辜生命?”

    慕容博有气无力的嘶叫,转头又冲乔峰叫道:“敢问大英雄乔大侠,你可敢说你手上没有无辜者的鲜血?”

    慕容博和鸠摩智落在苍穹手上后,在大理镇南王府就问过钟灵,得知他对付四大恶人的事,心中便有了底。

    所以尚未做过恶事的鸠摩智可以安心跟着,大彻大悟后便主动提出离去,而慕容博就不行,他一直在找机会逃走,却始终没敢行动,直到这次他意识到自己将被讨债才放手一搏。

    乔峰正在安慰老娘,闻言想了一下,摇头道:“拳脚无眼,乔某杀人无数,岂敢说不伤及无辜。”

    “我敢说!”苍穹接口道。

    他前世生在红旗下,乖得像个宝宝,也就末世一个月杀了几个畜牲,绝算不无辜。

    来到天龙也就杀了岳老三,他无辜吗?

    乔峰和慕容博同时转头看他,见他不像作伪,乔峰抱拳说了声佩服,慕容博却撇撇嘴,怎么也不信。

    苍穹以前看书,最佩服的就是洪七公,他曾对裘千仞说,一生杀人231个,个个都死有余辜,平生未杀害过一个好人,更曾因贪吃误事自断一指警戒自己。

    在侠义这一点上,金书中无一人如他,就是郭靖也是受他影响颇多,才有了后来为国为民的郭大侠。

    当下苍穹拎着慕容博,乔峰扶着养母,一起往回走,半路又碰到乔三槐追来,一番热闹后,众人回到农舍。

    乔峰与苍穹联手救了养母,又得乔三槐解释后,想到苍穹从未伤及无辜的话,总算相信了苍穹没有歹意。

    苍穹知道一家三口有话要谈,便将慕容博点了穴道扔在房间,走到枣树下,拿出十来壶好酒细抿。

    在乔峰与乔三槐夫妇单独交谈后,乔母被慕容博一番惊吓,再被儿子得知并非其亲生所激竟晕死过去。

    乔峰检查之后,确定无碍,忙把她扶到床上休息,这才失魂落魄的走出来,看见枣树下苍穹手拿酒壶冲他招呼,便大踏步走过去。

    两人一直喝到天将黑,期间少林四僧下山,看到乔三槐夫妇无事,在乔峰谢过之后,就回去了。

    两人十来壶酒下腹,乔峰总算平复了一些。

    “苍兄,乔某极有可能是契丹人,你还愿意和我喝酒吗?”

    最后一壶酒喝完,乔峰才问道。

    “那你还是乔峰吗?”

    “当然!”

    “既然如此,何必多问,只要是乔峰,就有资格一起喝酒。”

    “哈哈哈,苍兄教训得是,只要是乔峰,何必管宋人还是契丹人,我乔峰顶天立地,从不是做给他人看的。”

    以前只有他乔峰说别人有没有资格一起喝酒,谁能评价他的资格,但这次他听得很舒坦。

    他豪迈的大笑,站起身,将手中的酒壶砸在地上,抱拳道:“多谢苍兄开导,我要去少林寺给师父问安,等我回来,请你喝酒。”

    说完,提气往山上掠去,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乔峰走后,苍穹从空戒中又取出一瓶酒,小抿一口,笑道:“原来喝酒真的看心情啊!”

    前世他对酒精过敏,是滴酒不沾的,他的朋友都知道,都不劝他喝酒。

    一次一个不熟悉的酒鬼同学以喝酒就是图爽快为名逼他,被他怼了,他说:“你喜欢喝酒,觉得喝酒爽快,所以逼我和你一样喝,但你不知道,酒对我来说,只能增加痛苦,如果你愿意将自己的爽快建立在我痛苦的基础上,这杯我喝了,但下次吃饭,不要再叫我!”

    如果不是想整人,最好莫劝酒。

    也许是体质的原因,刚才陪乔峰喝了那么多,竟没有丝毫头晕的感觉,这种豪迈感确实让他爽快很多。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苍穹将枣树上的风灯点亮,继续独饮。

    就在他细细品味完一壶酒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山路上传了下来。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对慕容博道:“慕容先生,我问完了,你是主动放人,还是我动手救人?”

    他语气轻松无比,逼格满满,说着还向乔峰表达善意。

阅读诸天重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极品美女的修仙高手[第五人格]迷失大魔法师在异界你不许凶我![重生]大宋燕王武侠世界大改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